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科幻小说 > 升棺 > 第119章 乌鸦自杀
    “放你娘的屁。”他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你别以为现在老子不敢打你,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如果让我知道你跟任何抬棺有关的事情扯上关系,老子就动手打死你。”

    我脸都黑了起来,以前他一直希望我继承抬棺匠这门活计,现在竟然有改口不然我干了,原因我知道,但是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

    反正不急在这一时,等过完年再说。

    我就不相信,老爷子他能当着整个村子的人动手打我。

    腊月二十九,也就是过年的前一天,王婶慌慌张张的跑到我家里来,说王叔醒了,不过不停吐血,请我父亲赶紧过去看看。

    我也挺担心王叔的,跟着父亲一起去了。

    结果刚一到门口,便看到了院子外面的围墙边上,到处都是乌鸦残缺尸体,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是地上盖了一张黑地毯。

    这很显然是那些乌鸦在极度的饥饿之后,相互啃食之后出现的情况,乌鸦虽然是食腐动物,但是当饥饿到一定程度之后,便会同类相残,杀掉对方来填饱肚子。

    物竞天择,大自然本来就是残酷的。

    在人类看来这太过残忍,但是在动物眼里,这是理所应当。

    “这些死乌鸦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父亲皱起眉头,开口问王婶。

    “好像是昨天天黑之后吧!”王婶不确定的说道,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白起来,“昨天晚上我还清楚的记得,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一阵惨叫声之后,那些乌鸦竟然全都朝着我家的围墙上撞过去,然后撞得头破血流死了,这些乌鸦都是前几天就来的了。”

    听到这话,我愣住了,我以为是这些乌鸦以为太过饥饿,所以才会相互残杀,原来不是这样,而是它们自己往围墙上撞,自杀了。

    这也太诡异了吧!

    谁能相信,几千只乌鸦集体自杀,就像是有预谋的一样。

    肯定跟血棺有关系!我心里想到,自从血棺被偷走之后,再找回来之后,开始变得匪夷所思起来。

    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了。

    记得上次带着血棺从土城回来的时候,在经过一处坟场的时候,我听见棺材里面有女人的声音,当时我以为是幻觉,所以没有太在意,可是后来,再次听到从棺材里传出的女人声音。

    在我懂事的时候,血棺就一直放在我家地窖里,父亲曾经交代过,绝对不能碰血棺,所以,从小就让我在心里对血棺有一种畏惧感。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父亲已经跟着王婶到了院子里。

    我跟了进去。

    刚一到院子,我便看到了王梅。

    赵老爷子的贪念,让土城变成了一座死城,棺材王为了王梅的安全,让我带她到村子里,原本她应该住我家里的,但是我担心赵笙笙会生气,所以才让王梅住了王叔家里。

    “冯强,你是不是知道乌鸦的事情?”王梅无奈的苦笑道,“我在王叔家里住的心惊胆战的,每天晚上屋子外面都是乌鸦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到了白天,便是成群的乌鸦在屋子周围飞来飞去的。”

    我能理解王梅现在是什么心情,可是这件事我也没有办法,血棺是父亲放在王叔家里的,父亲不发话,我也不敢动啊!

    我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开口安慰王梅,说这件事很快就会解决了,让她放心。

    话都说到这份上,王梅也不好再说什么。

    “明天去我家过年。”我开口朝王梅笑道,“这次可是赵笙笙让我来请你过去的,就算是你不给我面子,也得给赵笙笙面子。”

    我本以为王梅会答应的,结果王梅摇了摇头,告诉我说,这段时间住在王叔家里,王叔和王婶将自己当成亲闺女一样,今天过年得陪他们,只有热热闹闹的才算是过年。

    我劝不了王梅,所以便没有继续开口。

    “你回去帮我谢谢赵笙笙,就说她的好意我心领了。”王梅冲我开口笑道,“她这样热情的邀请我,我不去的话,她肯定会生气的。”

    我觉得赵笙笙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离开王叔家里之后,我独自一个人去了村口,明天快过年了,我想去买一包好烟抽抽。

    小卖部的老板是一个很健谈的人,我刚买好烟准备离开,结果他将我一把给拽住了,冲我神神秘秘的问道,“强子,你父亲失踪之后,是不是失忆了?”

    失忆?

    这家伙也太能扯蛋了,我父亲好好的,怎么可能失忆呢。

    小卖部老板见我笑而不答,继续开口冲我说道,“你离开村子的这几天,你父亲一直在偷偷的打听你的事情,还有你们冯家的事情,总之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瞅了瞅村民,看上去他并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这说不通啊!如果父亲失忆的话,他失踪之后,第一眼见到我,一下子就能喊出我的名字,失忆的人根本就做不到。

    可是他为什么要打听我的事情,还有咱们冯家的事情?这些事情,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啊!

    难不成我父亲真的有问题?

    我慌忙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是瞎想了,我父亲怎么会有问题,他是我父亲,就算是被人会认错他,但是我绝对不会。

    我告别村民,准备回家。

    结果刚一出门,便遇到了王叔,王叔的伤势虽然很严重,但是还是一个人偷偷的拿着拐杖到小卖部来买烟酒。

    他见我也在,慌忙将我给拉到一边,放低声音朝我问道,“冯强,我问你几件事,你可得老实的回答我。”

    “你问。”我不知道王叔在搞什么鬼,还弄得这么神秘。

    “你父亲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王叔开口问答。

    “没有!”我直接开口说道。

    见我回答得如此的干脆,王叔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对啊!可他今天为什么问了我这么多的问题?很多问题,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竟然还跑来问我,这也太奇怪了。”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5_5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