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院 > 都市小说 > 狂傲质妃 > 第46章 水悠凝的背叛
    不要,她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这个魔鬼在这样的情境下占有了自己。虽然她答应过程墨烈,也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她没有想到程墨烈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恶劣一千倍、一万倍。

    她可以忍受程墨烈在肉体上蹂躏自己,但是精神上、尊严上却不行。因为她代表的是国公府,她不能这些干净地东西统统被程墨烈踩在脚下,然后被无情的碾碎。

    “不要。”水悠凝现在无法不惊恐,她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那么地脆弱。面前的这个人是高高在上的王,是曾经无所不用其极地折磨他的人,是阎罗殿的恶魔。

    “怎么?王妃害羞了?”程墨烈看着身下水悠凝一脸惊恐的样子,忍不住嗤笑,“你不过是别人玩过的破布,孤肯上你,你应该感到庆幸。”

    “哼,程墨烈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这么冷酷无情吗?只要两个人之间有爱情,即使不是第一次也照样可以幸福。”水悠凝的声音虽然有些颤动,但是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

    “你这样说只不过是因为给你破身的人是凌致宇而已,你说孤若将你扔到军营中,被万人凌·辱之后,凌致宇会不会还会将你视作珍宝。”

    水悠凝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不过很快就过去了,“凌致宇不是你这样肤浅的人,他比你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这一次水悠凝彻底惹怒了程墨烈,只见程墨烈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地将她扔向浴堂的石柱上。

    程墨烈这一下是用上了内力,水悠凝不堪重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但是程墨烈并没有因此放过她,几步走过去,将人压在身下。

    “孤倒要看看,凌致宇看到你这具被孤玩弄过的身体被昭示在大庭广众之下之后,他是不是会像你说的那样。”程墨烈说着,一双修长的手开始在水悠凝身上作怪。

    水悠凝身负重伤,即使想要反抗也是有心无力,她知道程墨烈说得出就做得到,想到明天会面对的场景,水悠凝身心都冷若寒冰。她真的希望自己现在能有一把匕首,即使不能杀到眼前这个给她极致痛苦的人,也可以自我了断,这样就不用去面对明天的耻辱。

    凌致宇绝望的神情、父母伤心欲绝的哭泣、安国旧臣丢光的脸面一一浮现在水悠凝的面前,口中一甜,又是一口鲜血,水悠凝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水悠凝依旧是在淑姊宫,百筱正小心翼翼地喂她吃药,眼睛通红通红的,可以看出是大哭了一场。

    想到程墨烈的那些手段,水悠凝心中一惊,忍不住大声地问道:“是不是程墨烈那个王八蛋欺负你了?”

    可惜水悠凝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加上几天水米未进,她以为自己很大的声音在别人看来却只是像蚊子一样。

    可就是这样的声音却足以让百筱喜极而泣。

    “小姐,你醒了!”百筱见水悠凝睁开了眼睛,立刻放下手中的药碗,惊呼道。

    宫殿的人听见了百筱的声音,立刻动作起来,回禀的回禀,请太医的请太医。

    率先过来的人不是程墨烈,而是袁羽影。

    袁羽影给水悠凝诊完脉之后,吩咐百筱说:“她现在已无大碍,不过现在仍旧需要好好休养。”

    “谢谢袁夫子。”百筱一脸感激地说。

    那天她家小姐伤的很重,很多太医来了都说没有办法,最后还是袁羽影出手,这才救了水悠凝一命,但是这一点就足够让百筱铭记于心的了。

    “不用谢我,我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袁羽影这话虽然是对百筱说的,但是看的人却是水悠凝。

    以袁羽影现在在宫中的地位,能够命令他的人也不过只有一个人,即使是王后,也没有这个权利。

    可惜水悠凝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件事情了,被那个人三番两次这样对待,即使再广阔的心胸也无法容纳,更何况她本身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袁羽影见水悠凝这个样子,就知道她被伤透了心,忍不住在心中叹气。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本来有所缓和,却因为水悠凝的举动彻底激怒了程墨烈。

    若说程墨烈之前还有一丝想要对水悠凝好的想法,那么这个想法也是被水悠凝彻底打破的。

    可是若是站在水悠凝的立场,她这样做也无可厚非。安国因为自己被灭国,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可能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敌人赐予的一切,更何况是水悠凝这种在恩怨分明的人。

    “陛下那边还等着我去回禀,你好好休息。”袁羽影最终还是没有帮程墨烈说一句好话。

    等袁羽影走了,水悠凝这才有机会问百筱自己昏迷之后的事情。

    “当时我听到小姐和陛下在吵架,想要进去救小姐,可是被那些侍卫和宫女给拦住了。过了一段时间,就看到陛下抱着小姐一脸着急的宣太医,小姐当时身上裹着是陛下的衣服。”

