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何如当初莫相识 > 第七十五章:态度过激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面对李珍秀的瞬间就丢失了所有的耐心,连态度也变得十分尖酸刻薄起来。

    可能是我还忘不了那段沉痛难过的回忆吧,我只要一想起她和陈绍两人曾经对我做的那些恶心的事,我就愤怒得要死。

    先是欠我孩子一条命,后是欠我父亲一条命,我没有直接把他们送进监狱里,已经算十分仁慈的了。

    而陈绍,他得病又不是我害的;那个孩子不是他的,绿帽子也不是我给他戴的;他丢了工作,也不是我给他弄丢的,又凭什么让我去帮他呢?

    当初逼我净身出户的他们,可是比我现在还要绝情得多,现在落难了要找我帮忙了,他们拿我当什么人?还以为我是原来那个耳根子软的莫珊珊吗?

    本来我对自己今天对她的态度还有些愧疚,可是一想起这些,我的那点少的可怜的愧疚感就彻底消失殆尽了。

    陈绍,原来这么多年,一直生不出孩子的那个人是你,那我先前那个孩子,绝对就是赵廷建的了?

    而赵廷建当初知道我怀孕以后,一直都反对我打胎,莫非是知道那孩子是他的?

    一想到这里,我就感觉有一股冷气从我的头部一路冰到了脚后跟。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赵廷建才是那个心思最深的人了。

    其实从我自己最真实,最深刻的角度来看,我是爱着赵廷建的,但是这个突兀的想法就像一根刺,一直横在我心里,不拔出来难受,拔出来吧,就怕流血。

    所以有好几次,我望着他,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却又不敢去问了。

    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因为知道那个孩子是他的,所以他才极力保胎,而如果那个孩子不是他的,那他就要带我去堕胎了?像宋雯那样?

    赵廷建比我想象的还要敏感得多,见我这几天都一副恹恹的样子,便在晚上吃饭的时候,特别好心地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能哪里不舒服?我浑身上下哪里都舒服,只是心里不太好受。

    于是我摇了摇头,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便点了点头。

    赵廷建见我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一时间有些郁闷,便用筷子敲了敲我的头,“怎么回事呢?有哪里不舒服你就说出来,我想办法。”

    我觉得吧,赵廷建应该是不知道的,他对我这么好,怎么会是假的呢?

    于是我抬头望天,挠了挠头发问他,“你是不是知道我之前那个孩子是你的?”

    他大概没料到我会突然问这么一句,在愣了两秒之后点了点头回答道,“我知道的。”

    我原本很轻松的心情就这样沉了下来。

    还没等我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忧伤地感慨两句,他便继续缓缓补充道,“不过那也是在你流产以后,我去调查他才知道的,既然他们害死的是我们的孩子,我自然是不会放过他的……”

    说完,他顿了顿,“而且就算不是我的孩子,他们伤害了你,我也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我有点感动,一个不小心眼泪鼻涕都出来了,脏兮兮的样子让坐在对面的赵廷建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拿来纸巾为我擦了擦脸,笑着说,“爱妃,你是被朕的所作所为感动到涕泗横流了吗?”

    见他演戏,我便也顺势抓住了他的手,作虚弱状,“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我是她的姐姐,我叫夏菊花……”

    “噗嗤……”

    他先破功,没脾气地笑了,“好了,这下子该要的答案都得到了,你就不会再胡思乱想了吧?”

    我不乐意地用筷子敲了敲碗沿,“我这是在胡思乱想吗?再说了,我这么温柔贤惠的女人一看就是持家的典范,哪来的时间去胡思乱想?”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你根本没有时间去看你的韩国欧巴,而是把你的时间都放在操持家务上了,放在我的身上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竟有些心虚,假装没看到被我弄得乱七八糟都没有收拾的屋子,埋着头开始往嘴里扒拉饭粒。

    同时我心里还在极其心虚地想着:嗯,还好是我多心了,不然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赵廷建了。

    想到这里,我又突然想起陈绍没了工作的事,顿时觉得这不是巧合,便大着舌头问他:

    “对了……陈绍没了工作的事,是不是你做的啊?”

    一听见他的名字,赵廷建的一张俊脸便沉了下来,也不知道他是不喜欢陈绍还是不喜欢我提陈绍。

    “怎么了?嫌我做得过分了?”

    我撇撇嘴,对他突然冷漠下来的态度有些不满,“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得就好像我心疼他似的。”

    他冷笑一声,“难道不是么?”

    嘿,我这暴脾气。

    刚刚还好好的呢,现在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他的脾气还真是说变就变。

    我气得脸都快变形了,但是又由于之前自己和他吵架从来没赢过的原因,我便软了口气,打算早点结束这场谈话。

    “我只是问问嘛,你那么大反应干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提陈绍的话,我以后不提他就是了,你别生气了行不?”

    见我服软,赵廷建原本僵硬的脸色也缓和了一点,但是仍然摆着一副十分臭屁的模样。

    “我生气了么?你搞清楚一点,他那样的人值得我生气?”

    我摇摇头,他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就是因为我提了陈绍的名字才不开心的,现在却又说我没搞清楚。

    看样子,他是在吃醋。

    嗯,对,吃陈绍的醋。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好了很多了,便笑嘻嘻地去揉他的脸,却被他冷着脸躲过了。

    我有点郁闷,内心的挑战欲一下子就被激起来了,干脆从饭桌这头跑到了对面,见他一脸茫然的模样,我便信然跨过一条腿,坐在了他两腿之间,举动暧昧。

    “哎呀,别生气了好不好嘛?爱妃,当年是朕被猪油蒙了双眼,才会看上那个渣男,这不是爱妃你让朕悬崖勒马了嘛?所以我跟你道歉好不好?朕跟你保证,以后再也不提他的名字,如果提了,我就……”

    我转了转眼珠子,“我就吃一个月的方便面!”fl”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8_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