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骑脖子小说网 qibozi.guizumeimei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明月当空,树影婆娑。

    阎罗殿又一次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顾如许看着面前的两斤上好的红糖,以及详细写着其喝法用量的字条,久久无言,尴尬的沉默之后,她捂着隐隐作痛的小腹,问:“怎么回事?”

    季望舒顿了顿:“……教主,是沈虽白送来的说是对您有好处,让您平日记着喝。”

    她扶着额直敲椅子:“本座的意思是,他怎么知道本座……本座那什么的!……”

    “这……”四下之人欲言又止。

    “我跟他说的呀。”岳溪明从林煦身后探出头来,大大方方道。

    林煦默默移开视线,着实不愿回想起当时的场面。

    数个时辰前,他提溜着片刻都不消停的岳溪明来到山门下,见了沈虽白一面。

    果真如教主所言,照霜剑对于剑宗来说,干系重大,沈虽白断不会不会轻易交到红影教手里。

    让他见到平安无事的岳溪明,再给他一日时间考虑,人见了,狠话也放了,正打算将岳溪明带回阎罗殿继续关着时,哪成想这厮脱口就喊!

    “沈哥哥!你赶紧下山买点红糖回来!顾教主小日子到了,肚子疼!——”

    其声中气十足,传彻山林!

    山门下无论是剑宗的人,还是红影教的人,俱被其震惊的一口气生生噎在嗓子眼里,好半天没喘过来!

    一个时辰后,沈虽白亲手将一包红糖递到了季望舒面前,细细叮嘱了一遍,思忖片刻,又写了张字条夹在其中,让她捧进了阎罗殿。

    岳溪明眨了眨眼:“红糖暖胃,沈哥哥给你买的肯定是最好的红糖,我爹时常教诲,做人要宽厚,不能斤斤计较,你看,你出卖我,我还是惦记着你这身子的。”

    顾如许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来回抽着疼,指着她的手都在抖,硬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自个儿虚弱的声音:“要不是我现在爬不起来,我非掐死你!……”

    季望舒瞧着她面色苍白,也不知是气得还是疼的,好声好气地劝道:“教主,您看这送都送来了,不然属下先给您泡一杯?”

    “不喝!扔出去!……嘶……”没等一巴掌拍在案头上,她又疼得蔫了回去,使劲儿将面前的红糖往外推了推,“本座不喝!……哎哟哟疼死人了……”

    “教主!”季望舒赶忙上前扶她。

    最是不能受气的时候,偏偏一个两个轮番给她添堵,她算是明白自古反派多薄命的因由了。

    “孟先生,您快给教主看看!”林煦也为之吃了一惊,当即点了岳溪明的哑穴,以免她再说下去,就该将教主气昏过去了。

    孟思凉两步上前,看了季望舒一眼:“还不让开?”

    季望舒退后半步,给他让了条道儿。

    孟思凉虽是毒仙,然医毒素来相通,眼下兰舟不在,总不能眼看着顾如许这么疼晕过去。

    顾如许此时已是疼得神志不清,喘口气儿都觉得又疼几分,哼哼唧唧地蜷在那强撑着。

    号脉片刻,孟思凉松开了手。

    “师父,教主怎么样了?”季望舒急切地问他。

    他拧着眉问:“教主今日可有碰凉食?”

    “……昨日吃了两碗冰镇的山楂水消食。”

    “那就没错了了。”他摇了摇头,“红影教的武功对女子来说本就伤身,我早就提醒过教主,不可急于求成。女子的身子本就偏阴,况且教主天生体寒,这些年又不晓得好好养着,坏了底子,小日子近了还敢碰冰镇山楂水,疼成这样也是自找的。”

    “师父!”季望舒晓得他说话直,但这会儿更担心顾如许能不能挨过去,照这个疼法儿,可怎么受得住?

    “孟先生可有法子?”林煦问道。

    “有啊。”孟思凉指了指案边摇摇欲坠的那包红糖,“泡来喝,姑娘家家的,喝些热的,多少能舒坦些。”

    “我这就去泡!”季望舒捞起那包红糖跑出门去。

    ……

    顾如许生平头一回体验痛经,便被它折磨得死去活来,甚至恍惚间看见了走马灯,眼前一会昏黑一团,一会白得刺目,难受得不行,浑浑噩噩中,感觉到有人递了杯热水到嘴边,啜了啜竟然还甜甜的,一口喝下去,胃里涌起一股暖意,如同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伸出手抓住了杯子开始努力地喝。

    季望舒小心翼翼地帮她扶着杯子:“教主慢些喝,小心烫。”

    一杯红糖水下去,顾如许的脸色方才轻快些,众人赶忙将她扶回房歇着。

    “照霜剑和沈虽白你们不管了?”才解了穴,岳溪明便问。

    季望舒不耐烦地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cpa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