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修真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回溯术法
    冯君给任志远供货,跟给叶清漪供货一样,都是溶解了的锻体丹。

    他每一次只提供五瓶“母液”给对方,而一颗锻体丹能制造十瓶母液。

    不是冯君不想多给,而是这个母液不是拿酒精溶解的,母液放上四五天,药效会下降。

    所以冯君每次就是溶解半颗锻体丹,交给任志远使用,现在这个活儿已经交给了高强。

    任志远为了保证“母液”的安全,甚至专门买了恒温恒湿保险柜来放置。

    然而他没想到,开业当天晚上就失窃了。

    甚至康复中心的人都没发现失窃,还是负责保护癌症护理中心的某些人,在无意中抽查的时候,发现有陌生的电磁信号,才发现了不妥。

    等他们反应过来,那边已经得手了,所幸的是,此前的癌症治疗,都是在康复中心做的,他们跟任总也有一份香火情,于是提示了一下对方——你们那儿好像有点情况。

    任总半夜被人叫醒,因为睡前喝了不少酒,头还有点晕,听明白情况之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他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里有个书橱,推开书橱是个暗门,暗门里面是恒温恒湿保险柜,保险柜里有其他东西,但最重要的就是母液。

    发现母液丢失,他根本没跟任何人说话,摸出手机就给高强打了过去。

    高强最近修炼得很顺心,他觉得自己距离突破高阶武师不远了,这三更半夜有人打电话,他是真的有点心烦。

    不过一看是任志远的电话,他心里就是一揪,任总最近一直挺巴结他,应该不会半夜扰人。

    听明白是“母液失窃”,他根本都顾不得开车,直接就蹿了出去。

    半颗锻体丹制造的母液,不值多少钱,但是下手者的动机,让人不得不警惕。

    他赶到之后,发现任志远身边已经围了三四个人,他第一句话问的就是“报警没有?”

    “没有,”任志远很干脆地摇摇头,“这事儿……没法报警。”

    按照冯君的交待,母液本身都是不能公然暴露的,否则的话,试药局有权力向你了解真相——不讲清楚了,麻烦会很多。

    当然,本地的试药局也不用太过担心,毕竟庄园里住着一个老爷子,但是能不用人情的时候,为什么要用呢?

    “那就好,”高强点点头,“监控录像呢,显示的是什么?”

    监控里出现的是一名瘦小的男子,穿了一身紧身黑衣,连头上都蒙了黑巾,此人身手灵活,手里拿着一个未知的物体,进入办公室之后,很快就发现了书橱后的保险柜。

    至于说开保险柜,黑衣人只用了不到半分钟,没有触发保险柜报警装置——这固然是因为他开保险柜速度快,同时也是因为任志远关闭了报警装置。

    没办法,每天都要取用的东西,万一打开的时候不太顺利,就会发出报警声,他感觉比较烦——说到底,还是有保险意识却重视不够。

    不过正是因为此人拿出了那东西,才让另一批人发现了异常的电磁场,倒也算因果报应。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任志远认为,“这黑色衣服可能有红外隐身功能。”

    他在周围布置了探头,其中就有红外摄像头,还有红外热效应报警器。

    报警器没有响应不说,红外摄像头拍下的也只是一团若隐若现的黑雾。

    高强思索一下,还是联系了冯君——他不是一定要麻烦老大出手,而是出现了这种事情,他绝对不敢瞒着老大不报。

    冯君从睡梦中醒来,听完高强的简单陈述之后,第一句话就是,“事发多长时间了?”

    高强问了一下任志远,“到现在为止超过十二分钟了,应该不到十四分钟。”

    “等我,”冯君吐出两个字,很干脆地挂掉了电话。

    十秒钟之后,他就突然出现在了康复中心院子里,然后一边上楼,一边摸出手机划拉。

    康复中心的院子里,此刻正站着三四个保安,看到院子里凭空出现一人,吓得身子猛地就是一个哆嗦,“握草……这特么、这特么、这特么怎么出现的?”

    “嘘,”有人轻嘘了一声,然后努一努嘴,“没看到吗?是老大!”

