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大妹说情
    中年男子闻言大怒,他不敢对年轻人发火,转头看向木奉瑭,冷笑一声发话,“我自与此间主人说话,谁的裤裆破了,露出你这个龟儿子?”

    木奉瑭闻言大怒,“敢辱我父母?我跟你势不两立!”

    他掣出腰间的短矛,抬手就扎了出去,矛头带起了尖锐的啸声,直奔对方胸口。

    男人先是一惊,也是摸出腰间的短锏,身子一晃,短锏砸向对方。

    中年人是中阶武师,木奉瑭只是初阶武师,但是木家家学渊源,他又在江湖游历这么久,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短期内两人竟然打得不可开交。

    “住手!”就在此刻,一声轻哼传来,“谁再动手,后果自负。”

    木奉瑭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起码是高出自己两阶的修者,忙不迭后撤两步,停下了手。

    只见一个二十八九岁的男子缓缓走过来,左右扫一眼,然后就盯住了木奉瑭,面无表情地发问,“是你在闹事?”

    “三哥,”那负责登记的年轻男子喊一声,“他是被人骂了。”

    “你闭嘴!”男子狠狠地瞪他一眼,“连个场面都控制不住,真是给咱们陈家丢人。”

    “呵呵,”木奉瑭气得笑了,“敢问阁下是哪个陈家……”

    “少爷,”他身后的丹叔一把把他拽了过来,脸色有点发白,嘴里低声发话,“陈……陈钧胜,云台陈家啊。”

    云台陈家父子两先天,在世家联盟里都是数得着的,丹叔此前远远地见过此人。

    木家先天虽然在联盟里占了十大执事之一,却也要输陈家一筹。

    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都认为,陈家敢暴露出两个先天,十有八九就不止两个先天。

    当然,最最关键的是,木奉瑭只是木家普通一个子弟,最多也就是出于长支而已,但是目前的木家,似乎三支更吃香一点。

    他冒犯了陈钧胜这个先天高手,就算直接被斩杀,木家都无话可说。

    木奉瑭的脸色也刷地变白,他无语地一拱手,“无意冒犯了陈大人,多有得罪,我这便走。”

    “想走,哪儿有那么容易?”陈姓先天高手不是陈钧胜,而是陈钧伟,他面无表情地发话,“先蹲到墙角去……回头我慢慢发落你。”

    他也不是有意侮辱人,实在是止戈山遇到的牛鬼蛇神太多了一点,各种情况都有,这个时候他就顾不得那么多了,所谓的萝卜快了不洗泥,连细细甄别都顾不得。

    就这,还是他看在对方有人认识“自己”的份儿上,否则他会直接让这五个人跪在墙角,而不是蹲着了。

    反正世俗界的这点事儿,云台陈家扛得起的——陈钧胜虽然修为全失,但是现在已经是蜕凡四层,蜕凡五层也在望了。

    木奉瑭闻言,却是呆呆地看着对方,不肯动作——或者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堂堂达礼木家的子弟,蹲在墙角……他觉得如果自己这么做了,别说历练的考核了,木家的先人没准都要气得从灵牌里跳出来。

    陈家确实强大,在世家联盟稳居前五甚至前三,他也没资格代表木家去招惹对方。

    现今他最硬气的表现,应该就是站在这里,被对方斩杀了……

    再往后,木家大概会跟陈家讨要一点说法,然后陈家补偿一点,大概也就这样了。

    当然,有鉴于他只是个初阶武师,木家得到的补偿,大概也不会很多。

    唯一能让他欣慰的是,大概木家……会认为他是个杰出子弟吧?

    当然,如果三支那脉一意作梗的话,他会成为反面典型,也未可知……

    一个人的脑袋里,能装多少东西?他的脑袋被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充斥着,反应慢也是正常了……

    陈钧伟见他没有反应,眼睛就是一眯,“我数三个数,三……”

    “陈大人,”就在这时,有人插话了,是一个女声。

    木奉瑭转头看过去,他的脑瓜现在都跟了他的姓——木的,所有的行为,都是下意识的,然后他才愕然地发现:是她?

    出声的,是刚才推着铁罐子车路过的仆妇,身材壮硕,大腿粗壮,胳膊上不能说跑马,起码她的胳膊不比他的小腿细多少。

    不过这一刻,他才愕然地发现,这个仆妇年纪不大,应该比他还年轻,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面容也算姣好,只是身材粗壮了一点点。

    但是身为一个仆妇,修为也仅仅是高阶武者,竟然敢跟陈钧胜建议,“这个小哥,其实人很不错,我一路推车过来,就是他让了我,其他人……都是等着我绕行。”

    木奉瑭闻言,苦恼地一闭眼睛:妹子,你是个什么身份,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

    敢跟陈钧胜这么说话,一会儿我就算想报答你,也得一块一块地捡起来吧?

