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网游小说 > 骑马与萝莉 > 第八百五十五章 祈求永恒的,得到了长生
    仇恨从来不能用毁灭洗刷。

    但这是让我们得以解脱的唯一途径。

    火焰在燃烧,失去的温度和感觉逐渐回归。

    我们告别了岔路口遇到的同伴,只因不想让她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

    带着风翼的女孩儿,在西风和花的指引下,引导着飓风成型。

    但是那怪物的力量已经超乎想象,一个震地,无数宛若囊肿的组织突刺而来。

    这些囊肿舞动着,吞噬着一切能够吞噬的东西,包括虚空力量。

    “仄菲洛丝!”

    瑞诺愤怒地低吼,虚空力量从他的双眼溢出,宛若燃烧着淡蓝色的火焰。

    他的手臂猛然扩散,化作坚固的盾墙,覆盖住周围,挡住了怪物的攻击。

    ——通通通通通!

    无数蓝色的蝴蝶飞舞着,提坦尼娅化身真正的妖精,在空中留下弥散的光尘,手上的巨炮疯狂轰鸣着,攻击着那只巨兽。

    但是能够轻易毁灭一个城市的虚空能量弹,打在那巨兽的外壳上,只能留下点点痕迹。

    提坦尼娅咬了咬牙,拔出背后的仙女巨剑,猛然向巨兽斩去。

    ——轰!

    巨兽粗壮的四肢轰然砸下,无视提坦尼娅的攻击,想要把她碾碎。

    关键时刻,一扇传送门出现在提坦尼娅面前,把她接了回来。

    “不要慌张,它不是无敌的,只是一团无尽岁月里凝聚的怪物而已。我们的攻击会一点点消磨掉它的外壳,等到彻底撕开它的甲壳,再把那家伙拉出来杀死。”

    倪克斯叮嘱了有些失落的提坦尼娅,不断用精神飞刃干扰巨兽的进攻。

    海卓依德伸手握拳,巨兽的主场被水覆盖,从水中悄然冒出令人恐惧的阴影,来自深海的致命存在向巨兽伸出了触手,不断鞭挞着它。

    被这些触手激怒的巨兽,突然突破时空的阻碍,瞬移到了海卓依德的面前,喷射出一大片致命的孢子毒雾。

    这些毒雾宛若不知餍足的恶鬼,吞噬对方复制自己,沾染上一丝都很难摆脱。

    但是毒雾喷出后,海卓依德却化作一滩水,融入地面,消失不见。

    巨兽怒吼着,发泄性地锤击着地面,想要消灭地上的水。

    但只能将遍布着囊肿和组织物的地面,砸出一个个大洞。

    地面快速修复着,砸出的洞很快无影无踪。

    透过那一闪而逝的大洞,可以发现,外界是一片峰涌狂暴的虚空海洋。

    这里不在永恒天国内,甚至不在主世界内。

    这里是世界之外。

    起源海。

    ……………………………………

    时间将我团缩成无知无觉的混沌。

    仅剩的一点灵光中,记载着不断逃亡的过去。

    从家园世界的灾难里逃亡,从护盾不够强大的方舟上逃亡,从永恒天国的内战中逃亡,从野兽的追杀中逃亡,从那东西的注视中逃亡……

    我忘记了逃亡的原因,只记得我从一个跳板逃到另一个跳板,拼命武装着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从而逃得更快。

    我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欢愉从未青睐于我,习惯了痛苦后,也同样习惯了淡漠。

    如今逃亡到的地方,是被那些大人们称为“绝对安全”的场所。

    我不需要再逃亡了。

    可这样的存在有何意义?

    和他们呆在一起,腐烂在一块?

    我不想这样。

    所以我关掉了那东西,想要从这里逃离,逃离向那无垠的虚空,那才是我的归宿。

    “住手!混蛋!你疯了吗?!”

    “快去启动备用的能源!快点联通永恒天国!”

    “回去!我要回去!”

    “护盾重启失败了!第一波冲击已经毁掉了发生器!”

    “冲击来了!快进避难舱!”

    杂乱的呼喊,大人们都是这样,高高在上,认为自己掌握着一切。

    就连这次的逃亡,也不过是等待重返而已。

    为什么不继续逃下去呢?

