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挑衅(四更求保底月票)
    大数据修仙正文卷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挑衅预付款还真出了点问题,喻家表示,他们已经跟对方强调过了,但是今天真的没有打钱。

    没打钱你说个茄子!冯君恼了,“我们今晚回洛华,这一拨油价要涨一成!”

    喻家没命地解释,说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油轮也不是我们能动的,是对方有点小想法。

    三艘油轮加起来,总量接近八十万吨,大几十个亿的货款,上涨一成,那真是要命的。

    冯君闻言却是冷冷一笑,“喻总,咱们本来都是说好了的,我只对你喻家……你现在跟我扯这些事情,是觉得我年纪轻轻,就已经老年痴呆了吗?”

    喻志远一听这话,也有点愣了,这个冯君,还真不是一般的头铁啊。

    他强忍着内心的不快,耐心地发话,“冯山主,你在国内做生意,要懂国内的环境,不管是什么商业行为,想要脱离开具体的商业环境,都是不现实的,我也很想……”

    “你什么也不用想了,”冯君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不卖了行不?”

    当天晚上,他就带着张采歆和好风景回了洛华——好像我一定要卖石油似的。

    他是真的想帮华夏解决“油荒”的问题,但是你们要是觉得,我就差卖原油这点钱的话,我还真是不在乎。

    正经是没有了白砾滩的拖累,他想去哪儿不行?说实话,他真的很想去无尽之海猎妖兽。

    可是喻志远也被呛到了——我喻家在这件事里,也赚不到多少钱,就是想为国效力。

    当然,某些接手的人习惯了空手套白狼,有意忽略付款条件,这也令他很无语。

    第二天上午,喻志远打来电话表示,经过我的协调,下午会有预付款入账。

    冯君却是呵呵一笑,“预付款……是多少啊?”

    “百分之五十啊,”喻志远毫不犹豫地回答,“他们也不太清楚咱们的约定,所以……你那个加价一成,就免了吧?”

    “加价不可能免,”冯君很干脆地回答,“我白去了一趟,这让我很生气,你们可能习惯耽误别人的时间了……我的时间,是能随便耽误的嘛,唵?”

    “那……成,”喻志远也没话了,可怜他也是好大的一个国企领导,现在被别人这么训着,他甚至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这次就这么算好了,下次大家就都熟悉了……”

    不管怎么说,冯君的货是真的好,对价格也要求不高,这一次交易也不会亏了。

    “你别说大家熟悉不熟悉……我跟他们一点都不熟,”冯君再次打断他的话,“这次我要求预付百分之八十。”

    “百分之八十?”喻志远闻言是真的怒了,“这相当于以前的百分之八十八的货款了,说好的事情,你这么翻悔……你所标榜的诚信呢?”

    “诚信以前存在,但是被你们毁了啊,”冯君悠悠地回答,“我白去了一趟,你明白吗?”

    “那只是意外,是意外!”喻志远大声喊道,“我跟他们之间的沟通,出现了一点小问题,但你不能漫天要价吧!”

    “我只对你,别人是怎么回事,我需要在意吗?”冯君笑一笑,“嫌贵?别买就行了。”

    喻志远差点被噎死,你说啥……别买?

    别买……可能吗?不可能的,贫油国自有贫油国的悲哀——这跟所属的阵营无关。

    喻志远只能耐心地解释,“上浮一成,你已经得利不少了,又何必在意预付款的比例呢?反正有我在,喻家怎么也短不了你的钱,计较个预付款有什么意思?”

    冯君冷冷地哼了一声,“预付款从来就不仅仅是预付款,还代表着别人对品牌的认可,对商家尊重与否……你有什么理由,可以尽情解释,我不介意的。”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说一句,“但是我也不会在意你的意见。”

    喻志远真的被最后一句话气得不轻,他甚至跑到了洛华庄园,找到了冯君很认真地发问,“如果那三艘油轮是我的呢?你也会这么涨价?”

    冯君很无所谓地回答,“那你早就把预付款付清了,还说什么涨价?”

    喻志远好悬被气死,不过喻老倒是发现了其中的奥妙,“他认咱家不好吗?几十亿个而已,那货唧唧歪歪,咱家出了不就完了?”

    喻志远欲哭无泪,“老爸,这是五十多个亿啊,而且……那货可能不给钱的。”

    喻老看着自己的儿子,也是欲哭无泪,“你觉得冯君差钱吗?他有玉石小楼,有几千吨黄金,他差的是安全感,或者说认可度……你这个格局有点太差。”

    老爷子说得不错,冯君确实是叫了这个真——谁要想玩我,抱歉,我不加入这个游戏。

    大不了就是不挣这个钱,我冯某人差钱吗?

