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演员的日常 > 第二十九章 离开
    陈栋很不喜欢《玉观音》剧组,尤其是何润東来了之后,每次拍摄,一组分走大部分的主力人手,赵春林领导的二组就只能用能力偏弱的一些人。

    还有,何润東的待遇太好了,他不住客栈,每晚都要回市里唯一的那家四星级酒店…

    不患寡而患不均。

    他以前待过的几个剧组,除了几个上了年纪的老戏骨会受到剧组的优待,大部分待遇都差不多,就比方说《阳光代表》,拍摄间隙,几个演员经常一起聚餐、打牌、大宝剑…

    关系处的非常好!

    其实,出演《玉观音》之前,陈栋未尝没有结交娘娘还有佟大伟的心思,只是实际情况有点出乎预料,佟大伟还好点,只是言语中有些不加掩饰的试探,比方说‘听说大丰影视跟西影厂关系很好,是不是真的?’或者‘你怎么不去试镜《天地英雄》’诸如此类的。

    至于孙丽,可能是因为第一次担任女主角,她的戒备心很重…

    除了第一天,陈栋压根没有跟机会跟她单独聊天…

    剧组的其他人,陈栋不太想接触。

    而且他们都很忙,云南的拍摄只有一个月——他们想着《玉观音》能够在八月播出…

    除去云南的一个月,也就四个月的拍摄加后期,时间很紧!

    ……

    今天有三场戏,分别是铁军得知孩子不是他的,怒骂安心,还有领便当,至于中间那段铁军带着孩子坐火车前往南德,被误认为是人贩子,昨天已经拍了…

    饰演铁军母亲的是老戏骨赵敏芬,这位老演员最出名的角色应该是《还珠格格2》里面的老佛爷。

    陈栋喜欢跟老演员一起演戏,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范。

    这种范,如果用挑刺的说法就是‘匠气十足’、‘缺乏灵性’,但人家是多年舞台经验积累下来的,很正!

    先拍铁军的母亲和姓副主任的一段交谈:

    “有这么个事,我想我还是应该跟你谈一下。我和老张这么多年一直很过得着,老张在世的时候我们无话不谈,他病重的时候,也把你和铁军托付给我,我想我还是得为你们负起责任。”

    这番开场白,说得铁军母亲面如土色,声音都有些发抖了:“刑主任,到底出什么事了,您就说吧,我受得住。”

    饰演刑副主任的演员拿出一份报纸,递过来——《南德日报》

    “南德公审毒贩,暴出公安丑闻。律师揭露黑幕,公安检察败诉!”

    剧情是这样的:毛杰贩毒案又一次开庭,毛杰的律师突然将矛头指向安心,提出安心和毛杰是情人关系来否定安心的证人资格。

    重点说了安心和毛杰发生过性关系…

    律师的发言使情况急转直下,对毛杰的指控又一次陷入被动,潘队不愿把安心的私生活放到法庭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去讨论,检察院只好撤消对毛杰的起诉,毛杰被释放。

    然后有正义的记者把律师在法庭上的说的话发表在了《南德日报》…

    安心跟毛杰的那段隐秘的过往被披露了出来!

    铁军的母亲有点趔趄的站起来,朝着车站走了过去,回到家,她盯着孩子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然后打电话让铁军中午回来…

    “…妈…”

    了解事实之后,陈栋彻底迷茫了…

    他呆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一直以为安心是他想要的那个人!

    安分、老实、善良…

    谁知道她居然跟毒贩还有一段过去!

    “现在的年轻人水性杨花的多,犯这种错误你也当不得真,好在是婚前,批评教育她几句拿她个把柄也就算了。”

    “只是这孩子千万别是假的,千万别是那嫌疑犯的种。如果是的话,就算你能能接受,我也接受不了。就算我能接受,你死去的父亲也接受不了!我不能对不起你们张家!”

    “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陈栋压根没有任何想法,行尸走肉一般跟着母亲到了医院…

    “咔!演得不错,咱们换场景,接着来!”

    陈栋一直保持沉默,跟着剧组抵达了安心所在的宿舍…

    他还没到那种一秒入戏的境界,必须要让自己全身心沉浸在角色里。

    待会有一场爆发戏…

    按照剧本的描写:二十八岁的张铁军,从来都是一帆风顺的。父母虽然不是什么军国要人,但张家在广屏,也算是望族名门。张铁军从小丰衣足食,接受的全是正面教育,前后左右,总是包围着无数表扬和赞赏…

    他是很骄傲的人!

    但他又很传统,内心是单纯的,有时单纯得近乎于脆弱和迂腐。

    所以,得知自己的妻子发生了丑闻时候,他很痛苦,更有一种羞耻感!

    所以,得知孩子不是自己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往南德,把属于安心的东西还给他!

    孙丽状态很好,她也很期待这场戏…

    “好了没?”

    灯光,道具比划OK的手势,场记打板,拍摄正式开始…

    孙丽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依然很温柔:“我给你做点东西吃吧。”

    陈栋头也没抬:“你别做了,我不想吃。”

    他的头发有点乱,衣服的领子也解开了两个扣子,从里到外透露着疲惫…

    木然的盯着窗外…

    安心还是把小煤油炉架好,上面放了一只锅子,说:“下点面吧,很快就好。这儿还有几个鸡蛋呢。”

    就在这时,电视刚好播放关于基因、染色体的科学讲座…

    陈栋盯着电视看了半天,然后用一种很冷漠的语气喊道:“安心,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

    “你知道什么是基因吗?”

    “…”

    “你知道什么叫染色体吗?”

    “…铁军,你怎么了?”

    陈栋忽然开始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就问你,你有没有瞒着我做了什么什么丑事?”

    “比方说跟某个毒贩在一起过?”

    孙丽有点茫然…

    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咔!陈栋,你别瞎改台词…”

    “不是,导演,我觉得我这么演更顺…”

    “…可这是海岩老师的剧,他最讨厌别人改他的词!”

    “…行,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