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八百零五章 山河印建功
    冯君闪躲得是如此迅疾,一时间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云柱在哪里。

    不过他躲得倒是真的很及时,几乎就是在他闪躲开的一瞬间,一股极大的威压,伴随着强烈的气势自天而降,那庞大的灵气,让人忍不住生出窒息的感觉。

    荒兽,绝对是荒兽,而且等级不低。

    冯君随手洒出一杯灵酒,再次身形爆闪,我闪,我闪……我再闪……

    其实他现在是迷失方向了,否则的话,他认为退回云柱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那个云柱……甚至那个突出部里,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这荒兽当然比他还强,不过它如果敢跟着过去的话,修者中的出尘期多了,哪里由得了它嚣张?

    可是他现在身处未知的位置,根本考虑不了那么多,少不得身子又是一闪,蹿出去足有十里地开外。

    然后他眼前一亮,发现自己终于冲出了蜃气团,但是慢着……我怎么冲进灵兽的大军里了?

    蜃气只是笼罩着城墙,以及一直到城外三四里地,再往外是灵兽大军聚集的地方,它们正集合起来,摩拳擦掌地准备进攻城墙。

    蜃气中猛地蹿出一个人类来,不光冯君懵了,灵兽们也懵了——人族修者要反冲锋吗?

    总算还好,冯君心里多少有点准备,二话不说就转身冲回了蜃气团——只要笔直前冲,他就能跑回人类阵营里。

    不过他才冲进蜃气团,转身又冲了出来,因为他回味过来了,好像不远处有一只金色的狐狸,被诸多灵兽包围着,似乎比较重要的样子。

    冯君是决定苟了,但是一旦出现好机会,他也不吝于冒险。

    他转身冲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掣出了山河印,冲出蜃气团的瞬间,他毫不犹豫地祭起山河印,冲着金色狐狸砸了下去。

    他认为这狐狸应该是沙漠灵狐,此物擅长魅惑人,还会施放令人致幻的毒气,近身缠斗的话,他虽然不怕,但是这货身边灵兽众多,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因为怀疑对方是狐中王族,他这一击用足了灵气,务求一击必杀。

    缴获什么的,他就不想了,重要的是要打乱灵兽们的安排。

    因为他刚才退得十分干脆,灵兽们还真没想到,他瞬间又冲了出来,倒是那狐狸身边的灵兽,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纷纷向它靠拢。

    然而,再靠拢也没用,冯君手上的山河印,可是曾经的昆仑九州行走印,炼气弟子持了此印在手,打遍天下炼气期。

    而冯君此刻的修为,是炼气期巅峰了,全力一击之下,直接将包括金色狐狸在内的七只灵兽,打成了一摊烂泥。

    “吼~”一声大喊,两股强悍的气息转瞬即至,竟然是两只荒兽冲了过来。

    但是很可惜,它们终究是晚了一步,冯君一击得手,毫不犹豫再次冲进了蜃气里。

    他的心中不无遗憾:可惜了,我的战利品。

    两只荒兽一只是蝰蛇王,一只是赤焰鹫,毫不犹豫地也跟着冲进了蜃气团中。

    下一刻,冯君就冲到了城墙边,嘴里大喊,“我是迷路的修者,别误伤!”

    几乎就在同时,远处冲来一道白影,口中大喊,“小心荒兽!灭灵弩准备!”

    来的这位正是出尘期的修者,他对荒兽的气息异常敏感,有荒兽靠近城墙,他会毫不犹豫地顶上去,为灭灵弩的发射争取时间。

    对防守城墙的炼气期修者而言,荒兽是十分危险的,但是对那些荒兽来说,靠近人类城墙,也是相当危险的事情,一旦被人族修者纠缠住,那灭灵弩可不是吃素的。

    这名出尘期修者想的是,只须缠住对方两三息就是了。

    不过他才一冲过来,脸色就是一变,“握草……两只荒兽!”

    但是这时候,他连后悔的时间都没有,想也不想就掣出一张符箓,“冰封!”

    在此处荒漠作战,有个很大的限制。

    那就是此地的灵兽,土抗和火抗的指数特别高,甚至金系攻击的杀伤力都不算大,雷法和水系的攻击效果最好,木系的攻击也可以——事实上木系就不是很擅长攻击。

    他这张冰封符,是出尘期的符箓,短期内封住两只荒兽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荒兽也不傻,感觉到了这张符箓的威力,转身就跑——就像冯君不愿意跟地面的灵兽群缠斗一样,荒兽也不愿意在城墙旁边跟人类缠斗。

    赤焰鹫跑得快一点,成功脱身,那条蝰蛇王动作虽然也不慢,但还是被冰封符扫到了尾巴上,从尾部算起,被冰封了四分之一左右。

    蝰蛇王大骇之下,没命地挣动一下,终于脱困,但是灭灵弩已经射了过来。

    总算是它身体灵动而且皮糙肉厚,灭灵弩发射得又过于仓促,所以它只是被带走了大片的血肉,终于成功逃走。

    逃走的蝰蛇王大怒,指挥着子子孙孙,对着这一个点猛烈攻击——蛇原本就是很记仇的动物,何况它还是蛇王?

