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假的蛊虫
    经过多半天的聊天,红姐和花花终于大致明白了,这里是个什么样的“小世界”。

    红姐听张采歆提起过丹霞天的小世界,一直心向往之,感慨自己当时没在场。

    现在听说,冯君也有个小世界,不但妹妹没来过,而且小世界里还有土著,她心怀大慰。

    甚至梅老师提前来过一趟,对她来说都不算多么严重的问题了。

    当然,最让她欣喜的,还是这里的时间流逝,手机位面居然不走字!

    她的想法跟好风景一模一样,“既然是这样,咱们先在这边修炼一年……古佳蕙那小丫头,一直憋着劲儿超过咱俩呢,梅主任你不会不清楚吧?”

    她的想法是好的,然而,非常地不现实,冯君指出,“一年?那不可能的,锅驼机我才补了点货,但是也撑不过两个月。”

    红姐已经知道,他的玉石、黄金和灵石,全部来自于这个小世界,香水、锅驼机等物品的去向,也都清楚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叹口气,“那真的是……很遗憾啊。”

    因为米芸珊和云布瑶也在修炼,冯君通知刘菲菲一声,不让其他人进房间,就没人敢进来。

    当天夜里,趁着天色阴暗,冯君带着两女和一只蝴蝶,飞到了聚灵阵旁。

    两女已经换上了地方特色的服装,脸上再挂一幅轻纱,直接在当地打坐修炼。

    花花是白色的蝴蝶,虽然雪地有反光,视线并不算差,但是别人还真没发现它。

    倒是有人注意到,冯君带了两个神秘女人前来,但是这聚灵阵本身就是冯上人的,别人想来蹭灵气,要经受重重盘问,他带的人肯定不需要。

    事实上,有聚灵阵在身边,一般人很少会考虑这些问题,抓紧时间修炼还来不及呢,谁有功夫操这种闲心?

    冯君带着她俩修炼了半晚上,算是让两人开了眼界,然后又带着她俩回到小院,又布设了一个聚灵阵,方便她俩在院子里修炼。

    这么做,显然是有点奢侈了,山里那个聚灵阵,就够所有人用的。

    不过两女很想尽快突破,并且借着这次突破,回去维护自家颜面。

    冯君就觉得,给自己的女人适当地开点小灶,也不算多大的事——少少地花上些灵石,就能让她俩开心,实在是太划算了。

    当然,聚灵阵摆在院子里,不但隐秘,也方便练瑜伽。

    这个秘密,在当天就被米芸珊发现了,她甚至能猜到,他的屋里有别的女人。

    然而,她也只是个侍女,不但没有资格发问,甚至刘菲菲告诉她,冯上人不许别人进屋的时候,她都不能主动进入房间。

    不过冯君对她还是很放心的,到了中午,就吩咐她直接端午饭进来。

    米芸珊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好风景,毕竟此前两人见过面的,她还很可怜对方是个“哑巴”,至于说红姐,她倒是没见过,但是也看得出来,哑巴和这个女人,关系很不一般。

    她心里有些微微的酸楚,却是默默地安慰自己:那是冯上人的旧识,我没资格嫉妒的。

    不过总算还好,不是止戈山本地的狐媚子作妖,她在地方上的威严不会受到影响。

    冯君让她俩在自己的屋里修炼了三天,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带着花花去找罗书尘。

    罗上人看到花花就明白了,“这就是你要借灵兽袋的原因吗?”

    “这是我的灵植牧者,”冯君笑着介绍,“我需要它的配合,才能尝试救治患者,现在我们来,就是做最后的会诊。”

    天心台的人做事挺靠谱的,两个人看着那名叫“梁桓”的弟子,还布设了一个缚灵阵,防止蛊虫乱跑。

    花花一看到人,就忍不住一阵兴奋,虽然它控制得很好,但是冯君想要了解它的情绪,真的不要太简单。

    关闭了缚灵阵,它在患者身上飞来飞去,足足绕了几十圈,旁人都道它在仔细检查,只有冯君心里明白:它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约莫十来分钟之后,冯君和花花走到一边,交流了一阵之后,回来正式通知罗书尘,“我们已经想好了方案,希望你们能帮梁桓尽快地调整一下状态,争取明天开始治疗。”

    罗书尘倒不怀疑他的决定,但是对他的话还是有点好奇,“冯道友,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说一说你的治疗方案吗?”

    冯君迟疑一下,“这个……怎么说呢?”

    罗书尘明显是会错了意,“哦,不方便说就算了,当我没问好了。”

    “倒不是这个,”冯君沉吟着回答,“这么说吧,我的灵植牧者……曾经是蛊虫!”