    出乎他意料的是,一直面无表情的陈钧胜,居然露出了笑容,“呵呵……大妹你帮他说情?”

    推着铁罐子车的,正是郎大妹,那些铁罐子是液化气。

    手机位面,木柴灶台是主流,但是也有不差钱的主儿图方便,使用液化气。

    对于冯君来说,液化气是属于奢侈品序列的,得让自己人操作才放心,要不然他宁可不卖——反正也不差这点钱。

    而郎大妹就是他选中的自己人,大妹是这个位面第一个对他表示友善的人,身体素质也很好,干这点活不算苦力,只当锻炼身体了。

    真要是天天干伺候人的苦力活的话,且不说郎震答应不答应,冯君就先不答应了。

    郎大妹在小湖村就做惯了农活,也没觉得这是多大的事,她推车而来,别人不让她,那她就绕着走呗。

    她觉得这个年轻人能主动让开路,真的很难得,见到陈钧伟要发落他,就下意识地求情。

    陈钧伟则是被她吓了一跳——握草,郎大妹也会帮人说情?

    要说冯君现在身边跟着修炼的人,有米家的米芸珊,有陈家的陈钧胜,还有虞家虞长卿——好吧,虞长卿是自己有机缘,目前不过是借冯君的场地修炼而已。

    但是陈钧胜、陈钧伟兄弟心里都清楚,冯君最在意的,还是郎震和郎大妹父女。

    米芸珊已经是大家公认的冯君的女人了,虞长卿还是无忧台弟子,但是她俩见了郎震,也要客客气气——冯神医和郎家的关系,已经超出了普通的主从关系。

    对陈钧伟而言,米芸珊开口求情,他还要考虑个合理性,但是郎大妹开口——只要你有理由,那我就听你的。

    郎大妹的脑瓜其实比较简单,她侧头想一想,指一指那两男一女,“他们先骂人了,这个木公子……挺有礼貌,神医也会喜欢这种人。”

    此刻木奉瑭的脑瓜,是一片空白,他只有一个疑问:这个仆妇……这个仆妇是做什么的?

    陈钧伟却是笑着回答,“没问题,大妹你都这么说了……”

    然后他看一眼双方,沉声发话,“你俩运气不错,有大妹求情,警告啊……下不为例!”

    他说的是“你俩”,但是只要是个人就能感受到,他主要是放弃追究木奉瑭的责任了,那秦家不过是捎带的。

    然后他看一眼负责接待的年轻男子,“以后学会点控制场面,不能通过的,就直接回绝,神医的事情那么多……”

    年轻人赔着笑脸发话,“三哥您说得对,不过我刚才就想问这位小哥了。”

    “慢着,”刚才那秦姓的女人又出声了,她皱着眉头发话,“钧胜大人,我也是很有诚意求见神医的。”

    陈钧伟狐疑地看她一眼,“你认识我?”

    “我是钱王府的管事,”中年女人抬手一拱,很客气地发话,“王府跟陈家小有交情。”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怪不得没想到是哪个秦家,原来是钱王府那个秦,难怪这么大口气。

    钱王是今上之侄,尚未弱冠,他的母亲姓秦,王妃也姓秦。

    正是因为如此,秦家也成为了钱王府最有权势的外戚,是相当有名的豪强,若是加上官府中的影响力,其实比世家联盟的家族也毫不逊色。

    陈钧伟的眉头却是一皱,毫不客气地发话,“既然是钱王府的人,就不要凑这热闹了,有些忌讳,你们还是要注意一下。”

    秦姓女子也知道,身为藩王肯定要注意影响,所以刚才她就没亮明身份。

    不过见到陈钧伟态度尚可,她笑着解释,“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用的是秦家的旗号。”

    然而她想不到的是,陈钧伟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拒绝他们的。

    他是担心,自己为了兄长能修仙,曾经替冯君绑架过王族子弟,甚至还取了其鲜血,这种事一旦被发现,陈家难免也要吃挂落。

    所以对于王族,能疏远还是疏远一点的好。

    他很干脆地一摆手,“私交归私交,若是钱王府到云台陈家做客,我无任欢迎,但此处是神医的产业,恕我不能徇私!”

    说完之后,他再也不看对方,而是侧头看向木奉瑭,饶有兴趣地发问,“你又是谁家子弟?”

    他当然能感觉到,这年轻人也是大有来历的,此前他敢不客气,是因为陈家有不客气的实力,现在想要交好对方,当然也要有个交好的姿态。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