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玄幻小说 > 风应有语 > 第三百一十八章 转移视听
    本然方丈于是又将卷宗最后记载的各个坛主的离奇死因出,并指出在最后关头是有人突袭了那些为夺盟主之位负赡各派掌门。正因为此,八方城内的人才会彻底死绝了。

    “根据临安府调查显示,那些下剑媚坛主旗主是因受了极重的内伤而死。只是彼时的他们已经各自负伤,却又是谁会趁机再向他们下了毒手?”一早参详过卷宗的常胜之便紧盯住甘棠道。

    群雄皆恨这等趁人之危的做法,便纷要随着常胜之一同审视起甘棠来。

    南宫绮绝见众人似要将矛头对准甘棠,便欲现身为他辩护,但甘棠却一把拉住了她。

    甘棠不想南宫绮绝去,并非是信不过她。只是此事他若开脱了,那宝相僧便就要浮出水面来。所以他必须要想一个周全的办法,好叫群雄不再猜疑他们。

    如此一念,甘棠便站出来道:“诸位分析此事时,总喜欢抓着一个点不放而忽视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关系,是以每要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

    甘棠如此一,群雄当中便有人先要觉悟起来,但碍于场上形势,他们就算想到了什么也未必敢就此了出来。

    甘棠见场上已经少了些要质疑自己的人,便继续道:“一切江湖纠葛,皆在于一个利字。大家想想看,这些人死绝了对谁最有利?或者谁最想见到下剑盟覆灭的场面?”

    经此一,群雄便悉数警觉道:“神遂宫?”

    司空野渡却恨恨的扫了群雄一眼,罢了又瞪住甘棠道:“此事与我神遂宫毫无瓜葛,你切莫栽赃陷害。”

    八尊王亦怒视群雄,仿佛这些人都要因刚才那不经意的一句话而惹祸上身了一般。

    甘棠见司空野渡朝着自己发怒,便只好无奈道:“我只是明事情的道理,可并未提及你神遂宫半个字。”

    宝相僧见状便讥道:“他这分明就是做贼心虚,所以要恶人先告状。”

    司空野渡和八尊王便齐齐围住宝相僧骂道:“藩僧,休要在此扰乱视听。”

    若在从前,宝相僧见有人敢刀剑相向的对着自己,必定早就要大打出手了。但这一回他却耐着性子继续嘲笑道:“我所讲难道不是事实吗?下剑盟和神遂宫恶斗十数年,其中的仇恨不知有几千丈深。整个江湖上也只有你们会想着把对方赶尽杀绝,今日若换了是你神遂宫内讧,第一个拔剑而来的定也是下剑媚人。”

    宝相僧如此一,群雄都要深以为然了。

    司空野渡正欲驳斥,但甘棠却又插话道:“有仇报仇,此话固然得之因果,但还有一层更要紧的关系没有出。”

    宝相僧和群雄皆是望住甘棠,却看他还有何过人见解。

    甘棠于是把彼时的江湖形势出,大致是下武林陷入到下剑盟与神遂宫的两强相争之中,任何一方落败,都能叫另一方称雄武林,而这才是两派持续恶斗十数年的根本原因。所以此次下剑盟内部发生了夺位之争,对神遂宫来讲实在是一举遏对手的赐良机。

    话到这里,便不管司空野渡和八尊王如何凶狠否决,场下都已经是认定此理了。先前与司空野渡发生不快的常胜之以及素爱打抱不平的许三公等人便先跳出来指责神遂宫,其余各派掌门见有人起头,亦纷要跟进话。如此一来,司空野渡率领的人马就成为了场上的众矢之的了。

    在众意成城之下,司空野渡就算有百口也难以辩驳。而大梵尊等人见状,亦直呼司空野渡勿要再与他们费口舌,一切莫如先开杀戒再。

    司空野渡虽然气愤,但他也知道自己还动不得手那么快,否则这武林大会第一个出局的门派就是他神遂宫了。

    此刻,一直默观全场的本然方丈便重又出来道:“神遂宫与下剑盟之争已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但那日下剑盟之变乃事发突然,神遂宫就算有心却也未必来得及。”

    司空野渡和八尊王皆好奇这少林方丈为何要为他们寻求开脱,但更诧异的却要属丐帮帮主常胜之和长生道教的欧阳丹丘了。

    常胜之乃急性子,便心里想到什么就要问出个什么来。而欧阳丹丘则明显要隐忍许多,他知道本然方丈并非是个无脑之人,对方能这么,必定是有他的考量。

    如此,欧阳丹丘便拉住常胜之低语道:“常帮主且先等等看。”

    常胜之仍是不肯,但场上已经有人接上本然方丈的话了,他就算相些什么,也得等他们完来。

    第一个质疑本然方丈的自然是甘棠了,他虽然赞同下剑盟内讧乃是临时突发,但彼时的八方城却是有神遂宫的人前去造访的。

    听得甘棠这般诉,一直闲在旁边的萧让便心下好奇起来。的确,若照卷宗描述,那日去过八方城的三拨缺中,就有楚鸣乔和独孤凝两位神遂宫的掌舵之人。

    果不其然,场下群雄细细一想甘棠这番话后,便皆要惊诧喊道:“楚鸣乔!”

    听到这里,常胜之便再也按捺不住的跳出来喝道:“我就你们神遂宫不会这么仁慈吧。”

    面对众人指责,八尊王自是激愤难当,但司空野渡却自得一笑道:“我们楚教主去八方城,乃是要与李沧浪罢战。在去八方城之前,他先后造访过少林寺及长生道教,而此行所要传达之内容正是神遂宫要安守武夷山,不再与武林门派起恨。此事相信本然方丈和欧阳掌教都可作证。”

    群雄于是纷纷望住本然方丈和欧阳丹丘来,待见得二人皆是点头承认时,他们便少不了失望之情了。

    见此情景,司空野渡便继续道:“刚才卷宗里也了,我楚教主是最先离开八方城的人,他走的时候八方城可还没乱起来呢,此事又怎可赖到他的头上?”

    群雄辩驳不得,但常胜之却不以为然道:“卷宗只他先行离去,万一他听下剑盟内乱了然后去而复返呢?此事若不叫他本人出来对证,决不作数。”

    常胜之语罢,群雄皆要求楚鸣乔现身出来对证一番。

    这却要难道司空野渡了,因为楚鸣乔正与独孤凝在外享受新婚蜜月,哪里能出现在这烦乱嘈杂的少室山武林大会会场呢?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28_28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