    总算还好,对方也知道这个资源有多么难得,所以在当天下午,把钱打了过来——加了一成的采购费用,而且预付百分之八十。

    感觉很屈辱?对不住了,人家都打算好了,不想给你被屈辱的机会。

    冯君的个人账户里的钱已经超过百亿了,非常普通的一个城商行的账户。

    但是没有谁敢对这个账户说什么——或者做什么。

    不过终究……还是有不怕死的,城商行的百亿存款啊。

    省里有领导打来电话咨询——这个和谐了。

    市里也有——这个也和谐了……反正城商行的老大想见冯君一面。

    然而冯君还真的不在洛华了,收到预付款之后,他就去了东海。

    跟喻老约定的时间有点出入——对方付款晚了,他肯定不会提前操作。

    其实他还想拖延两天的,可那边还有个聚灵阵呢,虽然是架设在海边的悬崖上,没有人可能盗窃,但是一直放在那里也不好啊。

    细节就不说了,当天夜里冯君又带着张采歆、红姐和好风景来到了东海之滨——本来跟红姐无关的,她说上次没来,这次一定要跟着来。

    一到架设了聚灵阵的山崖处,四人就吓了一跳,哪怕是夜里,大家都能看到浓浓的白雾,红姐忍不住嘀咕一句,“别被别人发现了吧?”

    对于被发现,大家其实不怎么担心,这处悬崖虽然不高,却也有百余丈,尤其是靠近聚灵阵所在平台的位置,有二三十丈垂直的峭壁,不是一般人能上来的。

    张采歆考虑的却是别的,“不会有什么虫蚁之类的东西吧?”

    别说,还真有那些玩意儿,四人降落之后,就发现地上有十几只死亡的鸟雀,想来都是灵气爆体而亡,甚至还有两条蛇。

    在距离聚灵阵二十余米外,更是有七八条蛇咝咝地吐着信子,不远的树上,还停着两只猫头鹰,三四只海鸥,一群小松鼠。

    这些小动物平日里撞到,早就打得不可开交了,但是现在都静静地待在那里。

    冯君四下看了一眼,然后沉声发问,“要我把这些东西干掉吗?”

    “不用了吧,”好风景有点心软,张采歆也轻声发话,“挺可爱的小动物呀,多有灵性。”

    冯君却是不以为然地笑一笑,“这地球界的灵气,人还不够用,为什么要给这些牲畜?”

    他一向就是这个观点,别看洛华庄园里也有动物吸收灵气,小乌纯粹是因为他一开始不懂灵气,要拿它来测试,后来它又从桃花谷追了过来,算是有缘。

    至于说花花,却是灵智已经开启的炼气期蝴蝶,而且它本身是养蛊的苗女。

    冯君能对它俩网开一面,却不会善待其他的禽兽,哪怕对方可能有点灵性。

    说到底还是末法时代灵气太宝贵了,人尚且不够用,哪里有资源给禽兽?

    最后还是红姐出声了,“算了,反正它们也不可能进入聚灵阵,由着它们去吧。”

    决定了这些小动物的命运之后,冯君让红姐和好风景留在这里,自己则是带着张采歆,向着油轮所在的方向飞去。

    三艘油轮,停在距离海岸线十海里左右的位置,船上有暗淡的灯光。

    岸边有几个灯火通明的帐篷,发电机嗡嗡地响着,还有人进进出出。

    这里距离油轮应该超出了十海里,事实上,在油轮的另一侧,十余海里处,也有两艘灯火通明的游艇,艇上有人正在看着那三艘油轮。

    由此可见,冯君的警告,喻家确实传达给了对方,而对方虽然看起来是接受了,但是也摆出了一副姿态:十海里之外,你总管不到我了吧?

    说到底,相互试探的时候,打擦边球是不二的法门。

    冯君都想得到,对方能为自己的行动找到说辞:这么大三艘油轮,不可能直接扔在海上,总得有人远远地看护吧?

    仅仅是这点,冯君不会在意,但是……帐篷里那超大的夜视望远镜是什么意思?

    也许对方依旧能找到说辞,但是冯君不管了,神识击出,放翻了沙滩上所有的人,然后走上前,直接将那个镜头足有碗口大小的夜视望远镜收了起来。

    然后他又到其他两艘游艇上看一看,又发现一台望远镜,也是毫不犹豫地收走。

    他不知道的是,三十公里外的一栋楼房里,还有倍数更大的望远镜在观察着。

    当然,就算他知道,也未必会出手——除非他真的看上了这台夜视镜。

    冯君的态度很明确:你们偷摸地观察,我发现不了呢,算你们运气,但是摆明车马这么观察……这不是挑衅吗?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