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玄幻小说 > 迷离时间钱米唐亦洲 > 第499章 了结
    言倾早已经在包厢中等着了,见他们推门而入,有些局促的站了起来。

    “你们来了,快请坐。”

    钱进不咸不淡的望了她一眼,突然觉得那天那么大惊小怪实在不是自己的风格。

    他应该是潇洒不羁的男人才是。

    季风看了她一眼,而后坐下。

    “菜交给你们来点。”她将菜单递了过去。

    “不用了,我们今天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有些话要跟你说清楚。”

    言倾尴尬的将菜单放下,望了他们一眼,钱进哼了一声:“你看着我干什么。”

    “季风,我,当年的确是我做错了,我不该抛弃你们父子两离开,我……”

    “这些话现在来说太晚了。”钱进沉着声音说道,“其实我也是有错的,不能给你想要的生活,你离开我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如果不是不告而别的话。

    言倾看着他,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因为岁月的蹉跎,她的内心对这份感情早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现在最多的,只是内疚。

    “我知道你们怪我,但我可以弥补……”

    “不用弥补,你也不用愧疚任何东西。”季风开口,脸色很平静。

    “季风……”

    他抬头望着这个生身母亲,眼神平静:“不管任何事情,我和我爸现在都过的很好,不用你弥补,更不用同情,如果你真的对我们心存愧疚的话,我希望你能原来我们父子俩的生活,不要打搅我们的平静。”

    闻言,她脸上有一瞬间的错愕,接着是难堪和内疚同时涌上脸颊。

    见她如此,钱进轻咳了一声,有些于心不忍,他虽然对这个前妻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但毕竟……

    “这家伙没有任何侮辱你的意思,他的本意就是原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当做任何事都没发生过,大家各自安好就行了。”

    “可是……”这是她的孩子啊,怎么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也心疼啊。

    “言尽于此,希望你能做到,不要再来找我们。”说罢,他站了起来,朝钱进说到,“爸,我们走吧。”

    “恩。”

    言倾眼眶蓄着泪水,呆呆的看着他们走到门口。

    开门的时候,钱进回头看了她一眼:“你自己保重。”

    话毕,门关上。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突然泪流满面。

    “我这样会不会太过分。”到了外面,季风突然问道。

    “不会。”钱进笑了笑,“来的时候,其实我还是满担忧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他疑惑的问道。

    钱进眼珠子转了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担忧你会跟着她走,毕竟她……”

    季风没让他把话说完,而是淡淡勾了勾唇角:“老头子,你放心,你把我弄丢了这么多年,我可是要慢慢讨回来的。”

    钱进愣了一下,接着笑骂了一句:“你这臭小子。”

    ……

    钱米知道这件事算是尘埃落定下来了,也就松了一口气,其实去之前,她就差不多知道季风心里的决定了。

    实际上,季风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但独独就是在沈霏这件事上,如果更加完美一点就好了。

    “老婆,你肚子一天一天的大起来了,就不要整天想那么多了好吗?”

    她难道不知道孕妇最忌思虑吗?

    某女哀怨:“我知道啊,可是看到沈霏和季风没在一起,我心里很不舒服。”

    “那是他们的事情,你呢,再怎么操心都没办法改变现状,乖,别想了好吗。”

    他摸着她的肚子,眼神温柔如水:“再过一段时间,宝宝就要出生了,告诉我,你心里紧张不紧张。”

    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恩,全听老公的,我好好养胎,争取生一个萌萌哒的宝贝小公主。”

    ……

    沈霏家中

    她已经好一段时间没去找季风了,之前也找过,但好几次都吃了闭门羹,她的心也渐渐冷了。

    他这次,是真的铁了心了。

    心里一个小人告诉她,不撞南墙不回头,继续追啊,追到天荒地老才算数,但另一个小人却反驳。

    得了沈霏,你还要不要一点自尊,强扭的瓜不甜,你如果非要缠着他,只会让他越来越厌恶罢了。

    她能怎么办。

    理智告诉她,直接放弃这个男人,但是感情又在依依不舍。

    在她快要被折腾的疯魔的时候,萧竞扬带给她一个好消息。

    小悠的事情。

    在这段时间,她带着从国外回来的心里医生朋友去小悠家中,经常对她进行开导,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效果还是不错。

    对于小悠的转变,萧竞扬很是惊喜。

    可他今天带了一个更加让人惊喜的消息。

    “什么,你是说小悠可以去国外接受换心手术了。”

    她很是讶异,也很惊喜。

    “是的,而且对方是权威的,曾经做过类似的手术,并且成功了。”

    “太好了。”她由衷的为她开心。

    这段时间,她几乎空闲的时间都去看小悠,对她也产生了怜爱的感觉了。

    萧竞扬在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道:“沈霏,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什么事,只要我能办的到,你尽管说。”