    “明白了,”罗书尘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你放心好了,这不是什么大事,我会保守秘密的,而且……蛊虫对蛊虫,这还真有几分可能。”

    第二天正午,空中的大太阳明晃晃的,冯君开始治疗对方。

    他依旧是把梁桓放在缚灵阵里,给对方喂服下了驱散药剂。

    驱散药剂也是天心台琢磨出来的,跟诱导药剂一样,是要给蛊虫一种驱逐的信息,将它们往身体的末梢驱赶。

    这种药剂不能将蛊虫驱赶出体外,那母蛊甚至只是稍微离开了胸腹,停在了他的心口——这种信息确实让它有些不舒服,但是再多也没有了,撑上一两天就过去了。

    在过去的七八年里,它经历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接下来,体外该有诱惑的气息了……这些路数,它都腻歪了——就不能来点新鲜的吗?

    下一刻,体外果然传来了诱惑的气息,但是这次,诱惑的气息不太一样,居然是……蛊虫的气息?

    这时,花花正往梁桓的两只掌心和左脚脚心喷口水。

    它的口水有毒,梁桓的手心脚心马上就起了水泡,不过这是刻意稀释过的口水,虽然有毒,对千机蜮却有致命的诱惑力。

    三只子蛊迅速地爬到了手心脚心处,只是炼气一层,炼气四层蛊虫的毒,而且还是能吸收的那种,对它们的诱惑可想而知,它们疯狂地吸收着有毒的口水,口器甚至都接近皮肤了。

    就在此时,冯君出手,直接取了梁桓两滴心头血,滴到了花花的喙上。

    花花猛地放出气势,像是要钻入对方的体内。

    千机蜮母蛊下意识地就做出了判断——这是一只高阶蛊虫,想跟自己抢夺这具身体。

    这种情况,在养蛊的时候不算罕见,蛊虫寄生于人类身体,固然可能是要害人,但也有可能只是为了吸**血。

    同一具身体,千机蜮之间还会发生争夺,就别说面对不同的蛊虫了。

    千机蜮不但有毒,还有轻微的致幻能力,母蛊不想让对手冲击心口,直接施展一下幻术,梁桓的胸腹处,隐约传出了它的气息。

    若是对手连这一点都识破不了,直接冲入胸腹,那就中了它的招,它有信心通过各种陷阱,磨死对方。

    但是花花毫不犹豫,直接冲着胸口落了下去——比致幻手段,蝴蝶真的不怕千机蜮。

    与此同时,它强大的气息压了下去,三只子蛊一阵惊慌,下意识地又往外蹿了一蹿。

    千机蜮母蛊一时大怒,原本它的致幻没有起效果,就已经很生气了,再看到三个小弟竟然吓得几乎逃出体外,它的怒火更是无法克制!

    其实那三只子蛊害怕花花,母蛊却是不怕的,它若不是被金丹镇压了两次,早也就是炼气四层了——没准都会炼气五层了。

    所以它认为,自己完全可以跟花花一战,于是它又释放出一个致幻信息:它正在向宿主的身体深处缩去。

    事实上,它已经埋藏到心口处的皮肤下,对方敢钻进来,绝对要面临它雷霆一击的偷袭——没错,对方是炼气中阶,但这里是它的主场,经营了七八年的主场。

    它并不担心对方不上钩,哪怕识破了那段假的信息,但是蛊虫想要吸**血,不钻进身体怎么可以?哪怕是蛊斗,也得进入寄生者的身体才行呀。

    母蛊已经豁出去,打算跟对方大战一场了,但是它做梦也没想到,那一只强大的蛊虫,堪堪地停到了胸口的皮肤上,就不再深入,将胸口划开一道小口之后,竟然要离开!

    说实话,这个动作非常不蛊虫!

    蛊虫对精血的渴望是天生的,正是那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蛊虫在能钻进身体寄生的时候,居然选择退却,这简直颠覆了人类对蛊虫的认知!

    千机蜮的母蛊,更是一万个没想到!

    它并不知道,那只强大的蛊虫,其实已经不是单纯的蛊虫了,蛊道只是顺便兼修一下,现在的主业是种田。

    其实对花花来说,它能做到这一点,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不管是人是兽还是虫,想要违背天性,真要有相当强的意志力。

    花花的灵魂是苗女,智商够用,可是它的身体是蝴蝶,它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克服了身体的本能,换一只别的高级蛊虫来,也做不到。

    正是因为如此,在冯君的治疗方案里,花花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他在这个位面,找一只炼气高阶或者出尘期的蛊虫,或者不太难,但是能有花花这智商,并且有足够意志力的蛊虫,基本上是不用指望了。

    千机蜮母蛊直接破皮而出,探出一只口器,一道黑光喷向花花。

    它没想到的是,使出这一招的时候,它已经输了。

    (二欢这个龙套改名梁桓,其实是当时想不出名字,临时借用一下,嗯嗯,更新到,例行召唤月票。)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