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玄幻小说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各有应对
    李晔之前一直有个疑问。

    在高仙芝率军在怛罗斯城外,与大食军队作战时,以当时唐军的战力,为什么连续进攻五日,也没有击破大食军队。当时唐军中的陌刀阵,可是天下至锐,根本没有人能够匹敌,连挡住都不能。

    现在看到城前的战况,他心里初步有了答案。新月教修士的确非同凡响,这种悍勇轻死的气度,让他们纵然是死伤惨重,也不会轻言退却。

    当初克复河西的时候,李晔见过吐蕃战士,那些生活在高原穷山恶水中,为了生存时刻都在拼命的战士,比之中原安泰之地的百姓,的确是要更加不畏惧死亡。

    但他们跟这些新月教修士一比,还是差很多。

    究其根本原因,是信仰的差别。

    这些新月教修士,不仅信仰坚定,而且心神狂热。新月教从出现那一刻起,就是一手经书一手长剑,这就注定了它的扩张性与战斗性,不是寻常教派可比。

    在这一点上,释门、道门都显得太过温和与保守,有种小富即安的意思,一旦取得了一定地盘,不是内部争权夺利,就是自我膨胀,没有持续扩张的野性。

    这也是释门被新月教击败的原因之一。

    李晔看着杀作一团的两军前阵,眼神逐渐锐利。

    新月教修士突入虎卫军前阵前队中后,进攻势头重了许多,虎卫军阵型虽然被破,但实际上没死伤多少人,一时间双方将士陷入混战。

    李晔看到赵破虏飞到了前阵,在对方的喝令下,混战后面的虎卫军将士,很快又组织好阵型,重新将大盾阵推了上去。前方混战的虎卫军没有迟疑,且战且退的入了大盾阵后。

    大食近卫军想要尾随虎卫军将士,趁机攻入大盾阵。这当然不现实,虎卫军训练有素,岂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将其死死挡在了外面。

    随着各小阵稳住阵脚,大盾阵防线重新建立,整个虎卫军前阵,又恢复了铜墙铁壁的姿态。这让大食近卫军修士,一个个都像是疯了一样,红着眼怪叫大吼,野兽一般不断冲撞虎卫军的大盾长枪阵。

    他们刚刚付出了惨重代价,好不容易攻陷了大盾阵,还没放开手脚好生战斗一番,就又回到了之前的境地,这让他们如何甘心?新月教修士虽然悍勇轻死,但同袍的阵亡,在任何地方都会激发战士怒火。

    李晔看到这里,对岐王说道:“看来赵破虏不需要我们指点什么,他很清醒。”

    岐王不以为意:“大唐的将军若只是勇武,只知道向前冲杀,没有脑子,那也不可能有盛唐辉煌。”

    李晔笑而颔首。

    看赵破虏的指挥,李晔就知道,对方没想过立即跟大食近卫军对攻,而是打定主意先行防守,用稳如泰山的军阵,消耗大食近卫军的战力与血气之勇。

    等到对方疲惫了,那才是虎卫军反击的时机,也是最容易取胜的时候。这或许需要三五天,或许需要十天半月,甚至是更久。但大食近卫军的战力,值得虎卫军等这个时间。

    赵破虏在看清对方的战力后,能够迅速而准确的判断双方情况,做出该有的应对之策,这是将领必须有的素质。让李晔也满意。

    还是那句话,防守方天然占优势。只要双方战力相当,进攻方要取得战果,就得付出成倍代价。要不然兵法上也

    不会说,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

    没有兵力优势,就没有进攻资格。

    战斗进行得如火如荼。

    城外虽然不是沙漠,但也是荒漠地带,练气修士的拼杀,哪怕是有意控制了灵气流溢,尽量不激起烟尘,此时前阵将士,也都是在风沙里辗转腾挪、上下飞跃。

    很少有人能几刀砍死敌人,双方修士的甲胄都不是凡品,防御性十足,法器刀、剑砍在上面,也跟寻常刀剑砍在铁甲上没两样,三刀两刀的很难破甲,就不必说还有圆盾这种存在了——虎卫军将士也有小型圆盾。

    只有长剑直刺、长枪直捅的时候,能够洞穿对方身躯。

    两队将士正面拼杀,往往要奋力战斗半响,才能让对方有人倒下。在这种情况下,气力的消耗格外大,哪怕是练气修士,也无法不间断的厮杀一个时辰。往往是拼杀小半个时辰,后面的同袍就会顶上来,将他们轮替下去。

    普通将士阵战到后来,都会变成混战,而练气修士混战到后来,却是变成了阵战。相较于前者,后者行动更加利落,指挥调动起来也更方便。

    不过在李晔看来,任何厮杀,到了极致处,仍旧都免不了混战的局面。只不过对虎卫军与大食近卫军而言,这个极限有些高,很难达到。

    势均力敌的拼杀就是这样。

    双方投入战场的兵力,说起来共有二十多万,但真正结阵厮杀的,还是外围队列。除了大食近卫军之前鲁莽突入阵中的行为,带来了大量修士折损,后续修士死伤也不过数百上千人。

    “现在难题到了大食近卫军那边,如果他们要突破虎卫军大盾长枪阵,就必须飞跃进入阵中,付出数倍乃至近十倍伤亡的代价。”

