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 第608章 毕竟是别的男人的
    阮静怡这才相信了,叮嘱他道:“以后对你的那个朋友还是要小心一点儿。”

    “我一定会去找他的,你放心。”宋舟鸿再次保证。

    阮静怡看在宋舟鸿不知情的份儿上,加上宋舟鸿对自己这么包容,就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

    宋舟鸿看阮静怡被自己哄住了,才问道:“你去干什么了?找乔奕森当面对质?他肯定不承认吧。你姐知道了吗?”

    “我给了我姐,她……她早产了。”阮静怡一想到自己的姐姐,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愧疚的。

    “啊?怎么会这样子?那有生命危险吗?”宋舟鸿假装不知情的问道。

    “听医院的人说,我姐是在路上出的事,可能是她是要去找乔奕森呢,幸好她们母女平安,否则乔奕森欠我们姐妹的就更多了。”阮静怡说道。

    听阮静怡说阮小溪没事,宋舟鸿稍稍得松了一口气,不过孩子也保住了,宋舟鸿并没有那么开心,毕竟那孩子是阮小溪跟别的男人的。

    一个阮点点就够他受得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小鬼头。

    孩子是乔奕森和阮小溪之间永远不可切断的联系,是他和阮小溪之间复合最大的阻碍。

    乔奕森从婴儿监护室回到病房的时候,阮小溪还没有醒。他已经去问过医生了,阮小溪的身体只是很虚弱,至于昏迷不醒,可能是之前受到了打击,不愿意接受现实,所以才没有醒过来。

    乔奕森想不明白的是,阮小溪会受到什么刺激?又怎么会在半路上早产呢?

    他想起电话里面阮小溪的异样,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阮小溪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于是打电话回乔宅,询问究竟。

    管家告诉他阮小溪这两天确实有些不对劲儿,但是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乔奕森又问,阮小溪有没有见过什么人。

    管家仔细地回想了一下,阮小溪几乎每天都不出门,乔家二老带着孙子去了度假山庄,家里也没有什么人,只有阮静怡来过两次。

    “我知道了。”乔奕森听完就挂断了电话,他认定阮小溪的突然反常跟阮静怡有关系。

    回过头来对阮少安说道:“阮静怡现在在哪里?”

    看着乔奕森的脸色很不好,阮少安和曾宝琴心里都有些胆怯,忙摇头道:“不知道。”

    “即使你们不说,我也能找到她。”乔奕森没跟他们废话,而是电话给助手,去阮小溪原先住的公寓去找阮静怡。

    听到乔奕森刚才打了电话之后,脸色都不悦,而且显然跟阮静怡有关系。曾宝琴碰了碰阮少安,让他去打探一下。

    “发生什么事情了?找静怡做什么?”阮少安唯唯诺诺地问道。

    乔奕森一个凌厉的眼神丢过去,冷冷地回答道:“我正想问她给小溪说了什么,让小溪突然就早产了。”

    听到乔奕森这么说,曾宝琴赶紧为阮静怡开脱道:“这个可怪不到我们静怡身上来,要不是我们静怡及时赶到医院来,说不定小溪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你还要感谢静怡呢。”

    阮少安和曾宝琴是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乔奕森看向曾宝琴,周身都带着肃杀,让曾宝琴成功的闭嘴了。

    “你们都出去,我想跟小溪单独待一会儿。”乔奕森毫不客气地说道。

    曾宝琴巴不得赶紧走呢,省的留下来看人家的脸色。阮少安看了阮小溪一眼,还是有些担心的。

    “那你好好照顾小溪,我们在外面等着,有事情随时叫我们。”阮少安说完跟曾宝琴一起出去了。

    乔奕森没有答话,坐在阮小溪的病床前,看着红色的血液顺着管子流进她的身体里面。

    听医生讲,这已经是第四袋血浆了。不知道她到底是流了多少血,才需要输这么多血。

    说好的,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可是这一次,她又住院了。听医生讲,阮小溪在产房里面九死一生的时候,还一直喊着要保住她的孩子。

    乔奕森心痛不已,当时他却不在她的身边,让她一个人忍受生产的疼痛,还有死亡的恐惧。

    他心中有一千个一万个后悔,后悔之前因为跟邱泽楷的谈判,挂掉了她的电话。

    要是他当时听她多说几句,可能她就不会跑出来了。如果当时他放下谈判,立马回家去见她,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无异于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他太不应该了,不应该让她遭受这样的磨难,让她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独自一个人住在保温箱里面。

    原本他已经联系好了国外最好的妇产医院,等到忙完手头儿的事情,就陪她一起去国外待产。

    那里医疗更加先进,会减少生产过程中的痛苦和危险,也能够在产后得到最专业最好的护理。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这些,她就这样冒着危险生下了孩子。听说她生产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身边。

    深深的自责萦绕在心头,乔奕森握着阮小溪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竟然情不自禁地就流下了眼泪。

    铮铮铁骨,霸道总裁,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乔奕森的印象里面,自己从未流过眼泪,他是那种流血不流泪的男人。

    可是此时他才知道,他的眼泪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而流。

    “小溪,你赶紧醒过来吧,你快点儿醒过来。”乔奕森在她的耳边喃喃自语道。

    两天一夜没有见面,她仿佛憔悴了很多。她不再像往常那样站在门口送他去上班,而是安静地躺着,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乔奕森俯身在阮小溪的额头轻轻一吻,带着歉意、疼惜和悔恨。不知不觉眼泪竟然滑落在了阮小溪的脸上,阮小溪像是有了感应一般,睫毛若有似无地煽动了一下。

    阮小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漩涡一样,越卷越深,自己就随着漩涡沉呀沉,浑身使不出一丝力量。当她快要坠落到漩涡最深处的时候,突然有一股热流涌遍全身,让她有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她借着这股力量,使劲儿地挣扎,挣扎,最后终于摆脱漩涡浮了上来。

    阮小溪慢慢地睁开眼睛,就看到眼前一张放大的俊脸。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