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愿赌服输
    面对冯君的提问,皇甫无瑕迟疑一下,最终还是苦笑一声,“你这捡漏的水平……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个价值也很难判断。”

    “那我不为难你,”冯君一抬手,就去抓那本书,以及那张酬恩令,“这东西我收起来了,我去帮你再选一样。”

    “别啊,”皇甫无瑕身子一晃,就挡在了书前,“我没说对这个不满意。”

    “我知道你不是不满意,”冯君很大度地点头,“你是不好估价,咱们选个好估价的……先卖给你,然后这张酬恩令值多少钱,再慢慢商量。”

    如果搁在平常,皇甫无瑕肯定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她难得有机会利用冯君的能力,来搜刮宝物,当然是多一件是一件。

    她自己也有鉴定宝物的能力,但是鉴定成本太高,更令她感到无奈的是……她引以为豪的鉴定技能,真的不如冯君!

    这个酬恩令就是很好的证明,若是她去捡漏,哪怕使用鉴宝眼,也不可能发现一本普通的阵法书里,居然会有以往天心台台主的酬恩令。

    而且目前还存在一个问题,两人的旁边,还有一个小biao砸上官云锦。

    皇甫无瑕一点都不会小看她的破坏力,无忧台和天心台到底是什么关系,瞒得了别人瞒不了她……那不仅仅是联系紧密的问题。

    不过她也是相当果决之人,于是当即拍板,“这个宝物真的也不好定价,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选择就是三万灵石买断……”

    “呵呵,”上官云锦发出一声轻笑,笑声里是不加掩饰的轻蔑。

    三万灵石她是没有,但是她绝对不认为,天心台一索真人的酬恩令,只值三万灵石。

    皇甫无瑕根本顾不上理她,而是继续侃侃而谈,“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我天通商盟正在跟天心台竞争绿雾海的探矿权,如果这张酬恩令用在此处,探矿权唾手可得。”

    说到这里,她顿一顿,等待他询问,什么叫探矿权。

    冯君一声不吭,摸出一根烟来点燃——不用跟我解释探矿权,我就想知道是什么矿。

    皇甫无瑕见到他不发问,先是有点讶异,然后马上就释然了——他是商业奇才,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

    所以她马上发话,“探的是墨晶、灵石、奇物和兽晶……主要是天通在跟天心台争夺那一块地方的主导权。”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疑惑地发问,“我不太清楚这个主导权是什么,不过我有点不解,这地方应该不小,你三万灵想买断这张酬恩令?”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皇甫无瑕微微一笑,娓娓道来。

    原来他们争夺的,是无尽之海的一片海滩和海域,加起来的面积,几达百万里方圆,其中差不多海陆各半,有多种矿产,最近又人有发现,此处可能有小型灵石矿。

    天通商盟和天心台都没有赤膊下场,只是在当地培植了自己的势力,现在那里发生的,是一场代理人战争,谁夺下那一片土地,产出就归谁。

    天通商盟拿着这张酬恩令,能逼迫天心台退让,这不是什么根本利益冲突,退让并不丢人——一索真人的面子搞不定这点事情的话,丢人的可不是天通。

    而没有天心台支持的话,当地的势力不过就是土鸡瓦狗,老实退出,还能留一份体面。

    以上说的,是酬恩令能带来的便利,接下来要说的,就是弊端了。

    接收了此地,相关防卫工作得做起来吧?尤其是来自海上的袭击,这是一大笔支出。

    海兽中不乏灵兽,那是相当于先天高手或者炼气期修者的存在,灵兽之上还有妖兽,那就是相当于出尘期的存在了。

    当然,还有大妖,相当于金丹真人——遇到这种情况比较少见。

    总之,承包一片海域,风险挺大的,如果不是这里最近出现了墨晶和灵石,没人会来抢夺这一片——附近的无主之地多了去啦。

    防卫支出不提的话,还有勘探支出,不是说你觉得这里有灵石矿,就有灵石矿了,必须要加以勘探,找到矿脉才算有所得。

    能找到矿脉,那当然好了,吃个脑满肠肥啥的,那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如果找不到呢?

    找不到的话,前期投资就都打了水漂,这真的不奇怪。

    哪怕是在地球位面,找金矿,找油井,可不都是这样吗?

    说穿了,就是一场豪赌,还得加上必须承担的防护费用。

    所以皇甫无瑕认为,冯君三万灵石卖出去这张酬恩令,是稳妥的举动,她也建议这么操作——起码能保证,不会血本无归。

    冯君听了半天之后,出声问一句,“如果我不投资也要参股呢?能值多少?”

