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玄幻小说 > 我不是灵宠 > 第521章 贼心未死
    一听眼前的小哥并非是来用膳的,秦掌柜略显失望,却仍是带着热情的待客笑容问道:

    “小哥所寻何人?”

    小狸早抬起眼,用一双黑溜溜的眼珠看着茯苓。

    茯苓再次环顾一番大厅,仍是没看到那个想见的身影,这才问秦掌柜:“不知路……陆仁炳大哥可在此处?”

    秦掌柜听得“陆仁炳”三个字,立时戒备起来。

    老板极少在人前抛头露面,即使坐于大厅用膳,也极少有人知他是如意轩老板,更鲜少有人知道他“陆仁炳”之名。

    眼前的小哥,分明是外乡人,为何会认识“陆仁炳”?

    前几日签名售卖话本时,老板与老板娘刚受人袭击,令他担忧了几日。昨日才从许管事口中得知二人皆无恙,他才放下心来。

    如今多事之秋,他可真得防着这些陌生的外乡客。

    秦掌柜正怔着呢,身边的小狸却欢快地发出声音:

    “哥哥是找我阿爹呀?我阿爹与阿娘在城主府呢……不过听说他们外出找坏人去了,哥哥若见到我阿爹阿娘,告诉他们小狸甚是想念……”

    茯苓听言,先是惊喜,眼前这可爱的小娃,竟是路大哥的儿子?

    可再听到路云初并不在城内,又有些失望。

    “原来你是路大哥的孩儿?”茯苓看向小狸,两眼晶亮,仿佛看到亲人。

    “嗯。我叫小狸,哥哥叫何姓名?”小狸不顾秦掌柜为段使的禁言的眼色,与一见如顾的茯苓聊起来。

    “我叫茯苓。与路大哥是旧相识,今日刚到落花城,特意来拜访。”

    茯苓毕竟十五岁,见到秦掌柜对小狸使的眼色,心中也有些明白秦掌柜对自己的戒备之心,坦言自己的身份后,他拱手对秦掌柜道:

    “既是路大哥未曾在,茯苓日后再来拜访于他。”

    说完,便转身离了如意轩。

    小狸眼巴巴地看着茯苓离开,本还以为来了个哥哥,可以陪自己多聊一会儿呢,也省得自己又得被秦掌柜逼着学打算盘……

    哎!

    小狸失望地对着茯苓的背影喊道:

    “哥哥有空多来找小狸玩呀!”

    秦掌柜歪头看向他道:“小公子,明日起你顺带着到后厨将做膳一起学着吧……可先从蛋炒饭学起,你阿爹当初学的第一道便是蛋炒饭。”

    小狸可怜巴巴地抬头看向秦掌柜:小狸还没后厨的灶台高,如今便学做膳,真的好吗?

    ……

    离了如意轩,茯苓便径直去往城主府。

    想到自己往后便留在落花城,与路大哥相见是迟早的事,他心中也逐渐不再失落。

    按流光事行的吩咐,茯苓将字条递给了城主府守门的护卫,只道天山客栈有人让他稍个信,需将字条交给梅山或梦九。

    见守卫拿着字条走进府内,茯苓便回转身回了天山客栈。

    ……

    城主府炼丹室内,梦九与叶子晴正准备着各种药材。

    路云初与宝珠两日前已悄悄离府,梅山则负责将梦九所炼制灵舌万毒丹分发到,被尹若雨以药物控制着的各大小宗派。

    龙啸天除监管学馆建设之事,也担负着带领万三等人,守护城内安全的职责。

    许管事在宝珠不在落花城期间,则暂管城内外大小事务。

    而梦九则专心负责炼药,叶子晴为她打打下手。

    二人正忙活着,便见一守卫拿着一张字条求见。

    梦九狐疑着接过字条,问道:“何人送来?”

    守卫道:“一个年轻白净的小僮,只说是替人捎信的。”

    梦九打开字条,只看一眼便变了脸色。

    叶子晴见状探过头来,好奇地问道:“九儿姐,是何人给你递信?”

    梦九连忙将字条揉入手中,掩饰着回道:

    “没……呃,是客栈周边的邻居,说客栈似跑进了一只大老鼠,弄得周围住户不得安身……

    晴儿,我得回客栈瞧瞧去……”

    说完,不待叶子晴反应,梦九便攥着字条匆匆出了炼丹室,一路火急火燎地往天山客栈赶去。

    字条上只写了九个字:“二哥三姐,我已回客栈。”

    这世间,叫她三姐之人,还能有谁?

    那字条虽无落款,可那九个龙飞凤舞的字,不是流光的又能是谁人的?

    此前流光于广场出手袭击宝珠,意外伤了路云初。梦九虽对流光恨铁不成钢,但多年的手足深情在心,她是真不想见到他出事。

    这些日子以来,她心中一边恨着流光,一边又担忧着。

    兄弟三人分别千年好容易重逢,却因这变故再次分离。

    她既担心他再次踪迹全无从此杳无音信,又希望他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回落花城。因她心中明白得很,依如今大人的性子,若再见到流光,定不会轻易饶过他。

    本以为,流光此次出逃,定不会再轻易回来。

    可未曾想,这小子外出遛了一圈,竟又悄悄回了落花城?他难道不知,如今他已成为整个城主府重点排查的对象了吗?

    莫非他此次回来,还是因杀大人与路云初的贼心未死?

    ……

    茯苓回到客栈时,流光正在门口探头张望。

    远远地见茯苓回来,他立即迎上来。

    “如何?字条可递进城主府了?可跟守卫说清楚,是递给梅山或梦九的?”

    茯苓点头道:“师叔放心!我是瞧着那守卫拿着字条进了府,这才离开的。”

    流光松了口气,但很快又局促不安地环视起客栈小院。

    茯苓也随着他看向小院,这才发觉他三人归来时,原本零乱的小院早已被收拾得干净整齐。

    只是那院中最明显处,还躺着一束抢眼的竹篾。

    茯苓走上前,弯身将那竹篾拿起,正待收拾到柴房去,却听流光喊道:

    “别动那竹篾!”

    说完,流光已走上前拿过茯苓手中的那束竹篾,小心翼翼地放回客栈中央。

    茯苓不解,问道:“院中收拾得如此清爽,这束竹篾在此不显突兀吗?”

    流光翻翻白眼道:“你不懂……

    待会儿二哥三姐回来,定是要罚我的!二哥还好,是个没脾气的,从舍不得打我……

    三姐可不一样了……她若找不到可撒气抽我的物件,极有可能真将我毒死……”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27_27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