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何如当初莫相识 > 第三百三十七章:又是住院
    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我的头已经越来越昏了。在去医院的路上,赵廷健一直握着我的手,脸上的泪水没有干过。

    “珊珊,你怎么这么傻?”

    他用责备而担忧的语气对我说,紧紧皱起的眉头让我心里无比疼痛。他的手臂上还包扎着纱布,明明自己也受了伤。

    要不是我乱跑,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我想道歉,却感觉怎么都发不出声来。直到我的头越来越昏,眼前赵廷健的影像越来越淡。

    想要伸手去抓,却发现我怎么都抓不住赵廷健的手。明明就近在眼前,我却感觉我和他之间隔了无数重山。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死别?我已经歇菜了?

    我努力地睁开双眼,扫视着眼前的一切。我轻轻动了动手,背上的疼痛顺着这一微小的动作传了过来,让我险些岔气。

    “赵廷健......”

    我艰难地支撑起头,发现赵廷健睡在我的胸口,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所以我还没死吗?

    “赵廷健!”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怒吼了一声,这一吼把背上的疼痛再次传了过来,像要将我整个背部的皮肤撕扯开一样。

    我说我怎么感觉像死了一样,原来是赵廷健压在了我身上。说不定再被他压一会儿,我就真的死翘翘了。

    赵廷健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看着已经苏醒过来的我,脸上的表情异常惊喜。、

    我忽然就原谅了他压住我的行为,微微笑了笑。

    他突然抱住了我,让我有些无所适从。但在听到他的呜咽声后,我的眼泪也缓缓掉落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我算是捡回一条命了。像赵廷健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说的,我的命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居然没伤到要害。

    “命大咋了?你还怕克你不成?”

    我气呼呼地喝着素熙姐带来的海鲜粥,非常不爽赵廷健一听我没什么大碍就无所谓开我玩笑的态度。

    赵廷健笑得眉眼弯弯,眯着眼睛在我脸上啄了一口。在场的还有素熙姐和陈誉呢,搞得我满脸通红。

    “那倒不会,我这么好的命,还怕你克我不成?”

    素熙姐笑得贼兮兮的,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再一次在口头上败给了赵廷健,真是气死了。

    医生说我这是皮外伤的时候,我很尴尬。我还以为自己会死呢,结果搞半天就是个皮外伤。要是被赵廷健知道了我的想法,指不定怎么嘲笑我。

    还好身体没什么大碍,除了换药的时候相当疼,也没有值得说的地方。不过住院的好处是,每天都有人伺候我端茶送水,喂饭陪睡,好不惬意。

    “赵廷健,我好开心哟,居然被你一个堂堂大公司的总裁服侍。”

    我得意洋洋地翘着二郎腿,一边吃着素熙姐送来的海城特产的水果,看着替我忙上忙下的赵廷健,心情无比舒畅。

    “那不是,既然你在床上把我服侍得妥妥帖帖,我现在当然也要好好服侍你。”

    他笑得淫荡,眼睛像一波水一样荡漾着。

    我语塞,深知自己比不上赵廷健那嘴皮子功夫,只能默默吃我的香蕉了。

    不过医院的事归医院的事,赵廷健除此之外还要去跟踪警方的案情进展。他在离开前特地给我削了个苹果,虽然削得有些丑,我还是心甘情愿地吃下了。

    临走前,赵廷健的眼神冷了下来,说了一句一定要让他们断手断脚便出了病房。我想鹏哥那一伙应该会遭殃吧。

    毕竟我可是赵廷健的女人,他的行事风格一向残暴,这下子他们完了。

    我悠哉悠哉地眯着眼睛睡了一会儿,等到赵廷健回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不过,他的脸色并不大好,阴沉着一张脸,非常不爽的样子。

    “怎么了?”

    我询问了一句,他闷闷不乐地握住我的手。

    “警方那边给出的结果并不满意。”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并不满意是什么意思?我之前想,海城的警方虽然办事不力,但也不至于这么明显犯法的事情也制裁不了吧。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自己的想法过于天真了。赵廷健告诉我,鹏哥那一伙仅仅是被抓进了拘留所,而警方给定的罪是涉嫌故意伤人,只字不提他们吸毒的事情。

    这就让我很不爽了,凭什么是涉嫌故意伤人?我伤得那么重,就这么抓进拘留所关几天又放出来?

    我都怀疑鹏哥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才让警方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他们,还是说海城的警方根本就形同虚设?

    赵廷健表示,虽然警方已经定了这么个结果,但他不会放过鹏哥一伙的。

    “但他们在海城,赵氏的势力也管不了啊。”

    就算是以前的赵氏,也没那么容易去管海城的事啊,更别说现在的赵氏了。

    “珊珊,你放心。他们把你害成这样,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赵廷健的脸色再次浮现出杀意来,让我感觉有些陌生。

    真的那么容易就报复鹏哥一伙吗?说不定他们是海城某个很有势力的人家,根本不是赵家能撼动得了的。

    在思考鹏哥的事情的同时,我发现了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

    为什么海城的警方如此废材?为什么海城那种普通的酒吧都容纳着吸毒人员?不仅如此,连带着整个陈家,我都觉得非常古怪。

    陈安的二叔所说的被那边扣掉的东西,真的只是海产品吗?

    这些事情的背后,我无法去猜测。我越来越发现,我们在海城待得越久,就越接近某些不可告人的禁忌。而那些禁忌,是我们无法去逾越的。

    我有预感,海城不是一座想象中那么美好的城市。在这座由海环绕的城市下,埋藏着太多秘密。

    “珊珊,警方对我们的监控已经解除了,等你伤好了我们就回a城吧。”

    赵廷健像是明白我心里在想什么似的,提出了这个事情。

    我歪着头思虑了一会儿。背部传来的疼痛仍很清晰。

    “不,我们今天就走。”

    这大概是我做的最干脆的决定了。加我”hhxs665”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8_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