    “我……我希望你能陪着小悠一起动这个手术,我知道这很为难你,可是小悠需要你。”

    沈霏沉默了。

    电话那端突然安静下来,萧竞扬知道她也许是拒绝了。

    也对,他们无亲无故,她并没有任何理由答应陪着小悠。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你就当……”

    “我答应你。”她说到。

    “什么?”萧竞扬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我答应陪小悠去国外。”

    “可是,这会不会很麻烦你。”

    “我本来就已经决定要去国外进修了,只是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而已,现在只不过重新启动。”

    “谢谢你,我代替小悠谢谢你。”

    萧竞扬这一刻的心思很是复杂,有对她的感激,还有别的。

    只是他忽略了。

    “什么时候走。”她问到。

    “下个星期。”

    下个星期,下个星期,现在已经是星期一了,也就是一周之后,她就要离开这里了。

    小悠的手术不是那么简单,所以她在国外呆的时间肯定不会短。

    闭了闭眼,握紧话筒,她低沉着声音说道:“我知道了。”

    “沈霏,谢谢你。”

    “不用,我也是医生,比任何人希望小悠能健康快乐。”

    ……

    季风下班出来的时候,便看到沈霏站在公司门口等他。

    他顿了顿,还是提步走了上去。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沈霏倒是先开口了,生怕他拒绝一样:“你放心,我是真的有事跟你说,就耽误你一会儿时间。”

    看了她一眼,季风弯腰坐了进去。

    车缓缓融入车流之中。

    “你找我什么事情?”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再次见面,他觉得有些尴尬,还有一种说不上的心痛和恍然。

    她本来还想回一句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但现在他们之间貌似已经没有开玩笑的资格了。

    “你手臂上的伤口好多了吗?”她状似无意的问到。

    “没事了。”

    沈霏边开车边说到:“是啊,是没事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留下疤。”

    季风僵硬了一下。

    “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沈霏这个时候却不说话了,专心开车,直到将车停在一个笔记空旷的地方,才转过头看他。

    他被盯的发毛,问道:“你有话就说,我下午还要上班。”

    “好。”沈霏点点头,也不墨迹,手指在方向盘轻轻敲了敲:“我要出国了。”

    听到出国几个字,季风整个心脏都陡然向下面一沉,但面上却还是维持着面无表情。

    “那很好啊,什么时候出去。”

    很好?

    沈霏讥笑的看着他:“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让我离开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她伸手制止他的话,“你放心,我知道分寸,不会再来打搅你,今天来找你只不过是想跟你告个别而已,你不用想太多。”

    “沈霏……”

    “我呢,出国之后,也指不定几年再回来,到时候如果你后悔,可以来找我。”

    想了想,又自嘲一笑:“但我恐怕这个几率很小。”

    她下车将车门打开,脸色变得平静无比:“你走吧。”

    看着被打开的车门,季风安静了几秒才走出来。

    他朝前面走去,沈霏看着他的背影,鼻头发酸,心中那股难过的情绪仿佛快要忍不住了。

    就这样吧,就这样,她还在奢侈什么,想什么。

    沈霏要走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钱米当然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这一出国,季风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着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可当事人跟没事人一样,依旧上班下班,回家吃饭睡觉,生活过的是再平常不过了。

    钱米都快要给他的木鱼脑袋气死了。

    不过连师父都来劝她了。

    “也许是他们两个真的有缘无分,强求也没有用,丫头,你好好待产,别让唐亦洲担心了。”

    连师父都这样说了,她也是无力回天了。

    沈霏离开的那一天,钱米硬是拉着唐亦洲去送她,季风不去,她肯定要去,没准她还能找回一些机会呢。

    可是当她看到站在沈霏身边的男人之后,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

    这都是什么鬼。

    难道沈霏是真的移情别恋了,被季风伤到心了,所以改投到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中去了。

    沈霏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样,将她扯到一边。

    “我这次是只是为了公事,我是医生,比任何人都希望病人能健健康康。”

    “那季风呢?”钱米问道。

    沈霏顿了顿,朝她手中塞了一个纸条:“这个交给你。”

    钱米低头看去。

    “沈小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差不多该走了。”萧竞扬走过来,朝他们礼貌微笑。

    沈霏依依不舍的抱了一下她:“钱米,保重,孩子出生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季风就交给你们照顾了,还有……”

    她低声耳语:“我沈霏爱上的男人,是不会轻易回头的,你要帮我看牢他,不要让别的女人的手了。”

    “走了,再会。”她潇洒的摆摆手,转身离开。

    等他们走远之后,唐亦洲好奇的问道:“她跟你说什么?”

    钱米神秘一笑,将沈霏给自己的东西塞进包包中,摇了摇手指:“秘密。”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5_5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