    为什么不……和虚空合为一体呢?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虚空的呼唤,我在转变,转变成畸形扭曲的存在。

    我用扭曲的肢体敲开他们的护盾,将他们从自己的壳中拖出。

    呵,大人们啊,和我合一吧,你们无法填满的欲壑,将在我的胸口合并,吞没着你们期盼的一切……

    永生、权力、财富……一切美好都在虚空中。

    绝望、憎恨、痛苦……一切丑陋也在虚空中。

    虚空的风暴将我包裹,贪婪的黑洞也被塞满,随后形成了一层层丑陋的外壳,逐渐往外蔓延着……

    只是那哀嚎实在惹人厌烦,困扰了我无数年。

    直到野兽的造访。

    “你听到了吗?”

    我问向造访的来客。

    “你是……什么东西?”

    稍有些淡漠的女声,从未出现过的野兽呢。

    “你听到了吗?”

    你的能力,能够听得到吧,他们无数年来还在持续的哀嚎。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哀嚎?

    这不是你们要的永生吗?

    外层的外壳即将全部碎裂,我有些生气,能听到为什么不给我答案?!

    …………………………

    “告诉我,为什么?”

    疯狂的意念在这里席卷,冲击着蚀心者布下的心灵屏障。

    这个鬼地方全是它的触手,它从虚空中汲取力量,变成了类似蚀者的可怕存在。

    “它在说什么?”

    瑞诺看向正在入侵对方心灵的倪克斯。

    “很吵,哀嚎,惨叫,有些熟悉,还有这让人作呕的贪婪味道。是他们,又不是他们。”

    倪克斯艰难地入侵对方的心灵,她从未见过这样扭曲的存在。

    这只巨兽对虚空的抗性已经高到了极点,外在的形体,可能是取材于这个浸泡在虚空中无数年的源体基地。

    但内在的精神为什么还能存在?

    虚空不会腐蚀它吗?

    它的心灵混沌一片,到处回荡着不可名状的呓语。

    它的构成十分复杂,宛若虚空将许多人随便揉成一团,从精神到身体都不再独立。

    但是某种名为贪婪的情绪,在无数年里还未消失。

    还在不断索取着,哪怕它已经不知道自己要索取什么。

    为什么还在哀嚎?

    一层层剥开了对方心里的倪克斯讥嘲地笑了起来。

    “因为你们的贪婪已经永恒了啊,喜欢吗,这样的永生?”

    其他或美好或丑陋的东西都在冲突中消亡,只有贪婪这个共性,支撑起了面前的巨兽。

    正如复仇和审判支撑起了蚀者。

    它甚至遗忘了要索求什么,渴望永恒的存在除了对永恒的渴望外,什么都没剩下。

    真是讽刺。

    这些年里,它不断地索取,不断地扩大,或许终有一天,虚空会将其吞没。

    但是蚀者们决定将最后的审判交给自己。

    ——咔嚓

    圣剑手中的显赫刀剑,光芒突然炽烈到无法直视,他化作一道白光斩过,劈开了巨兽的最后一层装甲。

    ——呜嗷!

    宛若野兽的呜咽在喉咙中响起,瓦尔基丽的利爪将它的血肉撕成粉碎。

    露出了内里还在汲取着虚空力量的丑陋聚合体。

    宛若肉瘤般,不断向外延伸着触手,还想要汲取下方的源体来维持装甲。

    瑞诺猛然踏地,凝滞了那团肉瘤的触手。

    蚀者们相互看了一眼,露出了洒然的笑容。

    “背叛者,在此宣读你的罪行。背叛种族,屠戮同胞,摧毁文明,贪婪无度……罪不可赦,当处以极刑!”

    蚀者们以最后的仇恨和愤怒,凝成了一把流转着火焰的巨剑,这承载了所有人意志的审判之剑。

    那巨剑插入了面前不断索求的畸形之物,火焰从中爆发,将它彻底吞噬,灼烧,毁灭。

    随后火焰开始扩散,舔舐着这片源体基地,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作虚无。

    除了那个连接着永恒天国的丑陋裂缝外,这里最终什么都没剩下。

    审判结束。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