    这位出尘期修者暂时没有考虑后面的事,他只是很好奇,“刚才那位做了什么,怎么引得两只荒兽追他,还追到了城墙边?”

    不过他想再找冯君问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人了——冯君还着急去夺回云柱呢。

    但是下一刻,他终于知道那位做了些什么,“击杀了蜃虫?”

    合着冯君杀掉的金色狐狸,并不是什么狐王血统,那是施放蜃气的蜃虫。

    蜃虫的战斗力不强,但是在灵兽入侵的战场上,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一般来说,一只蜃虫施放的蜃气,能遮蔽七八里的城墙段,此次灵兽入侵,有三十余只蜃虫参战,不过它们不会亲临第一线,毕竟不是以战斗力著称的。

    蜃虫一般是藏在沙子下面,但是只躲藏的话,也不是很安全,所以经常在地面上制造一点幻像,周围再聚拢几只灵兽护卫。

    这只蜃虫觉得金色的狐狸挺好看,就幻化出了这么一只,再加上身边有灵兽,它还真不以为,谁能奈何得了它。

    但是好死不死地,冯君从此处冒了出来,而且他的攻击并不是刀法或者术法,而是能牵动地脉的大杀器——山河印。

    地面上的金色狐狸被杀,这个不要紧,不过是幻象罢了,关键是藏在地下的蜃虫,也被这大印毫不讲理地轰杀了。

    要不那两只荒兽着急呢?蜃虫被杀可是大事,正经是沙狐王族被杀的话,它俩还真不一定放在心上——冤有头债有主,这种事自然有沙漠灵狐去操心。

    至于说这个出尘期为啥反应过来,是蜃虫被杀了呢?因为……他所在的位置,城墙前方的白雾,突然消失了。

    “灭灵弩准备!”他马上大声吩咐,“击杀前方灵兽!”

    理论上讲,灭灵弩是大杀器,不对上出尘期,是不能随便用的,前期灵兽攻城很凶猛,守城者也没有使用灭灵弩,现在为了几只灵兽就动用,似乎有点不太好。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现在整个防线,就是他们这一段的蜃气消失了,这固然让他们看清了前方的情况,但是灵兽们也看清了城墙的情形,极有可能爆发强烈的冲突。

    这时候,必须射两轮灭灵弩,来稳定住局面。

    他的判断还真是没错,原本灵兽是借助蜃气的掩护,靠近城墙来进攻——这样攻城成本比较低,但是这里蜃气一消,很多灵兽下意识地将目标转移到这里:强攻也不错嘛。

    紧接着,大量的蝰蛇转移到这里,为自家的荒兽老大报仇,一时间,这里反倒成了战斗最激烈的地段。

    要不说战场上很多事情,真的是非常莫名其妙,没什么道理可讲。

    按说蜃虫制造迷雾,本身是对攻城有利的——起码能保证灵兽用比较低的伤亡靠近城墙。

    但是蜃气在某一段城墙消失,灵兽反而更热衷于攻打这段城墙,因为……它们看得见!

    这段城墙的千人队,使出了灭灵弩威慑灵兽,但是不少蝰蛇前仆后继地冲上来,又感染了更多的灵兽冲击此处,形成了一扇新的血肉磨盘。

    蝰蛇的毒液连伤数名修者,那出尘期修者忍不住大骂,“艹的,刚才那个小子,是哪个队的?他把事儿搞大,自己溜了,害得咱们顶缸?”

    冯君溜号的时候,就想到后面两只荒兽追来,当地的防守修者压力会大增,心里担心别人记住自己,于是用千面术改变了一下容貌。

    虽然为这段城墙带来了压力,可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既然选择了低调,那就一直低调下去好了,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跟友军打嘴皮子官司。

    回到自己所戍守的地段之后,他才又恢复容貌,走上前跟季平安等人打个招呼,“不好意思,刚才迷路了。”

    “你……”季平安等人看着他,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你不在云柱上?”

    “是啊,”冯君点点头,然后他很认真地表态,“我现在就去夺回云柱。”

    夏平安又受伤了,靠在城墙上大口喘着气,脸色异常苍白,也没劲儿说话,就像一条离了水的鱼。

    倒是一名炼气初阶修者,好奇地看着冯君,“你不在云柱上,那么……洒灵酒的是不是你?”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