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何如当初莫相识 > 第八十七章:带他见家长?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年底了,经过赵廷建和周纪衡给我强制戒毒的这一段时间,我也将自己的毒瘾戒了个七七八八,很少再犯了。

    我现在不提毒品不来气,一提起毒品,我真恨不得把陈绍拿刀给捅成蜂窝煤。

    如果不是他给我推的那两管药,可能我还不会到上瘾的地步,他这一下,可把我给害得够惨。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那厮知道自己犯了事,自己跟千年王八似的,带着他那老不死的老娘人间蒸发了。

    不过我已经把之前留着的那份录音文件交给了警方,警方也立案了,只要陈绍母子一露面,监狱的大门就开始欢迎他们即将入住了。

    这俩母子还真是罕见,老的是杀人犯,设计害死我爸爸;小的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让我嫁到了陈家。

    不过还好我躲得快,不然他们害死的人,就是我了。

    a城这些天一直在下雪,虽然不大,但也算是下了一场雪了,树上,马路上到处都是雪白的一片,落到地上的雪花便染上了污渍,而高处的雪花仍然一片纯白。

    我难得有雅兴来赏雪,但是碍于赏雪本身就是一件极其乏味的事,而白天赵廷建要忙着在公司里上班,我呆在周纪衡的别墅里闲着也是闲着,便偷偷溜去了院子里堆雪人玩。

    所谓的堆雪人,也不过就是把两块大的雪球重叠在一起,然而却找不到五官,我想了想,便偷偷摸去周纪衡的房间里将他的风衣纽扣拽下来了两颗,安在雪人的脸上做眼睛。

    眼睛有了,鼻子却没找到,这样看着也怪怪的,按理说做鼻子最好是用胡萝卜,可是厨房里除了芹菜就是土豆,胡萝卜也没有,我考虑再三,觉得有一个绿色的鼻子也不是坏事,便心安理得地给它安上了一截芹菜做的鼻子。

    嗯,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啊,干完最后的一个工程后,我得意地拍了拍手,觉得此项工程实在是够创意,够漂亮,便乐颠颠地拍了照片给正在上班的赵廷建发了一张,并声称那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

    赵廷建很快就回了消息,“我的儿子不可能没有小jj,与其让你在这里想,不如等我回来,我们一起造一个真的好不好?”

    啊呸,臭流氓。

    我没理他,过了一会儿,周纪衡也出来了,看到我堆的一大坨雪人,很难得地没笑,满脸诧异地问我,“今天这么冷,怎么雪人还化成这个德行了?”

    “什么叫化成这个德行了?这是我刚堆雪人的好不好?新鲜出炉的呢!”

    我白他一眼,什么眼神儿啊。

    “啧啧,”他摇了摇头,“你这坨豆腐渣工程也能叫雪人?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

    我气不打一处来,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那么有艺术天赋的人堆出如此有创意的雪人来,他这种凡夫俗子当然看不懂我艺术品中不羁的灵魂。

    我懒得跟他理论,继续忙着“艺术品”的修缮工作,他煞有介事地凑过来看了好几眼,一边做努力回想的样子,“这两颗纽扣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这句话成功地让我提高了防备,“那个……眼熟吗?纽扣不都是差不多的嘛,你不要想多了……”

    说完,我感觉心底有点虚。

    但是过了不久,他貌似就想起来了,嗷的一声怪叫以后就抓起雪人的脑袋朝我扔了过来。

    “莫珊珊你这个杀千刀的,竟敢揪了老子prada限量版风衣的纽扣,你丫的不想活了是不是?”

    忘了,周纪衡是个衣服控,他给自己买了一个超大号的衣柜,放在一个专门的房间里,衣柜里的衣服比一般女人的都还要多好多,而且他还不准任何人去碰他的衣服,不然下场会异常惨烈。

    周纪衡为了那两颗纽扣追了我一上午,我在院子里一边疯疯癫癫地乱跑,一边躲着他扔过来的雪球,笑得格外灿烂。

    直到下午的时候,赵廷建才回来,而我跟周纪衡两个人经历了上午的事情之后,已经疲惫不堪,便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演的是一部家庭伦理剧,我对这样的剧没多大兴趣,但是对剧中那个帅气逼人的男主角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很难得的是,周纪衡竟然也对那个男主很有兴趣,一边看一边跟我讨论着他的下围尺寸到底有没有十八厘米。

    这是个危险的讯号,当我看到他一直死盯着男主的裆部时,我就开始怀疑他的性取向到底有没有问题了。

    看他细皮嫩肉的,又gay里gay气的样子,我很难不怀疑他是个受。

    要是这样的话,看来以后我还得在我专门记下情敌的那个小本子上写下他的名字了,防患于未然。

    像赵廷建那样的男人,难得瞎一回看上我,我就得每天注意防火防盗防小三,而且小三的范围已经由女人的队伍拓展到男人里去了。

    所以,当赵廷建回来以后,看到我一脸凝重地跟周纪衡讨论男主的下围尺寸时,他的脸上写满了“愕然”以及“不可思议”这一类的形容词……

    嗯,看样子,是我太开放吓到他了?难道不应该是周纪衡突然变得那么gay才吓到了他的吗?

    晚上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看书,赵廷建刚洗了澡从浴室里出来,头发上有水珠顺着他胸前的肌肉线条划了下来,十足的一幅美男出浴图,

    我咽了咽口水,看他的眼神也是直勾勾的。

    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以后,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连忙下床去找来电吹风,找到吹风的时候,他正拿了毛巾在头上揉搓着,我愣了愣,缓缓走上前去给他吹头发。

    呼啦啦的电动机声音响起,一时间我们之间的气氛也不那么尴尬了。

    吹干了头发以后,他捏着我的手轻轻在脸上揉搓着,语气是一贯的轻柔和宠溺,温柔得仿佛要化出水来。

    “呐,珊珊,快过年了,你要不要带我回家见见你妈妈?”加我”buding765”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8_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