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玄幻小说 > 侠徒幻世录 > 第六章 燕子惊鸿
    (1)

    翌日清晨,天还未完全明亮,太阳只露出了一点尖儿,在那海的极东处尽力发出光芒。白云与蓝天的界限仍不甚明显,天是灰蒙蒙的。然而此时在江州城北的街上,已经响起了阵阵轱辘声。循着地上的车辙印子,可寻得一伙人正在驱车、马赶往北边。

    一位白衣少年驱马走在前头,车子由两匹马一起拉着,“嘚嘚”地跟在后边。车子上面坐着一位两鬓微白的御马者,他面上挂着微笑,看来很是享受这份“工作”。车上的空间轩敞,外边让木板和帷幕遮挡得严严实实,只在左右两旁开了个小窗子,以致于常人根本无法窥得其中半分玄机。但是从那重重的车轱辘声音里不难判断出,车子里头一定装着不少东西。

    一马当先的白衣少年忽觉口干舌燥,从腰间把一只葫芦掏了出来,仰头便是豪饮。只是喝到半途发现不对劲,让那葫芦里的“水”呛得连连咳嗽。旋即往身后的同伴呼唤道:“赵兄,你往我的葫芦里加了何物?”

    “这葫芦到了我手里,那就得是装酒的!”赵括开怀大笑道。

    白凤笑着无奈,道:“算了,你替我喝吧!”话音刚落,便把葫芦扔向对方。

    赵括单手接过,用拇指推开塞子,正欲畅饮一番。岂料,身后那小大人般严厉又青涩的声音喝止了他。

    “哥哥!你载着我们恁多人,要是喝醉了,我们就全遭殃了呀!”赵小妹的膝上枕着还在睡“回笼觉”的阿鹃,坐在车子的靠东侧。小妹身旁的慕容嫣自启程后便在端详那副自己“亲手”绘的男人画像;而面对着小妹的干玺夫妇,二人好似从未如此早起过,互相依靠着,打起瞌睡来。车上空余的地方,除了放置衣物行李外,还堆放着大大小小数十捆书画典籍。

    “好、好!我不喝!”话毕,赵括便把葫芦丢到了车上,继续挥鞭赶马。少时,看到了写着“北华门”三字的牌坊,即刻提醒前方护卫的少年道:“白兄,前面就是外城了!昨日干公子便是在那处遭遇的伏击,千万小心呐!”白凤闻后,随即拔出宝剑,并时刻注意着两边的异况,继续领路。

    车队徐徐前进,将旧尘抛诸脑后,把新尘看在眼里。来自东边的太阳光业已是逐渐亮了,它穿过层层雾霭,突破重重高檐,映在了游人的脸上。车内仍在酣睡的阿鹃,享受着窗外和煦的阳光,耳边也适时地响起了公鸡打鸣之声,这反而令阿鹃更禁不住“瞌睡虫”的诱惑,更加睁不开眼,然后又把脸深深埋在了小妹的身上。小妹看着这位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姐姐,直觉得奇怪,同时又感叹对方如此纯情可爱,窃窃地笑了笑。一旁的慕容嫣见状,也收不住自己的顽皮,收起了画卷,转而在旁边逗弄着阿鹃。

    这一切看起来,不过寻常的一日之开始罢了,只是这些事物是如此的自然、如此的让人心旷神怡!也许是歹人未曾料到白凤一行人行动如此迅速,周遭的一切也仿佛想要助这行人一臂之力似的,并没有让甚怪事发生,车队平平安安地出了江州城。

    人烟喧嚣之处缓缓隐没了,碧绿的郊野从道路的两旁展开。颜色各异的小花相互争艳,在绿色的大地上成片成片地开绽。它们随风摇曳,波动不息。有些带着强烈花香的花儿,随风潜入到行人的嗅官内,让瞌睡的人也不禁即刻起身驻足遥望,迫切想要寻得香气的来源。除了因中毒而失了气力的媚娘外,其余的几位小姑娘从窗里看到外边的景色,连连赞叹,简直已经把人声鼎沸的江州完全遗忘了,吵着闹着要到外边玩耍片刻。少倾,驭马的赵括实在禁不住身后姑娘们的喋喋不休,加上自己也汗流浃背,劳累不堪,这才同意先休憩片刻。

    车队刚好停在一片水稻田旁边,只是现在还未到丰收的季节,因此稻子还未显出黄澄澄的颜色来。几人停好马车,拴好马嚼子,便绕着稻田走到了林荫处。干玺夫妇栖身在一棵老槐树下边,互相呓语着,柔情似水,羡煞旁人;赵括,赵小妹两兄妹走到一个小溪流边上,突然戏起水来,原因便是适才赵括拖了甚久时间才让马车停下,因此让小妹十分不满意。两人也不管什么世家礼仪,只是互相把水泼到对方身上,喜笑颜开。不久后,阿鹃也加入到小妹的阵营。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赵括渐渐处于下风,最后被那二位推倒在溪流上面,几乎全身湿透,叫苦不迭;慕容嫣不知从哪里采来了蓍草,将其制成了一个小花圈戴到了头上,看上去真如同“巫女”般神秘。而身旁的白凤,默然不语。眸里是那个被赵括几人逗笑的对方,鼻中流宕的是蓍草神秘的香气,以及那少女身上的幽芳,面上轻轻抹着笑容,怡然自得。

    茵茵绿草绕着周围,风吹稻浪安抚人心。几人休憩好些时候,适才重新上路。

    这样简单快乐的一段时间,拥有让人忘记一切烦恼的能力。可是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困难是不会因此而减少的。我们需要做的,便是记住幸福的时刻,让它充实自己的内心,以迎接可能更加荆棘遍布的未来。

    任谁也不会想到,曾经名扬江州,几乎世代为父母官的干氏一族,居然在一夜之间,彻底销声匿迹了。不过琉璃阁还是在的,只是不见其昔日之主。若是有心人刻意问到干玺去哪了?阁里的说书人皆会异口同声地向往来过客诉道:“干公子不过是厌倦了繁闹的市镇生活,携着夫人云游四方去了……”而这背后的真相,只有那代管琉璃阁的干玺昔日之心腹知晓。

    在干玺出走的那天正午,一位孑然一身的穷和尚曾来上门拜访过干大公子,只是得到了干大公子云游的消息,无奈之下只好离去了。自那天起,奇奇怪怪的人接踵而至:他们或携刀携剑,或面相凶猛可恶,或话语轻佻不羁……看上去都是为了寻干玺,实际上,却是为了另寻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