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穿越小说 > 明末不求生 > 第二十章 先取上游
    如今总统援剿战局的督师丁启睿借口追击张献忠,一直梭巡在皖北一带,既不回湖广平定李来亨,也不到河南同李自成决战,打定了保存实力的主意,友军有难那叫一个不动如山。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而湖广巡抚宋一鹤手中并不是没有兵马,名义上归他管辖的湖广官军,抚标、镇标、分守额兵等部大约有一万八千人。

    只是其中承天防陵的五千兵是不能动的,各地分守的数千守军要对付土寇也是不能动的,剩下抚标、镇标的机动兵力大约接近一万,但若考虑到空额空饷,那宋一鹤手里的机动兵力就只有几千人马,甚至可能不比李来亨的兵力多。

    更何况张献忠和革左五营就在宋一鹤的卧榻活动,他也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丁启睿能够解决献、革上面――何况现在根本不是丁启睿能不能搞定张献忠的问题,而是丁督师能否不被张献忠搞定的问题!

    所以湖广官军虽然名义上还有一万八千人之众,实力远胜于李来亨。可是分散于广袤的湖广全省,又各负使命和任务,绝大部分兵力不能轻动,李来亨才在随州得到了一段舒适且安定的发展窗口期。

    但是!

    就像方以仁说的那样,若闯军为了拿下一个枣阳,就去进攻襄阳,那真是为了芝麻丢西瓜,极有可能促使宋一鹤在朝野压力下,拼凑湖广各地分守之兵,聚集成一个颇有实力的兵团来围剿李来亨。

    “枣阳不过一县,若为争此一县,致使湖广全省兵力集于节帅一身,就太鼠目寸光了。郭将军用兵向来有神奇过人的地方,应当不会看不明白这点吧?”

    方以仁语带讥讽,反唇相讥。只是郭君镇对人情世故缺乏阅历,对方书记的冷嘲热讽一样毫无察觉,自顾自道:“襄阳是一座大城,守备森严。当年张献忠可以用三百骑轻取襄阳城,是因为截获了杨嗣昌的文书印信,得以用诈计奇袭。这是老天爷赐给八大王的良机,他人没有这种好运气,要拿下襄阳城,非要死磕不成。”

    郭君镇这几句话还算客观中肯,李来亨、高一功等人纷纷点头,连方以仁都摇扇轻轻嗯了两声。

    但他随即又说道:“但枣阳属于襄阳府治下一县,只要我们想要攻取枣阳,就一定不可避免同襄阳官军发生冲突。”

    郭君镇的自行其是终于让李来亨忍不住了,他苦着一张脸,掩藏住心中不爽的情绪,按住郭君镇的脑袋问道:“君镇你的葫芦里买的究竟是什么药?有话直说,你的奇策到底是什么?赶快说出来,让大家有不服气的人都听一听!”

    在场诸人之中,郝摇旗和郭君镇是多年的老朋友,而且他本来也是一个和郭君镇类似,毫无心机计算的人,只是为人朴质,还不至于像郭君镇那样无意中扫倒一片人;高一功和白旺就都是对郭君镇的本来性格有所了解,但也一直对此深感无奈的人,他们始终是苦笑不止,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而李来亨和方以仁这二位,李来亨是压不住火、感到自己塑造起来的军事带天才形象正在受到挑战,方以仁就是感到深受冒犯、什么样的涵养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李来亨这时候还能有一说一,请郭君镇尽快讲出他自己的取枣阳之策来,倒是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这位除了“洞见历史”以外,别无他长的少虎帅的确有所长进,正在努力去争取拥有一些“领袖者”理应具备的特质。

    郭君镇还是习惯性耸耸肩,他那种耸肩后十分无所谓的表情,经常性会让被郭君镇无意中冒犯的人更加冒火。

    但他的动作习惯就是如此,也并非刻意显出一派讥讽气来。

    “我在回随州的路上,找本地人了解了不少枣阳的地理人情。据我所知,枣阳以西有一处名叫双沟口的市集,扼守泌水,卡在襄阳和枣阳之间。如果我们要取枣阳,那么按照我的想法,就不能以攻取占领枣阳为限,而应当突出奇兵,直接冲到双沟口,然后据守泌水以遮掩枣阳。”

    郭君镇刚才还嘲笑李来亨攻占枣阳后沿河布防的策略是“小儿用兵”,呆板至极。可现在看来他自己设想的方略,也没有高明到哪里去,无非是将李来亨打算据守的水,向西面襄阳的方向推进到泌水和双沟口而已。

    可这有什么必要?不过是多占领一个没有太大价值的集市,付出的代价却是闯军主力奔到距离襄阳更近的地方,若官军以水师出击,那么不是灭亡在即吗?

    方以仁便调笑道:“好,真奇策也。只是不知此策同节帅的沿河布防又有什么差别?难道郭将军是打算以双沟口为据点,再进一步前出,直接干脆把整个襄阳府都打下吗?那真是有魄力,的确是大手笔。”

    其他人虽然不至于像方以仁那样反唇相讥,都也对郭君镇的策略不以为然,觉得高明不到哪里去。

    只有李来亨突然心中一动,令张皮绠马上将州府衙门里缴获的湖广地图取来。

    他把地图展开,手指泌水示意给众人看,接着说道:“大家都来看看,水是汉水的一条支流,自西向东流,枣阳处在下游,襄阳则处在上游。我们若在枣阳沿河布防,就是在下游抗衡上游,自古以来水师争战,都是据上游者占据优势,所以若守在枣阳,的确很容易被襄阳的水师冲溃,自取灭亡。”

    郭君镇听着李来亨的分析,眼中一亮,终于露出了几分敬服的神情,他跟着说:“正如节帅所言,水由汉水流出,枣阳处在下游,与襄阳官军水战一定不利。相比较之下,泌水呢?泌水源头在河南,由北至南汇入汉水,襄阳正处在泌水的下游,我们守泌水才能扬己之长、避我之短。”

    力争上游。

    对于长江流域的任何势力,力争上游都是重中之重,这是历代军事家、政治家的共识。

    所以后来的太平军即便南京还被清军的南北两大营包围,富庶的江南苏常就在卧榻之侧,也要把精兵强将都用来西征,争取上游之势。

    在蒸汽动力出现以前,内河水战中,占据上游的一方若顺流而下,实在具备太大的优势。所以太平天国后期虽然占据了富庶的苏杭一带,可一旦失去上游优势,在安庆之战战败以后,湘军立即可以顺流东下,直抵金陵城下,重演了六朝时荆州势力入主江东的一幕活剧。

    当然太平天国的忠王李秀成会执意放弃上游,而以主力争夺上海,是因为他看到了上海租界具备建造蒸汽轮船的条件,其目光已经超越了古代战争,迈入了近代化战争的领域。

    可他在卖国上不可能赢过满清,也就不可能获得列强的支持,更不可能获得蒸汽轮船,又丧失上游优势,结果也是自取灭亡罢了。

    郭君镇看到上游的优势,目光确实比其他人都高了几筹,李来亨一拍地图,赞道:“就用君镇之策,我料枣阳必为闯军所有,襄阳官军是无计可施了。”

    明末不求生

    明末不求生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14_14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