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六百九十八章 秘地何在
    徐雷刚晋阶武师,身上仿佛去掉了一座大山,压力顿时不见了。

    这个时候,他家的小公举也开学了,他自告奋勇,要送师父去办事。

    这种情况真的是相当难得,冯君也不好打消他的积极性。

    当天下午,抵达了麻姑山,居然有当地的武zhuang部长出面,接待了他俩。

    关山月在本地也算是风云人物,但是县武zhuang部长也是县里的chang委,两者相较,还是有官身的部长架子更大一点。

    这武装部长跟徐雷刚没关系,但是省军区一个老干部打电话要他接待一下,那必须热情。

    第二天一大早,麻姑山有雨,不过江南初春的雨,是非常细密的那种。

    关山月将大家带到观中,略带一点歉意地表示,因为想要保密,相关的欢迎仪式就没有准备,还请冯道友和徐道友多多谅解。

    这话说得让人非常熨帖,冯君和徐雷刚都表示,没必要在意那些细节。

    喝了一会儿茶之后,冯君主动提了出来,你们说的那个秘地,是在什么位置?

    关山月闻言站起身来,“还请冯前辈跟我来。”

    然后,冯君和徐雷刚就被带到了后院的一间偏房内。

    房间不大,也就八九平米的模样,屋里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门边还有两个沙发。

    冯君跟着进了房间之后,有点迷糊,这么小的房间,会是秘地?

    他进屋的时候观察过,这间房屋的年龄,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年。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一张画上,桌子上方的墙上,挂着一张古旧的画。

    画是山水画,不多的浓墨勾勒出主体,再加上淡墨的勾染,虚实的对比,形成了强烈的层次感和空间感,极为生动。

    虽然是注重意境的国画,但是一眼就能感受得到,此画不是虚空杜撰,而是描摹出来的。

    冯君的眉头扬一下,“这是……麻姑山?”

    他对麻姑山相当地陌生,进山也是只通过一个视角,再加上迷蒙的烟雨,实在不能确定。

    “是的,”关山月点点头,“画中就藏有我丹霞天的秘地。”

    “藏有?”徐雷刚听得就是一怔,“咱们直接去不就好了吗,关主持何必打机锋?”

    关山月的嘴角抽动一下,然后苦笑一声,“这个……还真不是机锋。”

    “藏宝图吗?”徐雷刚来了兴趣,走上前细细地打量。

    冯君也在盯着这幅画,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焦点,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一阵,他才抬手鼓两下掌,“画是好画,更重要的是,八百年前的画,能保持成这样……也真是难得。”

    说起对书画的鉴赏,他还是有一定水平的,虽然不玩字画,但是他分辨得出好坏。

    “确实是如此,”关山月傲然点点头,“我去的博物馆很多,同样年代的画,能保存成这样的,我麻姑应该算是独一家。”

    徐雷刚正在画里找藏宝的痕迹,听到这话,不可置信地发问,“你们不会一直这样挂着吧?要是那样,我怎么都不会相信。”

    “当然不是,”关山月摇摇头,“我们平日里会珍藏起来,这也是今天冯道友来,我才着人挂了出来。”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若无其事地发问,“哦,那你们平常是怎么珍藏的?”

    “应该是画本身的缘由,”关山月并不直接回答,而是出声解释,“画本来打开的次数不多,一年都难有一次。”

    冯君沉吟一阵,再次出声发问,“方便说一说,贵观把画放在哪里吗?”

    “这个就不方便了,”关山月笑了起来,她知道他想问什么,“不过我保证,不是地脉汇集的地方,只是私密一点而已。”

    冯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么看起来,确实是此画本身的缘故了。”

    关山月默默点头,也不再说什么,这时候说任何话,都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屋里一片寂静,好半天之后,徐雷刚才又出声,“关道友,你的意思是,其实你们也不知道秘地在哪里,只能通过这幅画来找……我说的对吗?”

    关山月迟疑一下,还是点点头,“大致方位我们清楚,具体真的不确定。”

    “你这就有点开玩笑了,”徐雷刚正色发话,他也不是生气,而是纯粹的就事论事,“你看,这画在你们手里八百年了,估计整个麻姑山你们都踩遍了吧?现在要我们来找秘地?”

