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玄幻小说 > 我不是灵宠 > 第520章 都看你的了
    我不是灵宠正文卷第520章都看你的了问题问出,流光遂又摇摇头,神情黯淡道:“大人早已消陨,属于她的那颗星或早已随她而去。”

    背上的万事晓沉默半晌才道:“前辈所说的大人,便是千年前名震玛法的帝天大人,也即是那话本中的女英雄吧?”

    前几日,茯苓早将话本一字一句细读给万事晓听。

    流光惊愕问道:“你怎知那话本中讲的,便是我大人的故事?”

    万事晓道:“我万家世代男子,皆有观天象之异能。而天象所显从不掺假……

    不瞒前辈,我万家有本千年珍藏,其中记载了最为真实的玛法大陆历史,包括帝天大人的事迹更是记录得详尽真实,与那话本中所述并无二致。”

    流光听言,有些愠怒:“万家既有如此详实记载,为何不将此昭告天下?为何任由世人恶意诋毁我大人?”

    万事晓再次沉默,半晌后才叹息,带着愧疚之意道:

    “万家世代人丁单薄,且又无法力傍身,祖辈于乱世中只求明哲保身,亦是情有可原……

    但此次,晚辈愿将家传珍本公示于玛法大陆,为帝天大人正名尽我辈薄力!”

    流光转怒为喜,道:“如此甚好!但此事究竟如何来办,还待与我二哥三姐商议后再作决断。”

    ……

    三人如此赶路,直到天黑才回到落花城。

    进城后,流光突显得局促不安,想到呆会见到二哥三姐,还不知是何局面。

    “那个……茯苓呀,你说师叔对你好吗?”

    茯苓这是初次进落花城,早被一路炫目辉煌的灯火所吸引。

    此时听到流光问话,立即回头恭敬答道:“师叔对茯苓恩重如山!”

    一路上,流光早已对茯苓以师叔自居,茯苓自是乐得回应他,能拜毒医梦九门下,真是他做梦都未曾想到过的美事!

    流光略带着讨好的笑意看向茯苓,直看得茯苓汗毛竖起,总觉得嗅到了不寻常的阴谋味道。

    “是这样的,你师叔我呢,此前曾犯了个错,只怕如今我二哥与你师父还气着呢……

    你既说我对你恩重如山,那我便给你个报恩的机会……”

    茯苓不解,问道:“不如茯苓该如何报恩?”

    流光当即道:“别让我三姐,就是你师父,别让她将我打死或毒死便行,不然你以后就没有师叔了……”

    茯苓一听,脸都吓白了,颤声道:“这般严重吗?我……师父很凶吗?”

    流光道:“三姐也只是对我会凶一些,对旁人可温柔得很,特别是对我二哥,那简直是……

    哎!你小子可记住了,我若是被你师父打残了毒瘫了都无妨,千万记得提醒她,莫将我弄死了……你师叔能不能活,便看你的了!”

    茯苓以为自己听错了,结巴道:“残、残了瘫了都、都无妨?”

    流光道:“对!只要没断气……哪怕断气两三个时辰也无妨,三姐都能将我救活医成原样。问题是我担心她在气头上,不肯再管我……

    小子,你以后能不能有师叔,都看你的了!”

    茯苓似懂非懂,怔怔地点点头,突然感觉自己任重而道远……

    ……

    三人回到天山客栈,这才发现里面黑灯瞎火。

    流光点上烛火寻了一圈,非但没见到梅山与梦九的影子,便连龙啸天与叶子晴也不见了踪迹。

    流光想了想,便猜到梅山与梦九可能去了何处。

    将万事晓安顿好,他便写了张字条,让茯苓拿着去城主府递给梅山。

    这事本该自己走一趟,可想到自己将新任城主的心上人杀后而逃,只怕他才出现在城主府门口,便会被众护卫缉拿。

    以那新城主的能耐,他只担心还没等见到自己的二哥三姐,就要去见阎王了。

    给茯苓指了城主府方向,流光便忐忑地看着茯苓揣着字条离开。

    ……

    茯苓离了天山客栈,本是沿着流光所指的路直往城主府而去。

    可待走到了热闹的街道时,他便想起了路云初。

    拦了个路人,问了如意轩所在,谁知路人指着中心广场前那条道,告诉他再往前三、五十米,最热闹的酒楼,便是如意轩。

    这下茯苓更是心痒难耐,当下决定,既是已到了如意轩门口,那便先去如意轩看看路大哥可在,再去城主府递话。

    果真没走多远,便看到辉煌气派的如意轩。

    茯苓心中大喜,迈进门便站下四处张望。

    此时正是晚膳时点,如意轩内座无虚席,热闹非凡。

    他站在门口张望半晌,也未曾见到自己期待的那个熟悉身影。

    不得已,他最终将目光投向了掌柜台。

    掌柜台中,一个掌柜模样的中年男子,正在教一个还不及柜台高的红衣小娃拨弄着算盘。

    他走近,听到那掌柜对小娃道:

    “小公子,作为如意轩日后的接班人,你可样样都得学会。

    不过小公子聪颖过人,这算盘才拨弄了一日,已掌握口诀技巧,接下来便是要勤加练习。这样吧,从明日起,饭点时间你便与我一同收账!

    对了,明日卯时我带小公子去菜市口,学着挑选采买菜品……”

    那红衣小娃嘟着嘴打断中年掌柜的话,奶声奶气地抗议:

    “秦掌柜,小狸还小……再说了,如意轩在小狸接班前,不该是由我阿爹接管吗?我阿爹可会收账与采买菜品?”

    秦掌柜似被戳中了痛处,叹息一声道:“哎!你阿爹整日忙得不见人影,我这都多少日子未曾见过他了?

    这定好的婚期眼见着就要到了,如今他与你阿娘又离了落花城,也不知这亲还成不成了?

    便你阿爹这般忙法,我哪还能指望他来接管如意轩?我只能将小公子你好好培养,争取早日将如意轩接管了……”

    小狸委屈:“可小狸真的还太小了……小狸才四岁!小狸还不想管如意轩……”

    秦掌柜无奈摇头,却也不放小狸离开。

    抬头间,正巧见到走近柜台的茯苓,立马换上一副职业性的笑容:

    “吆!小哥可是来用膳的?您稍等,我让伙计给您安排个座儿!”

    茯苓连忙施礼道:“在下并非前来用膳,而是来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