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九百六十九章 群魔乱舞
    凭良心说,徐曼莎真不知道昆仑最近做了什么。

    昆仑的外围人员不多,但是外围势力却不少,彼此相互之间很少通气。

    外围势力之间,也是存在竞争的,在京城这地段,自家人误伤的情况也出现过。

    她战战兢兢地表示,“昆仑……我最近在谈一个原创文学网站投资的项目,真不知道啊。”

    冯君听得就笑,“文学网站的投资……来,你说一说你打算投资多少。”

    “文学网站……不需要投资多少呀,几百万就行了,”徐曼莎懵然地看着他,“有盗版、有致敬、有中译中……打个免费的幌子,骗日活就行了呀。”

    冯君摸一下下巴,不想再跟她多扯了,“那个石灯,谁收走的?”

    “石灯?”徐曼莎愕然,心说那是什么东西?

    “一个叫李小毛的男人,”史密斯出声了,“他指使我做的……”

    他将事情原委大致说了一遍,至于说李小毛明显是个化名,他都懒得提了,只是将那人的长相特征说了一遍,“……你不会不知道这个人吧?”

    徐曼莎很想说自己不知道,但是一听说,昆仑截的竟然是冯君的物品,心里就是一沉。

    她再往左右看一看,这里人迹罕至荒凉无比,真的是一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徐曼莎对昆仑很有一些好感,但是并没有为之舍命的打算——如果搁在二十年前,或者她还会不惜一切代价保密,但是现在她的年纪,已经不可能再修道了。

    迟疑一下之后,她沉声回答,“史密斯你知道,我做事不是这种风格,这种风格的只可能是潘家园出身的那家伙,这跟我无关的。”

    史密斯的嘴角抽动一下,他知道对方指的是当初第一次跟他老妈接触的那人,那个人他已经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人家具体在哪里。

    所以他叹一口气,“这些东西我说了不算,还是要看上人……冯上人的。”

    冯君沉声发话,“不说这些了,你知道昆仑的山门在哪里吗?”

    他的心里真有点生气,原本他是想着,在开春之后再去寻找昆仑山门,现在他觉得有必要提前——上次放了你们一马,这次又来截我的胡,看我好说话吗?

    徐曼莎摇摇头,一脸的无奈,“我真不知道昆仑山门,总共也没几个人知道……”

    冯君淡淡地看着她,“那你收到的古董,通常是交给什么人?”

    “这个人我知道在哪儿,但是他在京城的时候不算多,”徐曼莎回答得很痛快,并且积极主动配合,“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现在带你去。”

    冯君狐疑地看她一眼,“郑重警告你,不要玩花招。”

    “我就是怕你误会,以为我通风报信,”徐曼莎的衣服上满是泥土,妆容也花了,看起来煞是狼狈,但是思路却很清晰,“我亲自带你去,他要是不在,那责任并不在我。”

    她带着冯君再次又回到了市郊,这一次,是来到了一个疗养院。

    京城的各种疗养院,其实是很多的,虽然现在的京城,实在不适合疗养,但是来往京城的富贵人群太多了,对此有刚需,而且那些绿化好的地方,环境确实也要强一些。

    这个疗养院的档次一般,不过条件是真不错,绿化得很好,也相当地幽静。

    冯君进入此地,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灵气,他马上就相信了徐曼莎的话。

    这个地方的灵气极为不稳定,不但极其细微,还是时有时无。

    冯君大致分析了一下,觉得很可能是跟地脉有关,不过此地的灵气,注定是成不了气候的,他也就懒得再琢磨了。

    徐曼莎要找的人叫蔡春风,是疗养院的园艺师,跟疗养院签的是短期用工合同,每个月也就只需要忙两三天,当然,春夏的时候,要忙一些。

    这个人来去很随意,疗养院也不管他,关键是此人会太极拳、八段锦、五禽戏等锻炼手段,也乐于教给别人,疗养院里不少人跟他学,很有些老人比较喜欢他。

    这些东西都是瞒不住人的,冯君一打听就知道了,徐曼莎确实没有说假话,然而很不幸的是,蔡春风已经于三天前离开了,据说要过年开春之后才会回来。

    杨玉欣很干脆地表示,“我可以让人帮你盯着这里,看他什么时候回来。”

    “没用的,”史密斯主动开口,“这些人的警觉性很高,发现不对就会变换地方,我有亲身体会。”

    冯君也不想让杨玉欣冒险,她在凡俗界势力很大,但是毕竟连蜕凡期都没有进入,万一昆仑的人搞个偷袭什么的,她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于是他看向徐曼莎,再次出声发问,“你应该……去过昆仑吧?”

