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何如当初莫相识 > 第一百七十三章:订婚宴
    赵廷健长叹一口气,“易盛说得有道理。”

    我睁大瞳孔,“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什么都不做吗?”

    他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心疼,说有钱人的手段,不是我能想象的。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问他手段是什么意思。

    赵廷健将双手搭在我肩上,“珊珊,你记得潇潇吧,她的妈妈,我的姑姑。”

    我点点头,潇潇是赵廷健姑姑的女儿,她为了下嫁给潇潇的爸爸,不惜和家里人断绝关系。可悲的是,她刚嫁过去怀了潇潇,丈夫就出事故去世了。

    “嗯,我记得,但那不一样,潇潇爸爸是出意外去世的。”说出这句话,我心里还有些替潇潇难过。

    赵廷健摇摇头,说没有我以为的那么简单,他的爷爷奶奶,就算知道他姑姑已经结了婚怀了孕都不打算让他们在一起。

    我吃惊地捂住嘴,“这么说,潇潇爸爸去世不是意外?那......”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但为什么,既然已经结了婚,生了潇潇,何必如此?

    “所以我才说豪门的手段不是那么简单,即使姑姑怀孕了又怎样,只要丈夫死了,她一样可以嫁人,一样可以作为联姻的牺牲品。”

    赵廷建的话在我耳边回荡,震得我无话可说。

    他紧抱住吃惊得快站不稳的我,“如果不是易盛提醒,我不会想起来。周家有一万种方法整死安然并且不留痕迹,如果你真的为了安然好,就让她忘了吧。”

    我一把推开他,心里满是对赵廷建的失望,问他如果有一天我也被他家的人看不起,他是不是也会毫不犹豫地让我走。

    赵廷健慌了,急忙上前想拉住我,却被我转身碰开。

    “珊珊,你不一样,我爸爸很喜欢你,你在他心里已经是他儿媳了,他不会这么对你。”

    我蔑笑一声,“你们有钱人的世界哪里有真正的喜欢,不过都是利益罢了。”

    嘴上这么说着,我的心里却难过得要死。难道我们这种平民,就注定要仰视他们,在他们的鼻息下看他们脸色吗?

    “珊珊,你认为我喜欢你也是因为利益吗?”

    赵廷健的语气软了下来,他看着我,眼里蓄满悲伤。

    我仍然沉浸在他刚刚那番话里,对他这句话丝毫不理会,并告诉赵廷健,他要是不帮安然就算了,我是她朋友,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她失去周纪衡的。

    连赵廷健都毫无办法,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只不过是嘴上逞强罢了,这个世界上,能制裁强者的只有更强的强者。

    周纪衡和赵苒的订婚宴来得非常快,快到我在这之前想不出来任何有效的办法来。唯一期望的,大约就是周纪衡能做最后的反抗了吧。

    订婚宴上,赵苒一袭抹胸香槟色礼服,露出三分之一紧实的胸部,裙角在膝盖处戛然而止,将小腿与大腿完美的分开来。

    她的脖子修长,宛如一只高傲的白天鹅。

    周纪衡牵着她,如同童话里的王子公主一样般配。他们看上去默契无比,在舞池中央优雅地旋转,万千灯光洒在他们脸上,美轮美奂。

    我不敢去看他们默契的舞步,我怕再多看一秒,就会陷在这公主王子的美丽假象中,不由自主的欣赏他们的舞蹈。

    “珊珊。”

    背后传来的声音如此熟悉,我却不敢转身。

    纪安然穿着普通的白衬衫牛仔裤,跟她一贯的装束相符。

    “安然,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犹豫着,问出我不敢问的问题。

    她笑了笑,笑容没有丝毫温度,说是周伯父叫她来的。

    真残忍!让她亲眼看着周纪衡牵着另一个女孩儿,宣布他们的婚约。

    我愤怒了,却无能为力。

    “安然,你没有想过反抗吗?你难道这么快就放弃了?”我看着她,她的眼神像一潭死水,毫无生机。

    “反抗?”

    安然看着我,苦笑着说她现在才知道,她和周纪衡的爱情多么渺小。面对庞大的阻挠,她们没有一丝反抗的力量。

    她靠在我身上,温和得不像以前的她,“珊珊,昨天他被允许来见我最后一面,我已经很知足了。”

    我无话可说,心里的缺口却越来越大,问安然何必要来这一趟,看着他们折磨自己。

    “如果不亲眼来看看,怎么有力气放弃周纪衡?”

    安然淡淡地说出这句话,仿佛所有事情都与她无关一样。她像一个普通的宾客,见证着这一对金童玉女的喜结连理。

    “我跟周纪衡已经彻底断了。”

    她静静地看着舞池中的二人,脸上没有一丝悲伤,但那双眼睛,却蕴含了太多情绪。它们是不甘,是悲痛,是无能为力。

    真的断了吗?但周纪衡的目光明明都在安然身上。

    订婚宴结束得比想象中早,周纪衡并没有像我期待的那样,松开赵苒的手,回到安然身边。

    安然早早离开了,一次也没有回头。

    “珊珊,我们回去吧。”

    赵廷健站在我身边,轻声对我说。

    因为那一次争吵,我和赵廷健冷战了几天,彼此都身心俱疲,却还是放不下面子向对方低头。

    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沉默不语。我看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和穿梭而过的车辆,不觉失了神。

    “珊珊,安然他们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那不是你的错。”

    赵廷健率先开口,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平静。

    怎么能不怪我呢?如果当初不是我非要撮合他们两个,安然现在也不会这么伤心。

    “赵廷健,如果有一天我们也被这些事情阻挠,你也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我吗?”我犹豫着,终于问出这句话。

    “我不会让那一天来临的。”赵廷健的话简短而有力,和他往常一样温柔。

    我看着他的侧脸,车窗外的灯光投射在他脸上,形成了神秘的光影。

    他一手操控着方向盘,一手握住我的手,从他手心传来的温度一直传递到我心里,温暖无比。

    “珊珊,我好不容易才重新找到你,我不会让把你弄丢。”

    或许吧。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想我也不会放开赵廷健的手,他的手那么温暖,我舍不得让给别的女人。快看”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