    李晔看着战场道,“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就永远别想入阵,想要正面撼动大盾长枪阵,那根本就不现实。若是他们不放弃进攻,大盾长枪阵也会让他们的伤亡,比虎卫军更多。”

    岐王道:“大食近卫军气势汹汹攻过来,想必全军上下,都对战胜虎卫军志在必得。如今他们进攻受挫,拿虎卫军战阵没办法,修士心里难免产生落差。若是连攻势都不能维持,那对士气的打击可就大了。

    “这个时候,就算是明知进攻会付出惨重代价,依我看,大食近卫军也只能继续猛攻。这样他们还有取胜的可能。否则,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形势对他们而言可就不妙了。”

    说到这,岐王笑了一声,“这也是他们二话不说,就敢正面进攻我大唐王师,需要付出的代价。”

    李晔嗯了一声,对岐王的判断表示认同。

    然后他笑道:“这场战争终究是要分胜负的,主动进攻总比等着别人来攻要好,至少可以把握主动权。其实,大食近卫军就算退却,也未必会有多大问题,只要他们能调整好心态。”

    大食近卫军需要意识到,大唐军队跟他们之前遇到的那些敌人都不同,改变他们一惯的那种,视天下精锐如粪土的骄傲心态。如此一来,他们就会放弃攻势,等虎卫军去进攻,那形势对他们而言,就会好上很多。

    岐王理解了李晔意思,微微皱眉:“若是如此,虎卫军能攻破他们的战阵吗?”

    这个问题很关键,也很致命。

    李晔不置可否。

    以岐王风风火火的性子,面对李晔卖关子的行径,竟然也没有追问。

    她也很清楚,目前还说不准。

    大食近卫军的进攻能力已经体现,但防御能力,眼下还没有过多表露。

    说到底,虎卫军有压箱底的手段,大食近卫军可能也有,这些都不会在交战初期就暴露出来。因为一旦压箱底的手段用上了,却没有取得战果,那胜利也基本上就不属于自己。

    大食近卫军战阵上空,阿里阴沉着脸,看着两军激战的队列一言不发。

    在他的眼中,两军战阵是两方湖泊,骤然挤到了一起,在界限处掀起万丈波澜;也是汹涌的海水拍击在坚固的礁石上,溅起了成线成片的浪花。

    毫无疑问,战斗很激烈。双方修士每一击,都爆发出刺眼的灵气光芒,一枪出则枪芒如火,一刀劈则刀芒如似月,一盾在则隔开气爆如潮与风平浪静两个世界。

    然而大食近卫军这座湖泊,始终都无法吞并虎卫军那座湖泊,大食近卫军这这片巨大的海洋,始终都无法淹没礁石,只能徒劳无力的溅起水花。

    “副统领,再这样打下去,我们今日恐怕就拿不下唐军了!”一名大修士着急的说。

    阿里寻思片刻,喝道:“全力进攻,命令修士们越过唐军盾阵!后续只要有盾阵出现,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一律跃过!我就不信,唐军战阵还真是铜墙铁壁,不会乱!”

    “是!”

    军令下达之后,新月教修士再度组织力量,跃过盾阵杀入唐军群中。这一回,他们改进了战法,不再满足于跃过一个盾阵,突入唐军前阵。当唐军每出现一个战阵,他们都会直接跃过,继续不断向前。

    如此一来,后续大食近卫军的修士,就在持续跟进,加入战场。他们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伤亡,地上的尸体渐渐多了起来,很多地方的黄沙,都被鲜血染成深褐色。

    但越来越多的大食近卫军修士,加入了战斗行列,交战双方从前阵蔓延到了中阵,形势一下子变得乱起来,中阵前的大小战阵都开始了混战。

    阿里眼中闪烁着精芒,心中暗道:“唐军的确是不凡,想要击败他们,不是一件容易得事,必须得付出代价,甚至是很大的代价。

    “我有五万修士的优势,必须尽数发挥出来,跃阵的代价付得起。在这样的猛烈攻势面前,唐军战阵是否真的稳得住?让我看看吧,唐朝最精锐的军队,究竟有什么样压箱底的手段!”

    他很清楚,今日之战,就算不能彻底攻破唐军阵型,也必须取得一些战果,否则这对大军士气很不利。如果真的不能攻破唐军阵型,那也要激发出唐军战阵的最后手段,方便来日再作针对性布置,赢取最后的胜利。

    赵破虏看到大食近卫军采用了这种极端战法,完全不把修士当人看,不把人命当回事,拿尸体填也要一步步深入虎卫军阵中,眼神也是一沉。

    他知道,不能放任大食近卫军维持这样凶猛的攻势,否则兵力劣势的虎卫军,就算能够守住今日,来天也未必能稳住阵脚。

    虎卫军征战,求的是胜利,也不是真的一味固守。

    他遥遥看向阿里,眼神凌烈,冷笑一声:“既然你们想知道虎卫军,究竟有多么强大,那本将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大唐雄风究竟是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18_18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