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何如当初莫相识 > 第两百九十七章:全在计划中
    “还记得你离开夏威夷的时候我对你说了什么吗?”

    alan的话让我忽然记起,我在离开时,的确看他似乎说了些什么,但因为右耳失聪的缘故,我并没有听清。

    我摇摇头,很确切的告诉他我没有听到,并且希望他再说一次。

    他有些失落地笑笑,说没什么,即使说了我也不会明白的。

    从他炽热的眼神里,我好像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了。但我只是笑笑,告诉他,他不愿意说就算了。

    我不小了,有些事情自然看得明白。只是alan还小,不明白有些话的分量。爱是这世界上最容易也最麻烦的东西,而有些决定,我们无法轻率地去做。

    比如,即使我深爱赵廷健,他也同样深爱着我,我也不敢肯定他会娶我,和我一辈子在一起。所以我不提结婚的事,也不愿去想这件事。

    送走alan,我们也赶下山去。赵廷健认为雪山太危险,不适合游玩,擅作主张地就把意犹未尽的我们赶了下去。

    我看,是他怕我又会和alan在一起吧。我是不在意,只是难为了子琪和贺宇,好不容易来趟雪山,还没玩儿尽兴就被某个人给撵了。

    下了山,贺宇带着子琪去逛雪城了,我却被赵廷健拖着去了一家看上去像旧式公馆的地方。

    “这是哪儿?”

    我迟疑着不敢进去,谁知道赵廷健打的什么鬼主意。

    他浅浅一笑,说我进去就知道了。

    我看见公馆门上的匾额上写着“赵府”两个大字,内心很无语。该不会这是赵廷健在雪城的另一处住宅吧?

    这喜好也太不正常了,完全不像一个年轻人喜欢的风格。这公馆浓浓的近现代风,虽然建筑有些欧式的影子,但明显是五六十年代才有的风格。

    一个长相老成的中年男子给我们开了门,很恭敬地叫了赵廷健一声“少爷”,让我很是无语。感情他们还玩起了过去地主家那一套少爷小姐的称呼?

    那男子自称是这栋宅子的管家,姓刘,我便叫他刘叔。他看见我,有几分诧异,随后赵廷健微笑着点了点头,他才迟疑地叫了我一声“小姐”,听得我全身起鸡皮疙瘩,有种被人侮辱的感觉。

    刘叔带我们去了一间客房,那里的摆设都很复古。该怎么说呢?就是我爸以前常看的那种抗日剧里,有钱地主家的房子,这里简直和电视里的一模一样。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喜好这种风格,估计也跟我爸一样,是个抗日剧的狂热粉丝吧。

    想到这儿,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引得赵廷健一脸诧异地看着我。

    “笑什么啊?”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隐约带着一种威风凛凛的感觉。

    我收住笑,战战兢兢地朝门口看去,一个身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站在门口,全身散发着不怒自威的气场。

    天哪,难道他就是这所公馆的主人?那我刚刚类似嘲笑的笑声岂不是太失礼?

    我赶紧恭敬地看着他,尴尬地笑笑。

    “我觉得这房间非常雅致,所以......”

    这谎话编得,我自己都想笑。这屋子的风格哪里称得上雅致,要说起来,也只能用古老来形容。

    那男人笑得很爽朗,那笑声和赵天豪简直一模一样。

    我狐疑地看了一眼赵廷健,他微微一笑,正式向我介绍起来。

    “珊珊,这是我爸的四弟,我的四叔。”

    我愣了一秒,看了看笑眯眯的中年男子,慌忙跟着喊了一声四叔。

    原来这是赵天豪的弟弟,赵天临家。只不过赵家其他几脉都住在a城,怎么赵天临会住在雪城?

    赵廷健很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发,“珊珊,现在除了我五姑赵天芙,其他长辈你可都见过了。”

    我不解地看着他,他的笑容很深,看得我入迷。

    什么叫赵家的长辈我都见过了?莫非这次带我来雪城,就是为了见家族长辈?

    只是即使在赵天豪的葬礼上,我都没有见到这位四叔。我一直以为,赵家的那五个兄弟姐妹,关系并不好,所以......

    赵廷健小声告诉我,赵天临身体不大好,所以出不了远门。而他搬来雪城住,也是因为当年赵廷健的爷爷去世时,赵天逸和赵天豪之间争夺财产的战争过于激烈,赵天临便主动退出,来到了雪城安家。

    而这一来,赵天临便没有再回过a城。他从小身体就不好,很少折腾。这样看来,和赵家老三赵天芸的状况差不多。

    只是,我以前听说,赵天临没有子女,这么说来是没有娶妻吗?

    当然,我也不好意思问赵天豪这件事情。人家家族的事情,我还是少问为妙,免得破坏了我在赵天临面前的印象。

    “廷儿还算有这个心,每年都会来雪城看看我这个孤家寡人。”

    虽说赵天临身体不好,但从他说话的口气和脸色来看,比同龄的人精神状态都要好。赵廷健解释说是因为赵天临常年在家养着,又吃了许多补品的缘故。

    跟赵天临寒暄一阵之后,他便吩咐刘叔让厨房上菜,我们也被邀请去了餐厅。

    不过,赵天临家的饭桌显得有些冷清,估计是因为这个家真的只有赵天临一个人的缘故。桌子是那种长形桌,可以容纳十个人左右用餐,但我想,这个饭桌也只有赵天临一个人用过吧。

    赵天临今天看起来格外高兴,一直在给我和赵廷健夹菜。我能感觉到,赵廷健和赵天临的关系是非常好的,甚至有种父子的感觉。

    “廷儿,你说的那个项目我看过了,的确不错......但你要有思想准备,若是失败,恐怕......”

    赵天临这一席话听得我一头雾水,我看向笑眯眯的赵廷健,深知这货老毛病又犯了。

    我很怀疑,是不是所以生意人都是这样,不管做什么都是事先预谋好的,一定是对自己有利的。

    赵廷健很胸有成竹的告诉我,他已经说服赵天临,给赵氏投资。

    只能说是我小看了赵廷健,他提出来雪城,根本就是计划好的!美n小说”jzwx123”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8_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