    冯君在康复中心有点股份,杨玉欣也有点股份——康复中心的地就是她的,任志远是占股超过百分之七十的大股东,不过康复中心的人管任志远叫任老大,真正的老大是冯君。

    这些都是任总的人,但是他们都听任总说过,康复中心的灵魂人物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冯君,你们对我稍微失礼一点,我未必会计较,但是敢不敬冯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而且他们也不止一次见识过冯君的强势,以前都是听洛华的人一口一个“冯老大”,现在终于自家也能称其为“老大”了,还是颇感与有荣焉的。

    “老大怎么出现的啊,”一个人转身往门房走去,“我得去回放一下录像……他从空中跳下来,也比这么猛地冒出来强啊,会吓死人的。”

    “别介,”有人低声发话,“咱们还是老实等待任老大传唤吧,居然进贼了……再说了,知道了老大的事情,难道你还说出去不成?”

    冯君来到任志远的办公室,还在划拉手机,一边划拉手机一边发问,“报警没?”

    “没有,”任志远赶忙回答,顿了一顿之后,他又不好意思地发话,“不过进贼的消息,是护理中心外面那帮人传来的。”

    “嗯,”冯君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发话,“那帮人……不用管他们,别通知警方就好。”

    他对这件事情也相当重视,而此刻匆忙赶来,是想使用三环之后另一个手段。

    其实这个手段,在他两环的时候可能就有了,但是当时他并没有操作,那就是——时光回溯。

    他对两环时的时间属性,多数是用在前瞻性上,不管是股市还是治疗的匹配,都是对未发生事物的一种推算,而回溯……他没用过。

    事实上,这也是因为此前他没有这方面的需求,所以就没有仔细研究。

    这一次琢磨三环的属性,他就猛地想起了这番因果——前瞻性的推演,是金丹才能修习的,但是回溯性的术法,很多出尘上人也可以修炼的。

    当然,出尘期的回溯术法,不管是准确性,还是时效性上,都要差一点……甚至差很多。

    冯君搜集的功法很多,但是时光回溯属于秘术,他手上还真的没有。

    总算还好,他手上有时光回溯符箓——只有一张,是金丹期的符箓,是他在麻真人的储物袋里发现的。

    冯君现在的修为,不足以激发金丹符箓,但是他可以在手机里虚拟匹配一下。

    然后,奇迹就出现了,他居然可以在不使用符箓的前提下,在手机里模拟时光回溯。

    为此他还特地试验了其他的符箓,但是其他符箓只能用来匹配,却无法发挥出类似于亲自使用的效果,在冯君想来,这恐怕就是因为……他使用的是时光符箓。

    不过在手机里使用时光回溯,也是比较坑的,因为不能展现出画面,只能在指定的时间点里,测试出周边的人和物的变化。

    根据任志远的提示,冯君选择了三个时间点,然后一一尝试,终于在其中一个时间点,他用“附近的人”找到了黑衣人的线索。

    一如他所料,这次来的……又是泥轰人。

    他并不能确定,来的一定是海外游子会的人,但是他基本可以断定,来的是国外势力——能做出这么大手笔的,根本不可能是华夏国内的人。

    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真有国内的庞大势力,要死死盯着洛华的话,他们多少会怀疑,三生酒的母液是什么,会不会跟康复中心的母液有关系?

    盯着三生酒的人也不少,曾经还有几只被剁掉的爪子,如果有人将这两处的“母液”关联起来想像的话,他们应该先对三生酒下手才合理。

    叶清漪那里也有门卫,但只是聊胜于无,真正的保卫力量也只是一批可以平事的混混,临时有事还未必赶得上,而康复中心这里安保力量强多了,摄像头之类的也是密密麻麻。

    最关键的是,康复中心旁边不远处,就有洛华庄园和护理中心,这两家的保卫力量也很强——还有实力雄厚的专业安保。

    相较来说,对康复中心下手,风险实在太大了,而对方还偏偏是迎难而上。

    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真正盯着的,是洛华庄园,康复中心不管是从工作关系,还是私人交情上,都跟洛华有深厚关系。

    动手的人选择的时机也很微妙,康复中心开业的第一天,不管他们是想制造“竞争对手所为”的假象,还是担心以后病号多了下手不方便,都不能掩盖一个事实。

    那就是:他们盯了康复中心不止一天两天,也就是说,一直在暗中窥伺着洛华。

    这件事,冯君肯定是不能忍的,不管来的人是泥轰人还是迈国人,他都必须给与痛击。

    他侧头看一眼任志远,沉声发问,“你认识一个叫单本信的人吗?”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