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九百零七章 神乎其技(三更求双倍月票)
    紫金雕卵值两三千灵,成年的紫金雕价值超过五万灵。

    这个价值观讲起来,有点费劲,其实从野外活捉回来的紫金雕,价值也不过三四千灵。

    驯化好的成年紫金雕,价值五万灵,那是相当于一个出尘期上人的战力。

    不过事实上,普通的出尘期上人,也未必值五万灵。

    比如说冯君干掉的于梅仁,那厮身上如果没有缚仙索的话,五千灵都不值。

    能豢养紫金雕的势力,不差多花这一点,多个战力加飞行坐骑,五万灵还是很值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从两三千灵的紫金雕卵,成长到价值五万灵的成年紫金雕,这需要一个过程——在此期间,紫金雕的成长,会花费大量的灵石。

    苏家的紫金雕才三岁大,起码要再有五年,才能成年,那得花掉多少灵石?

    别的不说,墨儿给它吃的金线蛇,那可也是灵兽,她给它喂食,都不需要告诉爷爷。

    最关键的还是那句话,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那不是天才,只是流星。

    苏老头就认为,自家那只紫金雕,说它值一万灵石有点少,但是说它值一万五千灵石,那绝对多了。

    按照常情讲,他不会花超过一万五千灵的价格去救它——死的紫金雕也不愁卖几百灵,还能再减少一点损失。

    不过孙女不高兴了……这就值一些灵石;记恨住爷爷了……这又值一些灵石。

    但是说来说去,他考虑最多的还是:有出尘上人盯上我的功法书了。

    苏老头有两个很出息的孙子,一般来说是不怕别人盯上自己——他不要主动惹人就好。

    可是盯上他的是出尘期上人的话……他就只能祈祷,自己不要惹了对方。

    现在的问题是,他似乎……稍微招惹了对方一点,虽然不严重,但总不能说相处愉快。

    所以他想一想之后,也只能认了——没法不认呀。

    这事儿仔细考虑一下,其实挺简单的,人家就是盯上断青罗了,但是嫌他标价贵,砍价的话,他又没答应,于是开了一个比较高的治疗费。

    想要不接受,可能吗?孙女儿那一关就不好过。

    更别说,上人表示出了必得之心,除非他尽快卖出功法书,否则……还会有别的事发生。

    不过奇怪的是,此刻苏老头脑子里想的竟然是:这个出尘上人,其实不难说话……

    所以他点一点头,很愉快地表示,“好的,上人您把这紫金雕治好,其他都好说,断青罗送您也是无妨。”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有点无奈,不过他不说,对方就肯放过断青罗了吗?

    人家为花啥八千灵买这断青罗功法?因为补全通慧丹这古丹方的悬赏,就是八千灵。

    这就摆明了,人家治好紫金雕之后,还要完成补全通慧丹的悬赏。

    凭良心说,苏老头是真的不看好对方能补全古丹方,但是无所谓,他做个样子是没问题的——上人嘛,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了,倒不信你做不到之后,好意思说自己做到了。

    然后他就看到冯君拿着银针,走向了紫金雕。

    苏老头有点忍不住了,“上人,请教一下……针灸可以对灵兽施展?”

    这是他的疑惑之一,针灸只是对人类的,疑惑之二就是……你的银针,真的能穿透紫金雕的羽翎吗?

    银针真的是很软的,上人手上的银针,能不能穿透灵兽的皮甲,这很难说。

    冯君很无奈地白他一眼,“我也不想用针灸呀,问题是,你连着喂了它两颗通慧丹,我已经说了,它的脑部都有水肿了,不针灸怎么办……用靶向药吗?”

    苏老头忍不住愕然发问,“靶向药……那是什么药物?”

    冯君也懒得跟他再说什么,根据自己在手机里推算的手段,手起针落……

    “啊~”地一声轻喊,墨儿马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可是旋即又张开了手指,大大的眼睛从指缝里看着这一幕。

    苏老头却忍不住微微颔首,心说不愧是出尘上人,手法硬是要得。

    冯君的银针并没有让紫金雕清醒过来,不过他也没在意,下了三针之后,他一抬手,就招过来了陈钧胜,“钧胜去帮买点药材,七叶莲子、散花梗……”

    他一连说了十几样药材,陈钧胜倒是脑瓜好,全部都记下了,转身匆匆离开。

    不多时药材买了回来,冯君也没有炼制,就是该磨粉的磨粉,该熬汤的熬汤。

    一直折腾了四五个小时,紫金雕终于睁开了眼睛,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墨儿开心得直拍手,苏老头也很高兴,他在丹药上还是很有造诣的,“能醒过来就好,紫金雕的生命力还是很强的,以后慢慢调理就是了……多谢冯上人。”