    三万灵对现在的他来说,没啥太大的意义,确实是一笔钱,但是有了它也不会强到哪里去,没了它,日子也是一样过。

    这是他在地球界得到的经验,有些钱在不在自己的手里,真的无所谓,需要花大钱的时候,不差这一点,过平常日子的时候,多这一点也没用。

    “百分之三到四,这个比例已经不低了,”皇甫无瑕给出了一个估值,“我得跟商盟协调。”

    而且她还强调一点,“没有收获的话,你这张酬恩令就白费了,如果有收获,你最好期望产出不要太高,否则你也难免麻烦。”

    在巨大的财富面前,冯君一个小小的炼气九层,实在没有自保的能力,她之所以认为,可能只是“难免麻烦”,是考虑到他身后的势力,也许不会坐视他被欺负。

    毕竟那可是涉及到了灵石矿,如果矿藏足够大的话,一索真人的酬恩令都不顶用的。

    冯君一听就懂,他思索一下发问,“年收入超过多少,对我来说才会是麻烦?”

    “五十万灵石以上吧,”皇甫无瑕只能大致估算一下,“我可以肯定的是,年入过百万的话,你自己一个人肯定保不住这股份。”

    冯君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点点头,“但是那时我可以选择把股份卖给天通,没问题吧?”

    皇甫无瑕愣了一愣,才微微颔首,“这个没问题,而且你出售的价格,也肯定高于三万。”

    她没有尝试在这一点上糊弄对方,事实上,她现在真的不想再带给他任何恶劣的印象了。

    而且她非常明确地指出,“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人手,而天通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我的问题……岂止是没有人手?冯君心里暗暗苦笑。

    不过他还是仔细地想了想,要不要在手机位面开始参股发展?

    到了最后,他还是叹口气,颓然地一摆手,“算了,你说得很对,我也不想被这些事情分心……那就三万灵石好了。”

    上官云锦闻言,忍不住又叫出了声,“冯道友,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了?”

    这一次,皇甫无瑕不跟她计较,因为冯君已经做了决定。

    而且她认为,自己的开价虽然不算低,但也绝对不算高,这时候如果自己硬怼上官云锦,回头冯君想起来,认为这一单买卖做亏了,岂不还是要抱怨她?

    愿赌服输,她不愿意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影响他的判断。

    “愿赌服输,”冯君一摆手,笑着发话,“多谢上官道友,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你只假设了最好的情况,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把商品在最合适的价位卖出。”

    “对于我来说,能用一千八赌到三万,已经可以知足了,没必要再赌一次……过犹不及。”

    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这个酬恩令确实是很难得的东西,但是要说多么有用,其实也就那么回事,里面可能承载的因果,更是他不好消化的。

    他现在最需要做的,还是猥琐发育闷声种田。

    皇甫无瑕闻言,忍不住竖起个大拇指来,“冯道友,你看问题果然是那么犀利,没错,就算是我们天通,很多时候卖东西,也卖不到高价去……做生意要追求垄断,但如果真的不懂分享的话,生意是做不长久的。”

    “好了,别刺激我了,”冯君没好气地瞪她一眼,“你的灵石什么时候拿过来?”

    “快,很快,”皇甫无瑕笑吟吟地回答,“对了,这三万你还是打算全部要灵石?不想买点别的东西吗?”

    冯君想一想之后回答,“我现在好像比较欠缺丸药,打算去买上一些……从蜕凡到出尘期的丸药,都要准备点。”

    皇甫无瑕下意识地看一眼不远处的米芸珊和云布瑶,低声发话,“她俩修炼,用不了多少蜕凡期的丹药吧?毕竟都是修仙苗子……还是多准备一点炼气期的比较好吧?”

    冯君看一眼陈钧胜,笑着发话,“多准备一些,总不是坏事。”

    他倒不是要大力投资陈钧胜,等对方立了大功之后,再考虑这个问题也不迟。

    关键是地球位面,还有红姐和好风景呢,那俩的资质堪忧,必须得加大投入。

    对了,还有老爹老妈,那也是必须全力支持的。

    皇甫无瑕心里有点奇怪,那个资质平庸的中年男人,值得你这么做吗?

    如果她不是看出米芸珊跟冯君关系密切,简直要怀疑他的那啥取向了。

    不过最终,她只是淡淡地表示,“价格方面,你只管放心好了。”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