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至尊狂兵都市游 > 第2515章 死神的代言人
    指挥大厅里一片血雾弥漫,浓重的血腥味充斥整个空间,刺鼻而让人内心颤栗。

    那个人不是人,他是死神的代言人,是疯狂的刽子手。

    短短两秒的时间,余飞的双枪几乎打出了枪膛里所有的子弹,达到了他手上两把手枪每秒发射子弹的极限,也达到的其射速的极限。

    人家冲锋枪都不带这么打的。

    五个人,至少每个人身上承受了三到五发子弹,而且大多还是在要害上。

    当枪声停息的时候,五个人倒在血泊中,惨叫都没机会叫出,就那么倒在地上,除了腿脚机械地抽搐了几下外,再没有了任何声息。

    鲜血很快染红地面,变成一条条血流缓缓地向四周蔓延着、流淌着,当真是血流成河。

    灭掉几人,余飞的人已经消失,快速地躲进墙角里,再出来时,双枪已经装满子弹。

    “还有谁上来吗?”冰冷的声音犹如死神敲响的丧钟,在大厅里回荡着。

    经过一番厮杀和激战,指挥大厅里的十多个人,现在剩下只有四个人了。

    这四个人看着刚才余飞一边倒的屠戮,短短的两秒钟内秒杀五人,早已经吓破了胆,这会躲在桌底下瑟瑟发抖,谁还敢上来。

    他们都是文职,虽然配有枪,但那枪法就不敢恭维了,跟余飞对阵除了死路一条外,没有其他活路。

    不仅是他们,就连比亚都被余飞这手段给吓住了。

    他早就认识余飞了,可真正见余飞这么可怕的枪法和身手,还真是第一次。

    之前他还认为,余飞想以区区一人之力控制指挥部是疯狂和自不量力的行为,现在他才发现,这家伙是真正有这个实力啊,他有疯狂的资本啊。

    这一刻,他望向余飞时内心是颤抖的,心里暗道:跟谁做敌人,也不要跟这种疯狂且可怕的人做敌人。

    其实对余飞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这帮黑大叔的枪法和反应速度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黑叔叔打仗,打的不是枪法,打的是热闹。

    他们的精锐士兵拉出去比,也就那些军事强国的预备兵水平。

    指挥大厅里这些人都是当将领的,而且有一部分还是文职,那水平就更烂了,如果余飞连这些菜鸟都收拾不了,天狼之名也就浪得虚名了。

    什么赫赫威名的华厦最顶尖的五大兵王,那就是一个笑话。

    当然,也不是所有黑叔叔们打仗不行。

    随着全球军事的发展,黑叔叔们也与时俱进,不少国家派出学员去国外军事院校进修,或者请国外教官来给自己的部队进行训练。

    这些国家的黑叔叔们作战技术和水平都在不断提高。

    可惜巴利尼亚一直处于战乱中,哪有时间去进修和请教官来训练啊,会开枪就是战士了,直接拿起枪上战场,他们的水平就可想而知了。

    “比亚,还好吗?”余飞朝躺在在地上装死的比亚问。

    这家伙倒是机灵啊,中了一枪倒地后,直接不起来在那里装死了,也不知道教他的这种保命办法。

    虽说也是一种办法,但好歹也是堂堂比亚将军好吧,这种保命手法是不是太那啥了些。

    比亚可不管什么面子问题,那种情况下,谁还管那么多啊,能保命就行。

    “阿道夫先生。”突然,赫德的声音响起,这家伙竟然自己爬出来了。

    比亚看到赫德受伤都自己爬出来了,他还装死的话就太丢人了,赶紧爬起来,尴尬地干咳几声:“没,我没事,刚才晕过去了而已。”

    他可不会承认刚才是装死。

    解释了一句后,他抬枪指着桌子下面的人凶狠喝道:“都出来,否则,打死你们!”

    “比亚将军,别,别开枪,我们出来,我们投降!”

    大家和比亚都是熟悉的,比亚曾经是戈迪的好搭档,亲密战友,好基友。

    可谁曾想,两人如今说翻脸就翻脸了,连累了他们这些当下属的。

    四个人在比亚的枪口逼迫下,举起说颤巍巍地从桌子底下爬出来。

    都是几个当文职,从他们身上的服装看,最高军衔是一个中尉,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黑人。

    比亚自然认识他,冲上去直接用枪顶在他脑袋上:“波沙中尉,你们这群混蛋,都特么该死!”

    “不不,比亚将军,我们是无辜的,我愿意投降,永远跟随您、忠诚于您!”叫波沙的中尉声音带着哭腔,额头上汗珠滚滚而落。

    他一个搞文职的,都没上过战场,哪禁得住这样的恐吓啊。

    “比亚,别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了,找医疗箱给赫德先生包扎。”余飞收起枪,急奔过去扶起赫德,让赫德坐在一张满是弹孔的沙发上:“赫德先生,还好吗?”

    赫德很是感动,比亚跟余飞比起来,差了真不是一点半点。

    “我没事阿道夫先生,还撑得住。”赫德咬着牙感激地道。

    “撑得住就好。”余飞松了一口气,转头望向洗手间:“戈迪那家伙呢?”

    “他还昏迷在里面。”赫德回道。

    “比亚,赫德先生交给你了。”余飞说了一声,迅速起身朝洗手间奔去。

    然而,当余飞冲进洗手间时,哪还有戈迪的人影,里面空空如也,戈迪的人早已不见。

    “该死。”余飞骂了一句,锋利的目光射向地道的出口,那里,铁盖已经被掀开了。

    不用想,戈迪肯定是从地道逃走了。

    好在时间不长,余飞迅疾跳进地道里,摸着黑暗疯狂追击。

    这条地道对戈迪而言走了不知多少遍了,他是个爱惜自己命的人,没事的时候经常来这里做逃生演练。

    对这条地道,他就是闭着眼睛都能走通全程,所以地道的黑暗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可惜他腿被余飞打了一枪,一瘸一拐的,跑起来很费劲,严重影响了他的速度,稍微用力或动作过大就会扯到伤口,很痛,血水也不断涌出。

    这个时候是逃命,他也顾不了那么多。

    咬着牙关,喘着粗气,一瘸一拐地疯狂奔跑着。

    终于,他看到了前面出口投射下来的一点微弱亮光,那里就是出口了。

    出了这个出口他就自由了。

    带着狂喜和激动的心,他加快了速度。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