    冯君不以为然地一摆手,“不行,让它这么撑下去,多少会有点后遗症,我再给你开个方子……照方抓药,调理三天才行。”

    他开出药方之后,苏老头再三感谢才恭敬地接受了药方,陈钧胜却是忍不住感慨一声,“怪不得大家都管上人叫‘神医’,果然了得。”

    神医这称呼,还是止戈山那边居民传出来的,此前他一直有点奇怪,觉得冯君固然很强大,但是怎么也跟神医不沾边,直到现在见到,上人居然连灵兽都治得好,这才恍然大悟。

    神医吗?苏老头看一眼冯君,心里暗道侥幸,然后笑着发话,“上人稍等,我这便派人去取了断青罗前来。”

    “不用,”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通慧丹的丹方……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吗?”

    苏老头是真没带丹方,不过他已经烂熟于心了,于是提笔就将残缺的丹方写了出来。

    冯君拿过来看一眼,又吩咐一句,“此前你试验过的所有药材,以及重点的错误和经验,都写出来,我不想花太多时间,明白吗?”

    “明白,”苏老头点点头,他就是炼丹师,哪里会不懂这些?冯上人只是想少走弯路,在他的研究基础上,尽快补全丹方。

    当然,若是其他猎赏的人想这么要求,他不可能答应,毕竟试验的过程也是他的心血和积累,怎么能便宜了外人?

    不过冯君是上人不说,关键还是精通医术,苏老头心里确实很佩服此人,既然是行家当面,那就一切都好说。

    但是这些东西,他没有带在身上,“都在家里放着呢,时间不早了,要不这样……今晚我做东,感谢上人出手相帮,还请上人不要推辞。”

    “没必要,”冯君很干脆地拒绝了他,“一码归一码……青阳开车送他去取东西。”

    景青阳在冯君这里只是个护卫,不过也学会了开车,于是发动了全地形车,请苏老头上车,“我们的车快一点。”

    苏老头有心不占对方的便宜,但是一不小心就看到了墨儿跃跃欲试的样子。

    小女孩的好奇心很强,刚才是小香香没救过来,她没有心思观察这个,现在心情轻松了下来,就死死地盯着全地形车。

    事实证明,全地形车确实比马车要快很多,二十多公里,来去也没有用了一个小时,关键是乘坐起来相当平稳,没有马车那么颠簸。

    不过这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冯君拿了丹方和各种记录进去之后,最多也就用了半个小时,然后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几张纸,“我给你补全了,一共四个丹方。”

    苏老头闻言,忍不住嘴角抽动一下,“四个丹方?”

    冯君点点头,“没错,一个是通用的,三个是分各种情况的……其中一个合适水生灵兽,我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这么多丹方,还是“只能”?苏老头感觉自己有点吐槽无力,他接过丹方扫了两眼,忍不住眼睛一亮,“这样也行?居然是截然不同的丹方?”

    他只当是有一个主方子,其他就增增减减,通过不同的剂量配比来适应各种情况。

    没想到冯君的四个方子里,有三个主要方子——相差非常大。

    换句话说就是,这是代表了三种不同的炼丹思路。

    面对这样的牛人,苏老头只想说三个字,“我服了!”

    “有效无效,你炼制一下就知道了,”冯君一摆手,也懒得跟对方解释。

    “有效,肯定有效!”苏老头忙不迭地点头,这不是他随便说说的,而是有两个方子,根本就是从他的失败方子中改动出来的。

    以他对方子的熟悉,一眼就能判断出来:这俩方子如此改动,十有八九能奏效。

    冯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方子……能值八千灵石吧?”

    “能值,太值了!”苏老头肯定地点一点头,这一刻,他是真正的口服心服,“四个单子相印证,我能学到的东西太多了,真的非常感激冯上人……我现在就去给您取断青罗!”

    他虽然是半路出家的炼丹师,但是识货是没有问题的,这四个丹方,比四个单独的上古丹方,对他的炼丹技术更有帮助。

    “慢着!”冯君一抬手,拦住了他,然后正色发话,“你先炼制,成功的话,我再收下断青罗,也省得别人我说以大压小!”

    苏老头这一次,是彻底地服气了,他抬手拱一拱,“上人的气度,小老儿拜服,上午无意间的冒犯,还请上人恕罪!”

    (2019年第一天,三更送上,双倍期间,大声召唤保底月票。)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