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穿越小说 > 开海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王国
    菲利普先生想的可太多了。

    在广袤的印度洋与阿拉伯海之间,真的有一个汉国,他们跟大明有关,但与陈沐无关。

    汉王国有其独特的政体,几个国王联合执政,共同控制军队,军队中官职最高的将军被称作提督,配七千兵船,其麾下有指挥、千户、百户、总旗、小旗,军职同时担任当地首领。

    一部分军官还在非洲东海岸诸国兼任部落酋长。

    其国主要收入不是百姓赋税,而在于掠夺他国舰队,战法似海上蒙古人,聚是燎原火散是满天星,擅长以少量船队作为诱饵,将敌舰队引入伏击圈,分兵合击速战速决。

    但在外交上,不单单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讨厌汉国,在新月旗下庇护各种信仰各种肤色与异教徒作战的奥斯曼帝国、继承波斯遗产的突厥人萨菲王朝、突厥化蒙古人建立的莫卧儿帝国都不喜欢他们。

    哪怕汉国并没有威胁他们庞大国家的能力,但就是不喜欢。

    嘿,这不是巧了吗?殷正茂也不喜欢这个汉国。

    大明帝国西洋大臣甚至在果阿招待各国使者的酒宴上公开表示:“老夫为国朝剿了一辈子海寇山贼,就说他们怎么没了声息,原来是逃到这儿了——还敢裂土称王!”

    世界环境对林阿凤来说太刺激啦!

    才刚打退了葡萄牙人集结的舰队,汉国管理北方的儋王李茂就传来奥斯曼与阿拉伯诸部在阿拉伯海岸兴建港口船厂调集摩尔海盗要来征讨他们;四王齐出一把火烧了奥斯曼的海港,东边买货的大明商贾便带来西洋大臣殷正茂兴兵讨贼的信息。

    说实话,殷正茂是忍无可忍,原先林凤等人就是大明海域兴风作浪的海盗,他们在海外裂土分邦也就罢了,到底不进攻大明舰队、不劫掠大明商贾,还遥遥尊奉大明天子为正朔,起初他对这帮人印象还可以。

    虽然有骗走狮子国珠宝、洗劫果阿、阿拉干等地的劣迹,殷正茂自比大人,不跟他们计较。

    可问题出在这帮人一直在给西洋舰队找麻烦。

    外国人可认不出哪个是汉国、哪个是明国,苍天日月可鉴,西洋大臣殷正茂一直是想要以德服人的。

    就在去年,他麾下大将张元勋与戚继美率两支分舰队护卫商贾往返于波斯湾,在从科威特城返航经过巴林时,当他们前军船队想要靠岸巴林,占据此地等候多时的葡萄牙船队当即杀出,前军船队以两艘四百料战座船沉没、一艘四百料战炮船重伤的代价撑到主力舰队抵达。

    后来葡萄牙和奥斯曼失去了巴林这个盛产珍珠的海岛。

    葡萄牙的海外势力因国力微弱,本土无法供给足够支持,各地总督一旦势力压不过当地,便会选择了适当地融入当地,这一种策略,比方说澳门的葡人明国化、缅甸的葡人缅甸化,在巴林的葡萄牙人也试图向奥斯曼靠拢。

    不过这都只是策略,并非真的靠拢。

    但汉国截断非洲南部航线后情况就不一样了,包括果阿在内的所有总督、教区统统得不到来自本国的一丁点儿支援,这种融入就成了真的。

    比方说占据巴林的葡人,还是向奥斯曼帝国缴纳珍珠作为赋税,以此来换取适当的保护,在有些时候,他们也会随同奥斯曼舰队向阿拉伯诸部发起进攻。

    人在富有而强大时通常不会那么狭隘,这个时代的奥斯曼帝国就是如此,它可以同法国联盟,也可以向大明派遣使者,更能接受一批自葡萄牙异教徒的挂靠。

    其实这事很有意思,尽管基督教世界与中东几百年时间里打得脑浆子都出来,但双方在各种外交与商业上一直拥有广泛联系,就算战争都不能将之停止。

    而奥斯曼,在长久的战争中一直在引进欧洲人才,他们施行的宗教策略为不干预、维持现状,与拥有帝王风范的奥斯曼相比,天主教国家的手段极其粗暴无能。

    失去巴林,险些酿成西洋军府与奥斯曼帝国的敌对状态,结果这事其实是怎么回事呢?

    巴林的葡人远远看见明国战船逼近,他们以为是汉国的掠夺舰队,风声鹤唳之下他们决定先发制人,后来在海上被张元勋的炮舰火船烧毁击沉三十一艘大小船舰,葡军与其阿拉伯部队逃回陆上,又被戚继美装备南洋造铳炮的浙东鸟铳手一顿胖揍。

    最后事情处理的还不错,殷正茂不想跟奥斯曼这样的庞然大物开战,巴林港口的奥斯曼商人也对葡人的失败心有余悸。

    西洋军府得到巴林的土地作为舰队损失的补偿,奥斯曼帝国则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年也就是如今的万历六年采购来自西洋军府的三百桶‘四川猛火’,双方只当这事没发生过。

    所谓的四川猛火是四川承宣布政司与播州宣慰司开采石油蒸馏出的石脑油,石油这个名字不是陈沐起的,是宋代写的沈括起的,最早用天然气做饭的四川百姓是谁已不得而知,不过沈括号召了更多百姓用天然气做饭。

    奥斯曼也有类似猛火油柜的武器,同样采用气泵机制发火,是海上作战的不二兵器,不过他们发现来自大明的火油似乎烧起来更为猛烈,所以选择性地进口一些。

    但这不是第一次因为汉国的胡作非为而使西洋军府遭受攻击了。

    西洋军府一直在给林凤擦屁股,这事干多了谁都不乐意,没人能一直给别人擦屁股,不过殷正茂终归是没能开启他的远征。

    就在万历六年十月,万历皇帝从北京送来几个人,这几个锦衣卫与宦官带着书信与册封诏书,向西洋大臣宣读来自紫禁城的命令。

    “陛下居然要册封四个海盗!”

    殷正茂纵然再不乐意,也不可违背皇帝的意志,他要是在国内可能还会争辩一下,但身处海外封疆大吏,并不像国中大臣那样在言语上享有自由,这个道理殷正茂是很清楚的。

    无可奈何,西洋军府偃旗息鼓,还得捏着鼻子指派战船去往汉国的几座小岛上寻林阿凤的踪迹,这事多烦人?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2_2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