    “太医很快就到了,可是太医说小姐受伤太重,加上急火攻心,回天乏术。陛下很生气,将那些太医给发落了,最后还是请的袁夫子,才将小姐从鬼门关拉回来了。小姐,你已经昏迷七天七夜了,要是再不醒,我就跟着小姐去了。”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你还年轻,怎么能抱有这种念头。”水悠凝轻声安慰着百筱,脑海中却在想程墨烈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若真是为了羞辱自己和凌致宇,大可以不管不顾,将那天那样狼狈的自己公布于大庭广众之下,让安国旧臣看到他们以前的王妃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再派人散播谣言,说安国君主无能,连自己的王妃都要拱手相让,然后被人任意凌·辱。

    这样一来,那些誓死跟随凌致宇的人会蒙羞,结果再好一点的话,还会对凌致宇这个君王的能力感到怀疑;而对于那些中间派,程墨烈还可以顺势拉拢。

    这样简单的招数自己都能够想得到,程墨烈不可能想不到,但是他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江山、朝臣都不是程墨烈的目标,他只是想往凌致宇的心窝里插上一刀。

    如果是这样的话,程墨烈肯定会封锁自己重伤的消息,然后将自己这几天不露面解释为自己每天都在承宠。不仅如此,程墨烈这几天也不会露面,并对外宣称是沉浸在王妃的温柔乡中,夜夜和王妃颠倒凤鸾,只是君王不早朝。

    不得不说,程墨烈伤起人来,总能够往人的心窝子里踩。

    其实水悠凝并没有猜错,只是程墨烈做的更加周全,这七天的时间,国公府的赏赐每天不断。不是程墨烈赏赐,就是王妃的赏赐,还有很多是程墨烈赏赐给水悠凝,水悠凝顺势又赏给国公府的。

    墙倒众人推,墙立众人靠。曾经让人避之不及的国公府如今可是门庭若市,每天递帖子拜访的人恨不得从国公府的大门派到城外。

    但是程墨烈对这种情况却是视而不见,即使是朝臣参奏的帖子,程墨烈也是隐而不发,处处彰显这自己对国公府的荣宠,给外界一种水悠凝很受宠的错觉。

    不得不说,程墨烈的这种做法很有效。

    凌致宇接到内线送来的消息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不相信。他和水悠凝青梅竹马,自然是相信水悠凝的为人。但是众口铄金,这消息每天都在传来,而且京城所有的内线都在说水悠凝圣宠极盛,简直是宠冠六宫。

    嘭!

    桌子上上好的茶具从被掀倒的桌子上掉下来摔得粉碎。

    “主子。”尚重直挺挺地跪在凌致宇的面前。

    “孤不相信悠凝会背叛孤,孤要亲自去问个清楚。”凌致宇说着,拿起身旁的宝剑就要出去,却被人给拦住了。

    “申广泰,你想做什么!”凌致宇一脸怒气地问。

    “这句话应该是臣问您,主子,您想做什么?”申广泰一脸镇定地问,“现在程墨烈一定设好了圈套等着主子。”

    “就算是圈套那又怎么样?没有了悠凝的江山,孤要来又何用?”

    “一个背叛了主子的女人,要来有何用?”申广泰反问道。

    “你胡说!”宝剑随着话音出鞘,然后落在了申广泰的脖子上,“悠凝是不会背叛我的,她说过她会等着我反攻,然后做我的王后的,她这样做肯定是程墨烈逼她的,这不是她的本心。”

    “主子!”尚重脸上的冷汗直流。

    申广泰却是一脸从容,继续说道:“主子,你清醒一下吧。纵然水小姐是被逼迫的,那水知节是怎么回事?之前他虽然明面上是皇上的人,可是私下里却给我们送了不少的消息,现在呢,连张纸片都没有见到。现在他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正儿八经的老丈人。”

    “够了!你们先出去吧,孤想一个人静静。”凌致宇现在整个人都处于混乱的状态,根本没有办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主子。”申广泰向前一步,准备说些什么。

    可是凌致宇现在却是什么都不想听:“滚出去!”

    尚重和申广泰无法,只好先行告退。

    “军师真的以为国公大人叛变了吗?”等两人走到凌致宇看不到的地方,尚重问道。

    “这很重要吗?”申广泰眯着眼睛看着刺眼的太阳,一脸的气定神闲。

    “这对主子来说很重要。”

    本书来自 乐文书院 https://www.lw328.com/0_13/