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何如当初莫相识 > 第一百三十五章让她搬过来住
    何为夜长梦多?

    就比如现在赵廷建是天娱公司的大boss,而秦婉儿也成了他公司的员工,上班嘛,难免会有些肢体和语言上的摩擦,这一来二去,天干物燥的,难免会摩擦出什么妖艳的火花来。

    当我第三次被秦婉儿和赵廷建两个人拉着小手走进婚姻的教堂这样的梦给吓醒时,我终于有了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看来不做点什么,是对不起我这颗惴惴不安的心了。

    现在我也没上班了,反正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总要搞点事情才行。

    赵廷建这两天心情还挺好,每晚秦婉儿的电话打来的时候,他都主动按免提,然后我就特猥琐,在旁边听她和赵廷建回顾以前的往事,听她讲她一个人在加拿大的八年时间里遇到的人和事。

    她说,“这些年我也在想,如果我当初能够坚持一下该多好,至少现在能躺在你身旁,陪你一起入眠的人会是我,可是年轻的时侯总觉得自己的爱是伟大的,你爸爸说,如果我不离开你,他就会把家产全部捐出去,那时候我为了自己那点可笑的自尊,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可是我不快乐啊,廷建……其实自尊和你,我宁愿选择后者……”

    “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你能来接我,我也是很开心的,我以为我们还能在一起,像以前那样,你对我的好都是不求回报的,甚至在看见你身旁的那个女人的时候,我也在卑鄙地想,你是不是因为我,才选择和她在一起,如今我回来了,你就会甩了她,继续奔向我的怀抱呢?”

    “可是我才知道我错了,你看她的眼神和看我不一样……你知道我有多嫉妒吗?可是我心里嫉妒得要死,嘴上却还要祝福你啊……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廷建……”

    电话那头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低,甚至都带着隐隐约约的抽泣声,听得我们这边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气氛陷入了无边的尴尬中。

    半晌,赵廷建叹了一口气,“婉儿,你喝多了……你都是个病人,干嘛要这样折腾自己呢?”

    电话那头的女人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喃喃道:“如果我折腾自己,你就能回头,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到这里,我打了个哆嗦,赵廷建不满地瞪了我一眼,我便立马捂住了嘴。

    “你醉了,早点睡吧。”

    赵廷建冷着脸挂了电话,我睁大了一双眼睛看着他,嗯,看他的表情,这是不高兴了。

    “那个……刚刚我不是故意的。”

    我埋着头,跟他道歉。

    “我知道。”

    淡淡的一句话,我也没有迎来照例像往日那样温暖的一个怀抱。

    “睡觉吧,明天我还要继续上班了。”

    我沉默着点点头,顺手关了床头灯。

    黑暗中,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睡不着,一直都在辗转不安。

    看来秦婉儿今晚说的那些话感动到他了,尤其是他们当初分手的原因,是因为赵天豪的极力阻止,并且拿赵廷建的未来威胁她,她才迫不得已和他分开的。

    也就是说,他俩是有感情基础的,只是这个基础缺一个契机,就如同生火,总要有一枚小小的火光,才能燃起整片干燥的草原。

    我肯定是不能让这些事情发生的。

    想了很久,我便主动从赵廷建的身后抱住了他。

    “你睡了吗……”

    “没有。”

    他翻了个身,改成面对着我的姿态。

    “赵廷建……要不你让她搬到我们家来住吧,我感觉她一个人挺孤独的。”

    他把手放在了我的腰间,轻轻地摩娑着,“把她叫到家里来,你怎么和她处?”

    说实话,其实从之前被人报复撞车的时候开始,我就对秦婉儿没什么好感了,虽然说不是她做的,但事情是因她而起,也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唉,她都是一癌症晚期了,我能怎么对她呢?

    只能说是尽自己的力让她好受一点,说不定心情好了,她的病情也会轻松一些了呢?

    “没事啊,你就叫她过来吧,我们一起多陪陪她,她有了朋友聊天,就不会感到孤独了,这样她的心里也好受一些。”

    赵廷建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好,就是辛苦你了。”

    见他的心情好了一些,我便咧嘴笑了起来,说:“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于是第二天赵廷建下班,就带回来了另一个女人,她端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从内到外散发着优雅的气质。

    我跟徐阿姨已经做好了晚饭,正端上桌,赵天豪从后院回来,在见到秦婉儿以后,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

    虽然不高兴,但他面上也没表现出多大的反感来,只是在我们都落座以后,对徐阿姨说,让她挨着赵廷建坐。

    是这样的,以往吃饭的时候,赵天豪是照例坐在上位的,然后旁边挨着坐着徐阿姨,我和赵廷建坐在对面。

    秦婉儿来了以后,她便坐在了赵廷建的旁边,赵天豪也不是没听说她和赵廷建前段时间炒出来的那些绯闻,为了保险起见,他便让徐阿姨和她换了位置。

    不得不说我是无比感动的,原本以为最不喜欢我的赵伯父,现在却如此维护我。

    秦婉儿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脸上还是无所谓的,吃饭的时候,桌子上都没有人说话只听得见筷子与碗碰撞的清脆声音。

    我觉得有些闷,毕竟人家第一次来,总不能都冷落她吧?

    想了想,我便轻咳两声,问赵廷建,“问你个问题,有一只乌龟,它在爬过一坨便便的时候,为什么上边只有三个脚印?”

    赵廷建苦着脸说,“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别谈这么恶心的话题?”

    呃……好吧。

    不过我还是不死心地补充说,“因为它还要拿一只手来捏鼻子啊……哈哈哈……”

    我笑得越来越没劲,四双茫然的眼睛把我盯着,盯得我极不自然。

    “咳咳……吃饭吧吃饭,下次不讲这么恶心的笑话了。”

    我有些心虚地开始往嘴里塞饭……快看”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8_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