    关山月也不生气,而是笑眯眯地发话,“徐道友,话不是你这么说的,八百年都没被人发现,却被你发现了……这你面子多大啊。”

    “是呀,”旁边一个小道姑出声附和,“一般人想看这画都看不到,别说市里领导,省里领导来了,我们也不会让他们看这画……你这是中yang首长级别的待遇。”

    “别!”徐雷刚赶紧一摆手,“你吓着我了。”

    冯君看了好一阵,又放出神识扫一扫,没有什么收获。

    他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但也不会认为,别人八百年没有琢磨出来的藏宝图,自己马上就能发现征兆——那就是妄自尊大了。

    想一想之后,他又看向关山月,“这幅画应该还有别的说法吧?”

    “没有了,”关山月摇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祖师爷只是说,若是门中有人成就出尘,可以凭此画入秘地。”

    冯君摸出一根烟点起来,一边抽,一边陷入了沉思中。

    就在这时,那个跟着关山月去洛华庄园的男弟子走了进来。

    他已经换了一身道袍,手里拿着一个U盘,“观主,三本典册的影印件已经拷贝好了。”

    “给我看看,”徐雷刚拿过了U盘,手往怀里一揣,摸出一个平板电脑来。

    其实电脑是在纳物符里的,他这不是……想低调吗?

    说实话,谁的怀里也不会揣个平板电脑,徐胖子这是刚得了纳物符,想要卖弄,却又有点忌讳,所以才搞得这么不伦不类的。

    在冯君的沉思中,徐雷刚打开了平板电脑,接上U盘看了一阵,又端过来,“师父你看一看……我不是很懂。”

    冯君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不懂你看个什么?”

    他觉得徐胖子这么做,有点丢人,找不到秘地的话,咱们要人家的典册,有点受之有愧,如果能找到——哪怕是进不去,再盘点典册也不晚,你现在急吼吼地操作,有意思吗?

    然而徐雷刚却是小心翼翼地回答,“收到了,总要看一下呀,眼见为实嘛。”

    这句话却是提醒了冯君,他思索一下出声发问,“能去那秘地附近看一看吗?”

    关山月对于他的要求无有不从,直接让观里的小道士送来几把伞,然后带着他们出发。

    初春的江南已经相当温暖了,哪怕是在山中,有绵绵的细雨,气温也相当地宜人。

    关山月领的这条路,却不是很好走,因为有小雨,山路湿滑,好几次差点摔倒。

    走了大概两公里多不到三公里,用了一个小时左右,来到一片山腰处。

    关山月抬手划了一个圈,涵盖范围差不多有一平方公里,“秘地就在这一片。”

    冯君四下看看,发现周遭无人,也懒得再掩饰,直接腾空而起,距离地面大概有三五米的样子,就在这一平方公里的上空,仔细搜寻了起来。

    “呀,居然飞起来了,”一个小道姑惊叫一声,马上就拿出了手机,嘴里还尖叫着,“我要发个朋友圈!”

    “咳咳,”徐雷刚重重地咳嗽两声,“关主持,这个……您帮忙控制一下。”

    “好了,收起来,”关山月脸一沉,呵斥那小道姑,“再这么丢人,下次不让你跟着了。”

    小道姑嘴巴一撇,悻悻地收起了手机。

    冯君探查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飞了回来,“没有什么发现,有更精确一点的坐标吗?”

    “真没有了,”关山月摇摇头,眼中有一点遗憾流露出来。

    不过,她亲眼见到了人在空中飞,而且飞了十分钟,不是什么吊威亚之类的特技,这就足够了,证明她请来的不是水货,而是真正的高人。

    她叹一口气,“八百年了,冯道友,我不是说谎,能知道秘地在这一片,是丹霞天很多代人付出了无数的坚守……真的很不容易。”

    历朝历代的灭佛灭道,那都不需要说了,只说上个世纪破四旧的力度,就让人心有余悸,这段历史过去并不遥远,有无数生者能证明。

    冯君沉吟一下发话,“那一幅画,能拿到这里吗?”

    凭画入秘地,画不在,何以找到秘地?

    冯君接触地球位面的修道者不多,但是多少能感觉到一点,这里的修道者,仿佛更注重入门凭证,茅山的祖牌是储物法器,这个就不说了,委羽的灵植园,也需要令牌才能开启。

    那么……想要入秘地,得拿着画来,这也不算什么吧?

    刚才想要发朋友圈的小道姑出声了,“下着雨呢,合适吗?”

    八百年的古画,你让它淋雨?

    关山月沉吟一下发话,“冯道友,拿着画来找秘地的人,也不少……”

    不过紧接着,她一咬牙,“但是我相信,你是不一样的。”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