    徐曼莎犹豫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去过昆仑附近,有幸见过一次寇老钟。”

    她见过寇老钟,其实是很正常的,寇黑衣本来就是昆仑的天下行走,执掌九州行走印。

    冯君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那地方在什么位置?”

    “我们是摸黑骑马去的,”徐曼莎有气无力地回答,“手机相机之类的东西,统统不许带……昆仑的人很注意保护山门。”

    冯君就这么淡淡地看着她,也不说话,目光越来越冷冽。

    徐曼莎有点受不了这种注视,她脸色变幻一阵,终于出声发话,“我有个大致猜测,不过万一不准的话,你也不能怪我……”

    其实她心里也非常好奇昆仑的山门,在离开之后,她还悄悄去过几次,想要分析清楚,昆仑的山门到底是在哪个位置。

    要不说这世间事,大多都是相通的,她对史密斯藏头藏脑,还是被他悄悄地发现了行踪,而昆仑遮掩山门,也被她暗暗地观察。

    徐曼莎老老实实讲了她的猜测,竟然跟冯天扬的猜测类似,都在那一小块区域里。

    说到最后,她请求冯君放过自己,“我也只是帮昆仑收购一些东西,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做过,最多也就是低买高卖而已,冯上人还请高抬贵手。”

    冯君本质上,并不是一个嗜杀之人,尤其这徐曼莎,可以说是跟他无冤无仇,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太过计较。

    不过这会儿放她离开,肯定是不行的,“你一旦离开,昆仑很快就会知道了。”

    徐曼莎赌咒发誓,自己不会将事情说给昆仑,但是冯君又怎么可能相信她?

    想一想之后,他还是做出了决定,“这样吧,今天你可以回家收拾一下,明天带我去昆仑,有些事情看来不能继续等了。”

    杨玉欣打了一个电话之后,来了几个身材健硕的女汉子,陪着徐曼莎回去收拾东西了。

    女汉子们在徐曼莎家门口,又遇到了那个三十出头的帅哥。

    一个壮实的圆脸女人眼睛一眯,然后就面无表情侧过头去,过了一阵之后,她悄悄地发出一条消息,“发现一人,疑似南新罗有关部门的李某某。”

    做女子安保的,大多是体校毕业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之后就可以上岗,但是其中也有退役军人,军中霸王花虽然比较少见,绝对不是没有。

    这女人就是很罕见的霸王花,虽然退役了,但是多次接到来自官方的保镖任务,也经历过一些相关培训,跟官方的关系好得很。

    她发现这男人极可能是南新罗人,马上就要给上面老板反应一下:有可能涉及外国间谍。

    杨玉欣遇到过这种事,听过的更多,实在见怪不怪了,只是当成一桩逸闻讲给冯君听。

    冯君听得就是眉头一皱,“这是……南新罗人也盯上了昆仑?”

    “盯上了就怎么了?”杨玉欣不以为然地扬一扬眉头,“难道他们还能说,昆仑是南新罗的?”

    冯君摇摇头,“我担心的是道门功法外流,不过……他才开始接触徐曼莎,距离学会昆仑功法,还差得很远很远。”

    杨玉欣想一想,微微颔首,“看来得跟那女人提个醒,省得她以为是遇到了帅哥好事。”

    他俩坐在一起聊天,直接无视了旁边的史密斯。

    经过这半天时间的接触,又听了不少对话,史密斯终于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他视作虎狼的昆仑,听到对方报字号,都会吓得转身就跑。

    而他偏偏作死地去设计此人的物品,若不是自己小有身份,估计直接就被人家灭掉了吧?

    思索再三之后,他壮起胆子赔着笑脸发话,“杨姐,晚上我摆酒赔罪,您看可好?”

    杨玉欣淡淡地看他一眼,“先抢了冯大师的东西,现在又摆酒赔罪……你是不是觉得,一切都是你说了算?”

    “原谅不原谅你,取决于冯大师,”她的表态异常坚决,“你弄走的石灯,价值根本无可估量……”

    我哪里知道,那个小小的石灯,竟然能惹出这么大的纰漏?史密斯心里暗叹。

    他当然知道,收藏界因为藏品引发的血案多了去啦,能落入昆仑法眼的东西,肯定差不了,但是一般的压力,他都能扛得住,实在不行,还有昆仑帮着扛。

    然而今天这一关,实在是不好过了。

    他犹豫一下发话,“那枚至宁元宝……您还要吗?”

    (一月最后三小时求月票,凌晨惯例有加更,预定下月保底月票。)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