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何如当初莫相识 > 第四百三十章:欲加之罪
    丑闻传播的速度比我们想象中更快,媒体已经开始有人来陈家堵了,基本每天,每时每刻陈家门口都聚集着一大批记者。

    “真不知道这些记者怎么一直来,明明我已经派了人去镇压新闻。”

    陈誉很是苦恼,看得出,他并不擅长应付生意场的事情。

    我们也只能做些语言上的安慰,并不能做些实际上的有帮助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赵家不好插手,否则很有可能会被认为是串通一气。

    所以,我们能做的便只有静静地等待。

    而陈灏那边,自从拿到了陈氏的管理大权,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先是革除了陈氏大部分老员工,又是拉进一部分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问题是,现在陈家丑闻满天飞,相信就算陈灏拿到了陈氏的管理大权,也不好啃下这块硬骨头。

    在这件事情爆发后的第五天,那些不利于陈家的新闻才终于被压了下去。而陈灏一家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打算向外界解释这一事情了。

    我们还不知道,陈灏会采取何种措施来拯救陈家。于是,我们几人也前往了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陈灏一袭白衬衣,看上去干练而利落。他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似乎能够解决陈氏目前的问题。

    “我是陈氏的区域总裁陈灏,今天召开这场发布会的原因,是因为前几天我的堂哥,也就是陈氏的总裁,爆出了贩毒一事……”

    陈灏在台上缓缓讲着话,下面的记者也蠢蠢欲动,似乎在寻找着陈灏话里的漏洞,以制造更大的新闻。

    “贩毒一事,是陈总一个人的行为,与整个陈氏无关……”

    陈灏的话一出,台下便炸开了锅。而我和赵廷建还有陈誉也惊呆了,完全不明白陈灏在说什么。

    还是台下一名记者问出了我们心中的疑问,他很直白地问陈灏,这件事情是不是只是陈安的个人行为,陈家家族的其他人并不知情。

    我将目光投向陈灏,如果没看错的话,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狡黠的笑意,但很快就消散了。

    “我很心痛,堂哥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但的确如我所说,在此之前,陈家家族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陈誉的眼里已经快喷出怒火来了,我连忙拉住他,提醒他注意场合,不要冲动。

    总算是把陈誉劝了下来,我们只好继续观望,看陈灏还能说出什么不要脸的话来。

    “现在,我既然代替堂哥接任了陈氏总裁一职,便有义务将陈氏重新扶起来。谢谢大家的到来……”

    陈灏在说完这些之后,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随即他背过身,假装悲痛起来,在保镖的护送下离开了。

    我们三个傻傻地愣在原地,还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件事情。

    而媒体那边,已经将这件事情定义为陈安一个人的错,开始大篇幅地报道这场发布会,不停地往陈安身上泼脏水。

    陈誉看到那些新闻,气得全身直打哆嗦。他不顾我们的劝阻,直直地冲向了陈灏家。

    我跟赵廷建担心他一个人不能冷静面对陈灏一家,便也匆匆跟了过去。

    一来到陈灏家,陈誉便直接发问,气氛一度变得很微妙。

    “为什么要把事情全部推到我哥身上?”

    我知道,陈誉现在必然是愤怒至极。但陈灏这么做,肯定一早便想好了托词,怎么可能轻易败在陈誉的质问下。

    想到这儿,我不自觉地为陈誉捏了把汗。

    “我也没办法,但现在要拯救陈氏,只有这么做。”

    陈灏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愧疚,他似乎并不怎么在意陈誉的兴师问罪,而是悠然地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这个借口,假得不能再假。现在我总算相信了,他对陈安一家还真没安什么好心。

    赵廷建将打算冲上去揍陈灏的陈誉拉住了,他被赵廷建按在原地,动弹不得。

    “事情还没查清楚,怎么能直接把罪行扣到我哥头上?”

    陈誉的大喊大叫并没有引起陈灏的任何反应,他冷漠地坐在沙发上,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很不适的气息。那种气息,我在某个人身上也嗅到过。

    我看向陈誉,他的双眼阴翳而可怕,甚至深到,我看不到他的眼底。

    那是一种让人感到可怕的眼神,这种眼神,我只在赵凌云的身上看到过。

    没错,陈灏和赵凌云一样,拥有着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而那眼睛里,没有任何温度。

    陈誉还是不甘心,一遍一遍地告诉陈灏,没有证据,他不能这么冤枉陈安。

    “你快告诉记者,事情不是那个样子!”

    我只隐约感觉到,陈誉语气里的疲软和哀求。想必,他并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拯救陈氏。

    我看向陈誉,他的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让人不禁心里发毛。

    只见陈誉站起身来,从旁边柜子的抽屉中拿出一袋东西来,悠悠地走到了陈誉面前。

    “证据?这是我在堂哥的书桌下找到的,还没有交给警方。你是希望我交出去,还是不交?”

    他倾着上半身,手里的透明塑料袋不断摇晃着,有些不真实。

    尽管隔得有些远,但我还是可以清楚地辨认出那袋东西的原样。

    那是制作毒品的初始原料,也是一切堕落的根源。

    万万没想到,陈灏的手中竟然捏着这种东西,并且还是从陈安的书桌里找到的。

    无论如何,我都不相信,陈安持有这种东西。

    还是说,根本就是陈灏在陷害他?毕竟这到底是不是陈安的都难说,怎么能轻易就给陈安定罪?

    只见陈誉不可置信地摇头,转眼间,他的脸上已经满是悲伤。

    赵廷建上前将他拉回我们身边,可他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像是真的相信了陈灏的话。

    我刚想告诉他别这么简单相信陈灏的鬼话,他却蓦地抬起头,看向陈灏。

    “不要交给警方,求你了。”

    只见陈灏满意一笑,笑容深不可测。添加”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8_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