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玄幻小说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四十三章 小心思 新
    因此,还没有过去多久,以思齐为首的九人,就犯难起来,脸色有一些不自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张静修的问题?

    毕竟,总不可能胡乱说一个,先不说寨子里有没有相应的东西,这种没有把握的东西,很容易被对方戳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可就非常难看了。

    一时间,彼此对视的时候,颇有大眼瞪小眼的感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有人动起了歪脑筋。

    站在一旁的罕忠,双眼滴溜溜的一转,轻手轻脚的来到了编哈妹的身侧,低声道:“编哈妹,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咱们编哈苗族之人,念在同族的份儿上,你就为寨子说说话,劝说一下仙长,能够将妖丹让给咱们寨子。毕竟,寨子的实力变强了,你也能更加安全,也能跟着沾光不是?”

    渐渐地,说到最后,罕忠的声音明显拔高了几分,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说是说给编哈妹听得,倒不如讲是故意说给张静修听得。

    一路走来,几乎每一个人都看出来了,别看张静修是一个高高在上而又实力强大的修真者,却非常在意和尊重编哈妹的意见,甚至是感受。

    一听到罕忠的话语,那副对编哈妹温和的态度,思齐等人的心中顿时一动,不禁暗赞了一声,也是期待不已,纷纷看向有一些局促的编哈妹。

    这个时候,虽不知道妖丹的价值几何,但编哈妹也不是一个愚笨之人,已经反应过来,看着双方的模样,尤其是族人那放得极低的态度,又是一副猴急而急不可耐的样子,却也明白了一点,那枚妖丹弥足珍贵。

    甚至是,价值无可估量!

    否则的话,张翀昇也不会有那样的反问之语。

    否则的话,一向是对自己冷言冷语的罕忠,也不会放下自己的傲慢,变得如此低姿态,说话也是温言软语的。

    因此,想到这一点的编哈妹,不禁再次变得有一些左右为难起来,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和张静修的相处时间虽短,相比于在寨子里待得时间相比,还不如后者的一个零头,可是,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她编哈妹得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这些东西让她温暖,让她体会到了从未感受过的友谊,这让她倍感珍惜!

    答应罕忠的话,等同于背叛了这份近乎于姐弟之情的友谊。

    所以,编哈妹犹豫了,迟疑了。

    尽管族人对她有养育之恩。

    呵呵

    真够无耻的——

    相对于秦良玉的心中暗骂,张静修却是暗暗冷笑一声,几乎是罕忠的话音刚落,就已经察觉到对方意图的他,当即说道:“思齐队长,我看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你也看到了,先不说这枚妖丹的价值几何,它对我的灵兽也有很大的用处,可以提升小黑的灵力。”

    “仙长——”

    思齐心中暗自着急,张了张嘴,刚想要进行最后的争取,但只来得及吐出两个字,就被张静修给打断了。

    “好了,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太长了,思齐队长,咱们时候出发了,走吧~”

    根本就不给思齐等人反应和开口的时间,张静修就已经迈步走了出去,秦良玉更是跟着起哄道:“对对,也该出发了,已经耽搁了太多的行程,走喽~”

    呼——

    就像是得到了极大的解脱一般,编哈妹忍不住暗暗深吸了一口气,身心有着莫名的轻松,却也不敢表露的太过于明显,故作一副紧张的模样,连忙也跟了上去,深怕思齐等人还要自己干这种事情,让张翀昇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全她编哈妹。

    毕竟,张静修已经给予了她太多太多的帮助。

    这个时候,思齐等人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情绪极为的低落,忍不住唉声叹气一番,却也不得不跟上去。

    “走吧~”

    走过罕忠身旁之时,看到他脸上挂满不快之色,思齐却是催促了一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担心他闹事儿,找人麻烦,进而安抚道:“好了,罕忠,不要再耿耿于怀了,想再多也是于事无补,除了徒增烦恼以外,没有丝毫的益处。”

    “而且,这还是禁地的外围,以后的路和时间还长着呢,有的是机会,得到其他的好东西,赶紧走吧,千万不要与张仙长发生任何的不快,更不能发生任何正面的冲突,否则的话,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先不说秘境里面的机缘,若是遇到其他寨子之人,恐怕咱们很能从容应对,大局为重。”

    快速地说完这些话之后,语重心长的思齐,没有再理会罕忠,连忙加快了步伐,紧跟了上去。

    思齐的这番话,显然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但却明显不大,罕忠看向张静修离去的目光,明显有着几分不甘,不愿意轻易放弃,还心存着几分侥幸。

    罕忠虽然默默无语的跟了上去,虽然神色恢复了正常,但紧握的双手,手指深陷于手掌之中,使得手掌微微泛白,足以说明,他并没有过去心里的那道坎。

    隐隐间,甚至是有一丝咬牙切齿的声响。

    外界——

    沐府的密室里,沐昌祚站在一副西南之地的地图前,神色凝重而复杂,目光虽是在地图之上,但却是那么的涣散,有一些心不在焉之意。

    参政赵睿站于沐昌祚的身后,神色也不太好看,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一些心绪不宁。

    “赵将军,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到底是怎么办事啊?”

    转过身来之时,沐昌祚的手里捏着一纸邸报,面露征询之色,直直地看着赵睿,不等对方做出回答,忽然话风一转,神色变得平和了起来,先是幽幽地长叹一声,进而自问自答地继续说了下去。

    “唉~赵将军,是本国公有一些意气用事了,这事不怪你,本公也知道,心里也很清楚,让那些修炼者执行任务,他们本身就充满着各种未知的变数,绝非你我所能够控制的,也难怪会有如此突变?算了,也怪我,当初就不该对他们抱太大的希望,应该做两手准备,不该全都指望那些修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