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玄幻小说 > 杀机较量 > 第1628章 把两人再送大牢 新
    杀机较量第1628章把两人再送大牢严东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柳青林竟然主动要求,若是不同意,岂不是有护短嫌疑。

    甄稳见严东无语,知道他已经同意,于是抓起了电话。

    电话接通,戴笠早已睡了。

    大半夜的这个时间点,除了电讯处的人,恐怕只有毛人凤还在工作。

    甄稳自然心知肚明,不狠狠给柳青林点教训,将来是个麻烦事。

    电话接通,甄稳把电话送到严站长手上。

    严东迟疑着接过电话,这里还没有谁有级别直接给他打电话。

    甄稳敢打电话,完全是处在私人的交情。

    “戴老板,是我。”

    “严精明,说你精明,大半夜的你不知道都在睡觉,打什么电话?”

    “是,戴老板,那我就明天再打电话汇报。”

    “诶,打都打了,一定是有着急的事情,说!”

    严东在电话里把经过交代了一遍。

    最后问道:“戴老板,现在青林和石权……说甄稳是喝醉了,把钥匙忘在了保险柜上。你认为有没有可能?”

    屋里寂静无声,都凑到近前听戴笠的回答。

    戴笠一声大吼。

    “严精明,我告诉你,即使甄稳喝的不省人事,忘了天忘了地,他也不会忘记钥匙到底在哪里?”

    严东下意识把电话远离耳朵。

    戴笠的声音犹自滔滔不绝。

    “千言万语一句话,谁都能记错,就是甄稳不可能记错。”

    严东小心翼翼道:“戴老板,怎么如此有信心?”

    戴笠一声冷笑。

    “严精明,你是吃鸡鸭鱼肉太多,脑子变得不好使了。我告诉你,五年前,你是不是见过一次甄稳?”

    “见过,那时你还在我面前夸过他。”

    “老严,你记得那天是哪一天吗?”

    严东暗自撇嘴,从严精明变成老严了,看来戴笠不高兴了。

    严东谨慎的道:“1940年5月,也好像是6月。”

    毕竟5年时光过去了,谁还记得这些。

    “老严,那天我也不记得,但甄稳一定记得。你记得你那次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因为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都是一些琐碎杂谈,哪里还有印象?

    “这个,5年了,谁还记得?甄稳恐怕也不记得。”

    “严东,你太自信了。可以完全负责任的告诉你,甄稳记得。”

    “戴老板,你请休息,我一会儿问问。”

    “休息什么?马上对柳青林,石权进行调查。”

    “站长,钥匙查清了,上面没留下指纹。”

    “严东,”戴笠道,“你动脑子好好想想,甄稳自己的保险柜,有必要擦去指纹吗?立马给我调查清楚,明天等你的汇报。”

    咔哒,电话挂断。

    严东尴尬的放下电话。

    柳青林立马傻眼,自己刚喝完欢迎酒出牢,这般又要进去?

    石权急道:“站长,戴老板说的那些我们都听到了。五年了,甄处长若记得清清楚楚,即使把我关到天塌地陷,我也毫无怨言。”

    柳青林在旁,暗讥石权太嫩,你以为这是街谈巷议,吹吹牛白话白话。

    这可是戴笠证实的,他岂能是信口开河的人?

    柳青林看到形势不好说道:“石权,对这一点毋庸置疑。我相信这件事情,甄处长记忆力,恐怕这里除了站长,没人能比。”

    严东能作为一站之长,记忆力,辨别力,洞察力,那也是相当惊人。

    但是5年前的事情,他所能记住的都是大事情,像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哪里记得清。

    甄稳解围道:“严站长,5年前的那次见面,我说,你来听。哪里不对,请指正。”

    严东点点头,他也想验证一下,甄稳是否像戴笠说的那样。

    “甄稳,既然如此,那你就说一说当时的情形。”

    逮着机会,若没有收获,那就是失败。

    “站长,那是1940年5月27日,那天,戴老板送您夫人一条英国产的红丝巾。”

    严站长诶呀!一声想了起来。

    “没错。”

    “您当时穿着蓝色中山装,在电讯处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不错,就是有点胖。”您在那里待了三天,临走那一天,才在中午一点二十和我聊了半个小时。”

    柳青林看着严东,见他一直在点头,确实半信半疑。

    像这些细枝末节,5年前的事情谁会记得?想必是严站长给甄稳面子。

    甄稳余光看着他,要的就是引起柳青林的猜疑。

    甄稳续道:“站长,您当时戴着一副白色手套。在我的桌上擦了一把,不小心把放在边上的茶杯碰掉了。”

    严东经这么一提醒,想起了那次遭遇。

    柳青林心中一阵冷笑,这不是说着玩儿的吗?电讯处那桌面都是电台,上岂能放茶杯?

    本来不可能,但是当时那上面真的放着空茶杯。

    石权也是不信,但不敢说出怀疑。

    严东已无话可说,命人把两人关押起来。

    石权最是害怕,刚才说话说的太满,已经没有回旋余地。

    折腾到半夜,严东弄不明白,柳青林和石权为何半夜进甄稳的房间?

    这般偷偷摸摸,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难道是看到自己的门前,有人把守,偷不到收割计划?来这里偷一些密码文件?

    疑问太多,明天还得迎接毛人凤。

    严东等甄稳检查过保险柜,里面的东西没有丢失,也算暗暗松了口气。

    “甄稳,赶快休息,明天毛人凤就到了。明天,你和我去接机。至于他们两个人,等过后再审。”

    第二天,昨晚发生的事情,很快传遍了军统站各处。

    最开心的是安钧,当即到甄稳处长室聊聊。

    柳青林连着两次被关,前途堪忧。

    甄稳无意之中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甄稳叮嘱过二宝,这里和76号不一样,站里的人进来不要阻拦。

    这本就是一个勾心斗角的场所,若不透明,会遭到多方面的猜疑和打击。

    因此,安钧迈步走进屋里。

    甄稳合上文件。

    “安处长,今天怎么不忙?看来共党抓的差不多了?”

    安钧应道:“忙,一直在忙。趁着早晨没有行动之前,来看看你。甄处长,后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甄稳笑道:“吃顿饭可以,只是后天的事情,我现在还不知道。若有时间,我一定赴约。”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27_27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